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家鄉那條名為「愛」的河

『愛河變很多喔,白天有很多人去那邊散步,晚上點燈之後,非常漂亮。』 『愛河那邊有露天咖啡座,找個時間你們可以去看看,還有現場演奏,很有氣氛哦!』 這一兩年間數度回高雄,公公和爸媽都會這麼跟我們說。從他們微笑的臉龐上,我看到了身為高雄人的自信和驕傲。 在十多年前,誰也料想不到,這條臭氣沖天、污濁油膩,呈現一片死水的愛河,會有如今這般的美麗身影。 高中時代,雖然學校離愛河僅有數百公尺之遙,卻也沒有人會相約下課後,到愛河畔去閒晃遊蕩。尤其是傍晚過後,愛河沿岸燈光昏暗,昏黃的色調加上黑晃晃的水影,總是讓人卻步。更何況據說入夜之後,愛河兩畔化身為流鶯出沒的好地點,灰暗中帶著幾許複雜的成分,更不是背著沉重升學壓力的學生會駐足之處,因而,儘管愛河在高雄人的心中扮演頗重的角色,卻也不曾讓我們好好去親近了解她。 在那個年代裡,我們頂多是和同學騎著腳踏車,越過橫跨愛河兩岸的高雄橋時,對著黑的發亮的河面微微嘆氣罷了。 也許是因為她擁有的惡臭與其無比浪漫的名稱形成強烈的對比,才讓我們不忍正視她的醜陋不堪。 然而,她並非一開始,就以浪漫的名稱出現的。 數十年前的日據時代,她名為”打狗川”。在高雄設市且轉入造渠階段之後,人工的河渠慢慢取代她原本的面貌,才更名為”高雄運河”,或稱”高雄川”。也因為運河的功能,在河川的上中下游,逐漸出現了造紙廠、豆餅廠、修船廠、水泥廠、火力發電廠…等等,且從原本的戎克船、竹筏運輸,轉變成仰賴汽船的往來,她也因此搖身一變,從擁有自然生態的河川轉變為工業運輸的主要運河。 若是以這麼剛硬的姿態持續下去,她也不會成為一個浪漫的場所。 於1948年間,有位市民自行購買了遊艇船隻,於中正橋附近成立了划船所,並聘請詩人命名為”愛河遊船所”,提供了市民假日休閒、情侶約會的好去處。然而在隔年的夏季,一陣強烈的颱風過後,”愛河遊船所”的後三個字被狂風吹的七零八落,不知散落何處,於是只留下”愛河”兩字在招牌上。又當時恰巧遇上情侶投河殉情,由北部南下不知情的記者看著只剩”愛河”兩字的招牌,誤以為該河川名為”愛河”,便以”愛河殉情”的標題作為報導,加上強力的媒體效應,因此”愛河”便在媒體間廣泛的被提及,加上也獲得市民的共鳴,因此”愛河”的名稱逐漸取代了”高雄運河”流傳在民間。 後來,於1968年,當時的高雄市長,為了向蔣中正總統及其夫人祝壽,便將”壽山”和”愛河”,分別更名為:”萬壽山”以及”仁愛河”,以期”萬壽無疆、仁民愛物”。然而,”愛河”的名稱依舊響亮於市民之間。終於,在1991年,為了因應市民的廣泛稱呼,才終於又將”仁愛河”的名稱作修正,她,於是光明正大的擁有了”愛河”這個正式的名稱。 現在美麗的愛河,是高雄人記取了過去沉痛的教訓,用近幾年來龐大的計劃預算所換來的。因此如今每回看她,總覺得炫爛的表情背後,有著既痛楚又悲愴的靈魂。夜晚,河面映照著投射其上的點點燈光,河川深處卻默默乘載著數十年來,高雄人給予的工業污染、疏浚翻攪,從污濁沉寂到清澈流動的種種辛酸,現在再回報以沉靜卻又活潑的熱鬧氛圍,讓人忍不住駐足長久而驚嘆不已。 【延伸閱讀】 高雄文化愛河

