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巴黎聖母院

登高望遠,於巴黎聖母院塔樓上

接下來,我們就要爬上那住有鐘樓怪人的塔樓。隨著隊伍緩緩地前進,終於進入北塔。經過數百年來步伐重量的累積,中央已呈凹陷的階梯,領著我們一步步向上。不斷旋轉的樓梯架構,增添了攀爬的辛苦;外觀看來其實並不怎麼高的塔,竟讓大家氣喘吁吁。

初次造訪巴黎的米其林三星餐廳 Pierre Gagnaire

有時候,能夠與美食相遇,也是一種緣分。 2006 年那個初訪巴黎的秋天,因為怕麻煩沒攜帶另一半的西裝領帶,而沒有計畫造訪米其林餐廳。誰料,在與「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創辦人曾小姐一番談話之後,她認定以我們原本的一身打扮,中午時段去造訪米其林餐廳,是一點也不失禮的。 然後,我們與米其林餐廳的第一次接觸就這樣展開。

旅途中的酒吧(一)

在旅行途中安插個幾家可以喝上一杯的店,儼然已成了一種習慣。而所謂的喝上一杯,可以是茶、是咖啡或是酒,而且多半都不只是「一杯」。尤其是在開始於歐洲旅行的這幾年,特別迷戀小酒吧的氛圍。無論是事先做好功課特意前往的,或是一時興起所造訪的,都各有其迷人之處。

城市咖啡版圖‧Café Verlet & Lapeyronie

在一次又一次的旅行中,我們不斷地建立和擴張著,屬於自己的城市咖啡版圖。無論是在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城市,總有著一兩間於日後回想起來會讓人微笑的咖啡館。在這些咖啡館當中,不見得都是因為咖啡本身非常好喝而精采(當然,如果咖啡好喝定然會是加分的項目);而是總有其他一兩個迷人的點,讓人造訪過後難以忘懷。

迷人的巴黎巴士底市集(下)

個市場的規模,約莫是巴黎市區內數一數二大的。固定於每週日早上開始營業至中午一點半,總是吸引了來自各地的人潮。除了拎(拉)著購物籃(車)、牽著抱著寵物來採買一星期日常所需的當地人外,當屬來湊熱鬧的觀光客為眾。小販拉開喉嚨熱烈地叫賣著,採買者忙著撥開人群好仔細挑選商品

Jean-Paul Hévin,巴黎還是東京

在造訪了巴黎和東京之後,發現同一個品牌(註一)即便已經都是世界知名水準之上,仍可以發現開設在兩地之間所呈現的微妙差異。 尤其在服務上,從進門開始,遞菜單、點單、上餐點(擺盤)到結帳,更顯兩地之不同。 Jean-Paul Hévin, Paris 在巴黎,呈現的是一種恣意揮灑的創意驚喜;在東京,展露的則是一種小心謹慎的細膩貼心。

在家裡用巴黎思念巴黎:白葉單叢

一直等待著捨不得拆封的「白葉單叢」(購自巴黎「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es)」的茶),終於在這初春的時節開來喝了。 一如在巴黎喝的印象,先是飽滿又清新的桂花香氣撲鼻,再接續以微甜的蜂蜜甘美在舌面上舞動。無論喝多少回,都是感動的茶啊。

被譽為最美麗的廁所,於巴黎瑪德蘭教堂

隔著協和廣場及塞納河,與左岸之國會大廈相對望的,是一座希臘神殿式的、擁有極美麗高聳圓柱之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站在教堂底下,即能感受其壯闊逼人之氣勢與對稱和諧之美。 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 巴黎最美麗的廁所

巴黎,Macaron!

走在巴黎街頭,最常在糕餅店櫥窗內看到一顆顆圓形的、五顏六色的、堆疊成山的小甜點;沒錯,那就是一直深受巴黎人喜愛的小圓餅 macaron。其出現次數之頻繁,到了讓人難以視而不見的地步。不禁好奇著,這主要由蛋白、杏仁粉、冰糖這些不起眼的材料所組成之小圓餅,究竟擁有怎樣的魅力,才能造成這一波波的風潮;讓即便是遠在台灣的我們,於前一陣子都難逃這火紅的話題。 到嚐過了 Pierre Hermé 的幾款 macaron 之後,才總算比較明瞭其箇中奧妙。當然, Pierre Hermé 最令人讚賞的,除了製作技巧拿捏得宜,使得小圓餅表皮呈現出酥鬆輕盈且入口即化的口感之外,莫過於他巧妙運用了不同於傳統的元素,來激盪迸發出令人嘖嘖稱奇的滋味和巧思。 ↑ 點我,看更多精采的照片。 Pierre Hermé 的 macaron

Pages: 1 2 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