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みかく

天亮時,用餐就是要搭配著櫻花哪(一)

待卸下身上的背包,安穩入座後,抬頭一看,不禁呆愣。是櫻花,是綻放著的繽紛櫻花,就在那大片玻璃牆的外頭。另一半傾身附耳低言,「那就是白川兩側的櫻花唷。」突然一陣風吹起,雪白的花瓣就這麼隨風紛紛飛散而去;不只我倆看得著迷,連侍者們也停下手邊的工作,轉身欣賞著。

義大利佛羅倫斯中央市場(下)

【前情提要:義大利佛羅倫斯中央市場(上)】 循著階梯而上來到二樓,這裡因為有著挑高屋頂和大量玻璃牆面,因此同時擁有室內市場可以擋風遮雨和露天市場光潔明亮的雙重特色和功能。有別於一樓的生鮮魚肉品,二樓則以蔬菜水果為主。而在這個逐漸轉冷的秋天,最盛產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各個攤位前,一箱箱依大小品質區分著、壯碩肥美的蕈纇 Porcini。光是遊走在攤位間,便能清楚嗅聞到它不斷竄出的誘人香氣;若非接續還有很多的行程要進行,肯定會即刻買上幾大枚,熬上濃濃的醬汁,來盤充滿秋天氣息的義大利麵。

義大利佛羅倫斯中央市場(上)

如果旅行到了義大利的佛羅倫斯,那麼,除了一些經典行程 ── 造訪烏菲茲美術館,欣賞梅第奇家族收藏的數千件珍藏品;至百花大教堂,讚嘆圓頂壁畫的細緻美麗;登高塔,俯瞰整個擁有一片紅磚瓦屋頂的佛羅倫斯景緻;散步於阿諾河畔,觀看兩岸屋舍映照在水面上的倒影;休憩在西紐利廣場,觀察街頭藝人和旅客之間的互動 ── 之外,位在梅第奇家族禮拜堂不遠處的「聖羅倫佐中央市場」,也絕對值得花上一兩個鐘頭去一探究竟。

旅途中的酒吧(二)

【日本】 2007年的春天,我們造訪了表參道上 ─ 多次出現在日劇「魚干女又怎樣」場景中 ─ 相當著名的「表參道 Hills」。讓人印象深刻的,除了兩旁林立的名牌店內所展示的最新春裝外,那新抽枝芽的嫩綠色行道樹,也是增添幾絲春意的要角。

旅途中的酒吧(一)

在旅行途中安插個幾家可以喝上一杯的店,儼然已成了一種習慣。而所謂的喝上一杯,可以是茶、是咖啡或是酒,而且多半都不只是「一杯」。尤其是在開始於歐洲旅行的這幾年,特別迷戀小酒吧的氛圍。無論是事先做好功課特意前往的,或是一時興起所造訪的,都各有其迷人之處。

陽光下的午餐‧義大利餐館 Saraceno D’ Oro

「沒想到這個小鎮這麼熱鬧」,伸頭張望著,「一路上,連個空的停車位都沒有。」 「雖說是小鎮,看來也得花上幾個鐘頭才逛得完。」 「所以,我們還是先找到餐廳的位置再說。那家老爸爸餐廳,地址是什麼?」 翻閱著剛入手不久,2008年的米其林指南,「Via Pasitea #254,嗯,就是我們現在開的這條路上。」「啊~就是左邊這間。」 「停車停車,這裡正好有一個停車位。」 太幸運了吧。

下廚,於義大利托斯卡尼

終於能夠如願以償地,在托斯卡尼的鄉間農莊住上一個星期。 白天任由朋友駕車,領著我們馳騁在蜿蜒的山間小徑,寬闊且一望無際的景色 ─ 已然泛黃的葡萄藤下端,仍墜著一串串熟透的葡萄;排列整齊葉面泛著光的橄欖樹,上頭有著一顆顆淺綠、綠轉紫、紫轉黑的橄欖;緩緩起伏的草原上,一隻隻雪白的棉羊正低頭品味著綠草的鮮嫩;逆著光的山陵線上,呈現著一棵棵樹的剪影 ─ 在車窗外不斷不斷的翻飛。

秋天鮮滋味之生蠔海鮮盤

「時序,已經悄悄進入食慾的秋了哪。」 「過得好快,一轉眼已是九月。」 「九月耶,螃蟹不知是否已經肥美?」 「九月耶,我想要吃巴黎 Garnier 的那一大盤綜合生蠔。」 啊~生蠔。 ‧ 稍微傾倒出多餘的海水,輕輕擠上幾滴黃檸檬汁,叉子深入底部緩緩撈起,一隻凹殼的 Gillardeau 生蠔順勢滑入嘴裡。秋天的海潮味、檸檬的清新感,包圍著滑嫩微脆的生蠔肉身;絕無一絲一毫的生腥味,唯獨充滿著令人陶醉的肥美和鮮甜。

le Creuset 料理‧番紅花風味的海鮮燉飯

廚房突然傳來一陣燒焦的氣味。 顧不得到嘴的烤蝦頭才吃一半,丟下餐具趕緊奔進廚房迅速關掉爐火。掀開鍋蓋一看,啊~水分通通沒了,邊緣還有燒焦的痕跡。 整個心都涼了。 不僅整鍋料理幾乎全毀,還差點連鍋子都報銷。可惜哪,枉費我還大手筆地使用了十多枚干貝和鮮美的甜蝦。但這也只能難過往肚裡吞,誰叫自己雖依比例減少了食材份量,卻大意地忘了把烹調時間也一起縮短。 幸好,還額外準備了煙燻鮭魚和香煎干貝,否則兩人只好望著一鍋焦掉的飯餓肚子。

我們的旅遊小堅持

使用 A4 大小的紙印出該次旅行所需的資料,再逐一黏貼成一本 1/2 A4 大小的冊子。裡頭可以包含有行程表、地圖、緊急連絡電話、店家資訊、列車時刻表、該國語言之食物單字(點菜的時候很好用)。 若說是突如其來的出差,才讓我們大開旅遊的視野,且逐漸上了自助旅行的癮,可是一點也不為過。 約莫五年前的秋天,當時負責的工作,正好需要去日本拜訪廠商,從週一至週五為期五天。眼看機不可失,於是額外多請了兩天的假期,另一半只需於週五飛至日本與我會合,便能一連玩上個四天三夜。也正因為當時出差下榻的旅館,位在神奈川縣的 辻堂 ,是個離箱根相當近的地點;於是,我們旅遊的目的地很快便決定出來,兩天箱根兩天東京都內。 正因為有這個契機,才把兩個從未以自助方式一起出國旅遊的土包子,硬生生逼上戰場。然後,再從一次又一次接續的旅遊中,嚐到了自助旅行的甜頭;也從中,逐漸累積出兩個人的默契和堅持。 默契是,能夠從茫茫大海中,快速搜尋歸納出兩個人都喜歡的主題、地點和餐廳等等;堅持是,旅遊前的認真準備仔細規劃、旅遊時的完全投入和旅遊後的細細回味。

Pages: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