櫻花開了,春天應當不遠了

園區裡頭的櫻花開始綻放了。 從高雄回來的那天,趁著天色還亮著,協同另外一半騎車去外拍。 原本川流不息的力行路上,幾乎沒有車子的蹤影,我們可以大剌剌的穿越馬路,走向那安全島。 由於櫻花尚未完全盛開,還不足以讓人覺得非常壯觀,不過,能在離家這麼近的地方賞櫻,也是人生樂事之一啊! 【更多的照片】

台中‧於胡同,捕捉假期的一派悠閒

天在應該亮著的時候,依舊灰暗一片,恍神之間會讓人搞不清楚是早晨或是傍晚。 準備好過年的行李,吃過紅茶和麵包的早餐,我們就在這種天色下上路了。 濃濃的霧氣依舊瀰漫在四周圍,能見度大大降低,就連近在路旁的山景,都幾乎看不見,真是一番詭異的現象。 一路往南,到了台中,雖然霧氣依舊濃厚,不過陽光已經勉強可以透了出來,氣溫上升許多,四周景色也越來越清晰。 下了龍丼交流道,接到我弟之後,直奔”胡同”吃早午餐。 沒有風的和煦溫度,親切的台中氣候,讓人心情頓時清爽了起來。 把車停在忠明南路上,沿著小徑找到插著國旗的藍綠色建築,正是”胡同”的所在地。 一如印象中的庭院、大樹和榻榻米,在眼前展開。突然出現幾個晃動的黑影,原來是被我們驚擾的貓咪,從曬太陽的懶洋洋中甦醒和逃跑。除了原先我們看過的那隻”茱魯”,還多了一隻黑白花的和另一隻黃黑花紋相間的,看來茱魯頗懂呼朋引伴之道。 店內除了店員之外,就只有我們這三個客人,隨意挑了靠窗的榻榻米座位,逕自的拍起照來。 深褐色桌面上,擺放著厚厚的一本MENU,封皮和建築外牆一樣是藍綠色的。裡面收集了一張張的攝影作品,作品內的一景一物,盡是和胡同相關。此外,裡頭還說著咖啡的歷史和故事,當然還有一道道胡同所提供的飲料和食物。據說,只要加入會員,就可以獲贈一本這胡同精心設計的MENU,實在划算。 吹著偷偷從窗縫溜進來的微風,我們輕輕談笑著。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流逝,陽光也一點一滴的滲進屋子來。風吹樹影搖晃映照在榻榻米上的樣子很好看,和此時輕鬆愜意的心情,有著無以言喻的搭調。晃動著手邊的熱鐵觀音,看著茶葉在茶湯中飄來蕩去,溫馴的香氣微微的竄了出來,屬於假期的自在氣氛於焉成型。 無論是熱薯荷包或是鮭魚荷包,吃在嘴裡都讓人覺得很幸福。 胡同的親切,是我們返鄉之途中,美好的起點。 【更多的照片】

【雪‧漫漫】十勝川溫泉三余庵(4)

