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生命力旺盛的薄荷‧生長歷程

因為一趟為期三星期的旅行,導至陽台上的薄荷在我們回台灣的時候便已經整棵乾枯。先將所有已經乾掉的枝幹全數剪除,每天早晨還是固定澆一些水,過了約莫兩三星期,竟然長出了嫩芽。

生意盎然的娘家空中菜園

空中(花)菜園坪數不大,卻有著不少的植物。從早期便居住下來的蘭花、沙漠玫瑰、九重葛,到後來栽種的香草植物、辣椒、蔥、茼蒿、甕菜、小白菜、A蔡、大陸妹、甜椒之外,去年甚至還出現了皇帝豆。真是琳瑯滿目應有盡有。

秋日‧夕陽

一回,在馬路上見到水藍色的天空,趁著粉紅色雲朵,就像粉彩畫一般。奔至頂樓時,正好見到太陽隱沒至山後頭的那一刻,什麼都沒拍到。隔天,早早準備好,在差不多的時候,便拎著相機準備就緒。

於好友小妮家,歡喜做菜開心吃甜點

午餐,是檸檬腸櫛瓜起司燉飯佐帶骨腸,微酸香濃的滋味,大獲好評。其中,新鮮的櫛瓜,是小妮住家附近的蔬果行販售的,價格便宜的讓人吒舌,聚會結束後,還特地前往購買八條回家。而檸檬腸和帶骨腸,則是Tina的貢獻。尤其那個帶骨腸,實在非常下酒,可惜,搬過家之後,那不知道隱匿在何處的開瓶器始終遍尋不著,我們只好望著冰涼的Rose,興嘆。

台北街頭的楓樹翅果、家中已不在的薰衣草

從宜蘭扛回來的一小盆薰衣草,一開始,只有三個花苞綻放著。一小段日子之後,其餘的小花苞也逐一施展著紫色的魅力。在幾乎開滿一整盆之際,瞬間染上了白色小蟲的病變;所有羽狀葉片全沾裹上許多黏膩的小白點。不管用什麼方法,都無法將之去除。為了避免讓陽台上的其他香草植物也受到感染,只好忍痛,跟他揮別。

來不及看見的蛻變,來不及說再見

晨起,照例巡視一下陽台上的新住民,逐一逗弄著迷迭香、薰衣草、檸檬薄荷、甜羅勒和百里香的葉片,將雙手沾染上各種迷人的馨香。再低頭看看那蟲繭的變化。赫然發現,半透明的蟲繭內,只剩下淺褐色的軀殼,已經不見蟲影。再仔細一看,蟲繭已經破了一個洞。看來,是已經羽化成功,飛走了吧。

橘子工坊家用類多功能食器去漬粉‧讓 Bodum 杯之濾網潔白如新

上週在噗浪上發了「 利用小蘇打水泡了一天一夜後,Bodum 杯的濾網潔白如新。 」這麼一噗,獲得許多朋友的迴響。後來仔細看了所使用的成份,才發現能讓濾網潔白如新的要角,應該還包含了過碳酸鈉,而非單單只是碳酸氫鈉(小蘇打)的功勞。 手邊的這瓶橘子工坊 家用類多功能食器去漬粉 450g ,已經買了非常多年,通常都拿來清洗廚房的流理臺。一直以為裡面的主要成分是碳酸氫鈉(小蘇打),其實是天然橘子油、過碳酸鈉(氧系漂白劑)和碳酸氫鈉(小蘇打)三種原料的組合。而其中的過碳酸鈉即俗稱為固體的雙氧水,泡水之後會分解為碳酸鈉和過氧氫納,具有漂白殺菌的功效。因此,是兩者一起發揮效應,來讓濾網的茶漬消失無蹤。  

大自然的灰色紗幔

週日中午過後,天色迅速暗了下來。 走至陽台望向山的那一頭,厚厚一大層烏雲就這麼籠罩在漾著橘色光芒的山頂上。 不時傳來陣陣雷聲。  

除夕夜‧年夜飯

依照往年的慣例,公公和伯父(公公的哥哥)兩大家子的人,總會相約一起過年。今年,輪到伯父他們舉家南下至高雄,大家齊聚吃團圓飯。 熱熱鬧鬧,十多個人,一張長型的餐桌必然擠不下;小朋友們便和家中唯一的一隻雪納瑞,窩在一旁的矮桌上,吃吃喝喝和玩鬧。 而我這個當媳婦的,算是相當輕鬆的。大部分的料理,都已由長輩們處理烹調完畢,我只需在一旁打點碗盤、洗洗菜、切些簡單的滷牛肉調味香料和端菜即可。當然,很重要的是要陪著喝酒和聊天。而今年正巧遇上重感冒,吃退燒藥的情況下,只好滴酒不沾。  

Pages: 1 2 3 4 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