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於京都一保堂之嘉木喝杯極致美味的玉露和抹茶

渾沌不明的光線,從厚重的雲層中穿了出來灑在客廳地磚上,沒有熱度;馬路上的柏油呈現發亮的黑,想必在我們起床前已經下過一場雨。 緩步走至櫥櫃前,一一將茶碗、茶杓、茶罐、茶刷和茶篩取出,置放於乾淨的玻璃餐桌上。趁著另一半拆卸包裝的空檔,去廚房燒了一些水。 輕輕扭開寫有「若き白」彌封貼紙的不鏽鋼罐,綠色的粉末被微微地揚了起來,拿起瓷杓舀了約莫兩公克的粉末於濾網上,取薄片木板於上輕輕滑動,於是,細緻均勻的粉末便如沙漏的沙般持續墜落在茶碗內。 置於一旁 50c.c. 的沸水也降至約莫攝氏八十度,速速倒入茶碗中,手持茶刷生硬地在茶湯中以「m」字快速來回,翠綠的茶湯逐漸出現泡沫,以 「の 」字收尾後,上頭覆蓋著一層大小不一的粉綠泡沫。 端起茶碗湊進鼻頭,熱氣一股腦地竄進了鼻腔,隨之浮現的清新香氣,讓我想起,那個大把陽光篩過銀杏葉縫的午后。 ‧ 石磚道接起被銀杏葉縫篩過的陽光,彷彿發著黃盈盈的光亮;一陣風吹過來,讓人下意識地拉緊大衣。雖然天氣晴朗地一蹋糊塗,但畢竟是氣象預報中所說的不到攝氏十度的低溫,若讓風趁隙鑽進了衣領,還是會為此打個寒顫。 深棕色的布簾在寬門面的屋簷下微微飄動著,上頭白色的店名顯得格外搶眼,一保堂,正是我們極欲前往的茶舖。 推開木門,眼前是一片寬廣的櫃檯和茶葉儲存區域,寫有各種茶名茶款的宣紙,於天花板上一字排開地懸掛著,櫃檯內的小姐們,正忙著為顧客拿取、秤重、包裝所需之茶款。 沿著櫃檯邊,我們來到一保堂隔壁的嘉木 – 專門讓人品飲一保堂茶款的場所 – 前面,跟店員預約下午茶的座位後,閃身於一旁的木長凳上等待。木門被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顧客來來往往的,店員來來回回的,眼前盡是一幅從容忙碌的景象。 不到五分鐘的光景,我們被領到一間約莫五六坪大小的房間,房間的中央有著鋪有大量茶葉的炕,茶葉上頭置放了一只超大的茶壺,炕外是圍了一圈的木長凳,古樸簡潔的空間,給人一股極為舒適溫暖的氣氛,於是,外頭忙碌的聲響瞬間被吞噬,只留下一片靜謐。 我們端坐在炕前,從選單上挑了一款玉露和一款濃抹茶。旋即,女侍迅速遞上寫有英文和圖說的流程圖,讓我們於上茶之前,得以了解接下來的步驟該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