選擇住宿溫泉旅館,為的就是能夠盡情的泡湯,趁著晚餐食物消化的差不多,以及臨睡前,各泡了一次部屋附屬的露天溫泉(隔天早上離去前,又小泡了一次)。 我們這間部屋所附屬的露天風呂,就在起居室外頭一兩公尺處,從玻璃拉門至圓形檜木風呂處,原本有一條加熱的石板小徑(持續加熱,以便融掉降雪,方便我們行走),現在已經被從屋簷崩塌而下的厚雪完全覆蓋,因而讓那露天風呂,看來像似獨自孤立在雪地中,頗有風味。 然而,這就苦了我們的雙腳。 不同於公用的男湯或女湯,可以先在室內溫泉池中溫熱身體之後,才往露天溫泉,身體所受之冰冷刺激較為緩和。而在這部屋外頭的溫泉,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我們先在室內更衣,單用一條浴巾包裹身體,然後,咬緊牙根心一橫,就這麼直奔露台上的溫泉。 這一小段路,可是艱辛坎坷呀。 首先,雙腳踩在有十多公分厚的雪地,由於雪質鬆軟,一踩馬上下陷,因此冰凍的不只有腳掌,還會波及小腿。另外,裸露在浴巾外頭的身體,還要接受持續降落的大雪之攻擊,兩個人一邊發抖一邊呼天搶地的,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抵達溫泉池旁。 心想,抵達溫泉池,煎熬總算過去了吧。 不,煎熬才剛開始呢。把雙腳踏入溫泉內,慘叫聲再度四處亂竄。天吶,溫泉的熱度對於冰凍的雙腿,實在太過刺激,這下子叫人進退兩難,前有奔騰熱氣,後有波濤寒意呀。不過,若就這麼僵持不下也絕不是辦法,於是趁著知覺逐漸麻痺,趁勢把身體也沉入溫泉底下,望著對方猙獰的表情,彼此相視而笑。這才發現,原來水溫最高處在表面,穿過那層之後,舒適的感覺逐漸襲來。這大概是因為溫泉水持續從表面灌入的關係,熱量還來不及被帶走,倒是底部流出較久的,比較溫和。 表面那一層熱度最高的溫泉,把我們的皮膚弄得紅通通,也讓我們不敢隨意擾動溫泉水(身體一動就燙的哇哇叫呀)。 一邊沉醉在底部溫泉溫柔的包圍,一邊驚恐於表面溫泉滾燙的刺激,一邊享受整個人與天地同在的感覺,還真是過癮的不得了啊! 夜晚的天空漆黑一片,看不見任何一顆星斗,唯有大雪不停的下著。露台上昏黃燈光,照的白雪晶亮晶亮的,而我們捏製的兩個小雪人,一下子便被雪覆蓋的沒了樣子。 泡在溫泉池內想著,這場我們初見的夢幻大雪,不知道會延續到什麼時候? [延伸閱讀] 待續‧‧‧

【雪‧漫漫】十勝川溫泉三余庵(3)

