久違了的控窯

已經記不得,上次控窯是多少年前了。最接近的記憶,是大學時代暑假出隊時,帶著偏遠國小的小朋友在空地搭起一個個土窯的畫面。

這週六和同事們約好,到附近的田裡控窯。那塊田是其中一個同事的鄰居所擁有,稻子已經收割完畢,田裡還留有一列列一行行整齊的稻桿根部,以及青蔥翠嫩的小草。藉由其根部緊抓土壤的特性,讓我們得以使用鋤頭,翻挖出一片片扁平完整的土塊,以利搭窯的作業。

田

長著草的土塊

然而,土塊含水量偏高,不僅增加了燒窯的時間,也提升了窯塌的風險。在水分受熱逐漸消散的過程,土窯的重心也受到了改變,窯門一個傾斜,大半的土塊便應聲倒下。就在搭窯、塌窯又搭窯的反覆過程中,最終還是放棄了搭製三個窯的念頭,認真把確實搭建好的兩窯照顧妥貼。

芒草

漂亮的窯
漂亮的窯

不知道燒掉了多少乾枯的竹子和稻草,才把土窯燒到足夠的熱度。由縫細冒出的煙,從一開始的純潔白色逐漸轉變為駝灰,竹子已經碳化,土塊也成了磚紅色,終於是敲開土窯上方,放入地瓜、玉米和全雞的時候。

被遺棄的,塌掉的窯
塌掉了,被大家放棄的第三個窯。

開始燒烤土塊
開始生火。

別小看了兩個窯,小小的外觀大大的肚量,竟然容納了數十顆地瓜、玉米和六隻全雞。

悶燒的過程持續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

最後,大家都被熟透的地瓜、帶著奶油香氣的甜玉米和恰到好處的全雞(表皮呈現亮褐色,充滿著噴香的蒜頭氣味,而鮮嫩的雞汁也全保留在鋁箔包裝內,所以即便是雞胸肉,也鮮嫩無比毫無乾澀之感),給大大的收服了。

臨走前,還帶了兩顆熱騰騰的地瓜。望向田的那方,防風竹林正在暮色中搖擺著,而我的內心在偷偷地期待,明年此刻的到來。

燒烤土塊�
燒土塊中。

燒烤土塊�
土塊溫度已經攀升很高。

窯內溫度已經足夠
所有的竹子已成灰燼。

打開窯頂
打開窯頂,呈現磚紅色的土塊。

打開窯頂,丟入食物。
一一放入玉米、地瓜和全雞。

蓋上土塊,用腳採實。
蓋上土塊,開始悶燒。

開始要開挖烤了一個多小時的食物
悶燒約一個多小時後,開始開窯。

從第一土窯挖出來的一部份地瓜、玉米、芋�
從第一個土窯挖出來的食物。

烤地瓜

烤地瓜+烤甜玉米

土窯雞





Generated by Flickr Album Maker

您或許對以下的內容也感興趣:

⊙ 與美食佳釀相關:

  • 廚房與餐桌的事
  • 酒食搭配
  • 日本酒物語
  •  

    ⊙ 與國外旅行相關:

  • 旅遊國家總覽
  • 各國住宿推薦
  •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日本酒狂熱愛好者/SSI 國際唎酒師 Sake Sommerlier。經營個人網站《basil‧食旅手帖》,並為《飲者之夢 威士忌社團》之共同創辦人。曾任:傑卡斯葡萄酒年度網路代言人、《双河彎》生活文學誌旅遊專欄作者、「品迷網」之選酒團隊及酒食搭配規劃。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4 comments on “久違了的控窯

    1. 那天的成果真是相當完美呢!除了大夥互助合作,等待的時間裡還能在田地裡散步、閒聊,十分愉快,這真是聚會的好方式呢。

    2. K,
      若能在現場聞到那香味,
      才更讚呢!

      wukiyu,
      以前,錫箔尚未大盛行之際,
      我們都是使用濕潤的泥土去包裹地瓜,
      滋味也很不一樣。

      chanling,
      是啊,這回無論是玉米、雞肉或是地瓜,
      都好吃的不得了呢。

    3. 阿巧,
      我沒參與到前兩次同事們的控窯聚會,
      據說就曾經挖破了錫箔,
      鮮嫩的雞肉就沾裹了一堆沙子…

      累積了兩回的經驗,
      經過一些修正,
      這次就大成功囉。

      魯蛋,
      不僅可以吃到美味的土窯食物,
      還可以接近大自然,
      超開心的呢。

      精靈貓,
      都要感謝我那家裡還務農的同事,
      不然都市人實在很難接觸這好玩的活動。

    4. NoRa,
      小時候我們家也常控窯,
      有時候是在外婆家附近的空地,
      有時候則是去長輩朋友家的田裡。
      都是很美好的回憶。

      彩蝶,
      好幾年前,
      還流行購買一些荒蕪的土地,
      以出租的方式來讓都市小孩有控窯的機會呢。

      陽春麵,
      那的確是同心協力的好成果,
      現在想到那雞肉,
      還是會流口水呢。

    5. 我也好久沒有控窯了,感覺那是4、5年前的是了,一群人堆土窯、等待的感覺真是棒透了!

    6. 好棒唷
      小時候我常常去控窯
      因為我是道地的埔里人
      現在在外面唸書
      機會似乎變少了
      嗚嗚嗚 但我在嘉義
      好像也很少做這些事
      太棒了 總之

    7. 看起來好好吃唷..^__^

      且會想到大學時去控窯時沒熟的全雞.. @_@
      還有被鋤頭鋤對半的地瓜.. XD

      都是美好的回憶啊..

    8. 和妳一樣,記憶中控窯已經是得久遠的事了,
      小時候住家附近都是田地,常常都可以看見鄰居的孩子們,
      這兒搭個窯,那兒起個火,熱閙得很,
      不過,現在的田地都己變成了大樓和廠房,
      很難見到兒時景象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