冬天最大的享受,莫過於在雪花四亂飛舞的大地,泡著熱氣奔騰的露天溫泉了吧! 把時間拉回到2004年底十二月五日,上面描述的,正是我和Albert的真實體驗。 時值日本時間下午三點十五分,我們分別獨享【三余庵】露天風呂的男湯和女湯。泡在露天風呂中,我和Albert大概只隔著一面牆吧,泡到舒爽之際,還真想拉開喉嚨與不遠處的另一半大聲交談,不過深怕大聲嚷嚷嚇壞了女將,只得壓抑內心的興奮。這除了要堅守女孩子的矜持之外,還要擔心壞了台灣的名聲呢,我可不想讓日本人以為台灣的女生都如此豪放粗野的呢。 而在真正開始享受這與天地同在的自在快活之前,有一些步驟是省略不得的。 首先,在更衣區把衣服脫光光,從櫃子上挑選一條喜愛的浴巾和毛巾,毛巾拿在手上或是遮住重點部位,浴巾則和脫下的衣服一同放在自己的籃子內。然後,推開通往浴場的玻璃拉門,走向一整排的淋浴設備。挑選一個小小隱密的角落,仔細的把身體清洗乾淨,束起頭髮,拿起毛巾,終於,可以展開溫泉泡透透的行程囉! 趁著身體開始發抖之前,趕緊爬進室內的第一個溫泉池。略帶黃色幾近透明的溫泉,滑溜的包覆著全身,這夙以”美人湯”聞名的泉質,果真名不虛傳。先別說泡了之後是否真的會醜小鴨變天鵝,光是溫泉滑過肌膚的觸感,就足以讓人深深相信,這一趟下來,皮膚的光澤、彈性和細緻,絕對可以媲美那天天使用SKII pitera保養的蕭大美人囉。 待身體的溫度終於和溫泉達到熱平衡時,馬上轉戰半露天風呂。約莫五六坪的方形空間,有一扇通往室外的玻璃門,空間中央,有一個圓形的溫泉池,擠個五六人應當沒有問題。而這空間之所以被我稱為”半露天風呂”,則是因為圓形風呂的正上方,挖了一個比風呂小一號的圓洞,直通天際。片片雪花從圓洞垂直落下,如同圓柱形的瀑布在眼前宣洩,只是沒有瀑布的強勁(打在人身上不痛),也沒有瀑布的喧嘩(讓人可以享受絕對的寧靜)。當光線照射在上頭,猶如發光著的巨形光纖,展現萬千丰姿。 欣賞過這雅致的表演之後,室外冒著煙的溫泉,提醒我別再留戀這光和雪的迷幻景象。於是,鼓起勇氣,一把推開那扇通往露天風呂的玻璃門。 一陣寒氣猛然掠過我那佈滿水珠的身軀,雞皮疙瘩瞬間浮現,可恨從門邊到那熱湯的加熱石板,又長又滑,即使小心翼翼奔跑,也耗去了我好幾秒鐘,完全顧不得那溫泉的溫度是否燙人,一屁股就這麼沉到最底下。 呼~身體逝去的熱量緩緩回位,迷濛的感覺逐漸浮現。 瞇眼望向天邊,天色盡是一片的灰亮,微弱的陽光難得能從厚重的雲層穿越出來,偶爾照在雪地上閃閃發亮。這場雪,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粗估溫泉池旁雪累積的厚度,大約已有一呎高,視線越過圍牆往遠方探去,白茫茫的一片猶如一幅靜止的圖畫,連樹枝都不曾晃動,只有大雪兀自的下著。別說會有猴子突然跳出來一起泡溫泉,就連個人影也沒有,廣闊的大地近乎完全的寂靜,仔細聆聽,甚至可以聽見雪花緩緩落下的聲音。再頂多,偶爾傳來遠方樹梢上,烏鴉那不甚悅耳的啼叫聲,嘎嘎嘎的聲響劃破天際,為北國的冬天增添一點喧鬧的氣氛。 此時,那有著生命活力一般的溫泉,讓我的全身細胞也跟著活絡了起來,即使頭頸肩被雪綿冰般的大雪拍打著,也絲毫不覺得冷,反倒因為雪花適度的帶走過多的熱量,讓整體的溫度實在恰到好處,完全只有舒服暢快。無怪乎有大批的日本人,如此迷戀雪地中的密湯。 待身體已經十足暖和,輕輕拍掉累積在毛巾上的雪,將毛巾包覆在頭上,整個人趴覆於溫泉池畔,盡情享受大雪披覆在背部所帶來的冰涼刺激,以及溫泉持續放送的溫熱舒暢,雙重感受讓人不禁如飲酒一般飄忽醺然。 突然,一陣飢餓感襲來。這才驚覺天色已由灰亮轉為深灰,時間已於歡愉的感受中一分一秒的逝去,是該起身去享受懷石料理的時候囉! ————————————————— 附註: 隔天一早起床,再度去泡了一次女湯。 【三余庵】會在每天晚上九點之後,更換男湯和女湯的位置,因此只要挑選對時間,就可以在兩天之內,感受到不同風呂的特色唷。 由於昨天的暴風雪,已經在深夜停止了,一早太陽便出來露臉,不僅把積雪慢慢融化,也把四周的景緻照亮照清楚了。原來,十勝橋就在前方不遠處,昨天降雪過多,朦朧了所有的視野,終於在今天一次澄澈,也別有一番風情。 由於風呂內只有我一人,於是大膽的拿起相機好好做個紀錄。(這裡所呈現的照片,都是第二天早晨拍攝的,第一天傍晚泡的那間,則沒有任何的照片紀錄。) 在陽光滿溢的雪地裡泡湯,同樣是很有味道的。 ps.後來在報紙上看到報導,原來,昨天的那一場雪是今天的第一次暴風雪,光是帶廣的積雪量,就達51公分。而札幌也積了30公分左右。我們還以為北海道一下雪都是這麼驚人的哩。也因此,昨天下午的交通大亂,造成旅客的不便。離去前,據【三余庵】的接待人說,所有的旅客因為行程延誤的關係,所以取消了來【三余庵】住宿的預約,還很感謝我們依約抵達呢。哈哈,要感謝的應該是我們吧,只用兩個人的住宿費用,就輕鬆的包下整個【三余庵】,真叫人覺得幸福萬千呀! ps1.兩天一夜,一共泡了五次湯。兩次公共的風呂(其實都只有自己一個人獨享,因為沒有別的客人呀)以及三次的個人部屋露天風呂,真是過癮極了! [延伸閱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