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北海道函館生透抽初體驗いか丼

時而飄雨時而放晴的正午,一行人漫步在基隆和平島遊艇碼頭畔,低頭觀察著一籃一籃的螃蟹。受到驚嚇瞬間變色的透抽,吸引了眾人的目光。老闆順手撈起了一尾,透明的身體在他手掌上泛著光。 「你有吃過生的透抽嗎?」友人隨口一問。 「有的,就在剛下過雪的函館,金森倉庫附近的海鮮俱樂部內。」我答。 ‧ 冷冽的空氣,夾雜著冬雪漸融的潮濕感,入夜之後越顯冰涼。露在衣物外的皮膚也因此凍得泛紅。從函館山下了纜車後,便快步朝金森倉庫前進,想藉由不斷的行走來增添熱量。

值萬金的北海道函館夜景

那天,大概是和今天一樣的天氣;冰冰涼涼的,空氣非常潮濕,過了中午之後還下起雨來。而且,氣溫要比今天低上個十多度左右。很冷,卻還不到下雪的程度。 告別登別之後一路搭乘火車南行,約莫過了正午十二點才抵達目的地,函館。下榻的商務旅館房間很小,小到行李幾乎無法完全打開。但是視野很不錯,拉開窗簾往下探,即見熱鬧非凡人潮洶湧的「函館朝市」;往前望,即見船隻熙來攘往的「函館港」;整個市民的活動盡攬眼底。 ↑ 點我可以看更多的照片 豎起羽絨衣的衣領,拎起未乾的雨傘,出了旅館沿著海峽通往西南方行。一路上,總會遇上行駛於平地上的電車,其色彩繽紛佈滿卡通圖案的車身,在灰白的世界裡格外顯眼。我們拖著飢寒交迫的身體,趕路著,為的就是想嚐嚐「來來軒」那據說非常美味的鹽味拉麵。 「來來軒」是一家位在市電十字街附近,有著古樸低調的門面,看似不起眼卻深深擄獲老饕的心的老店。在嚐過了熱呼呼冒著縷縷白煙的鹽味拉麵後,才明瞭了藏在樸實平凡外表下,那揪動著人心的滋味是多麼雋永。

【雪‧漫漫】登別溫泉旅館 yu-fran 之晚餐

千里迢迢,拉車至登別,為的就是那兒泉質種類眾多的溫泉,以及另一半在網路上尋覓到的溫泉旅館「yu-fran」。而在真正入住了一個晚上後,深深覺得不虛此行。 最讓人讚不絕口的,當屬精緻美味的法式早晚餐。 方正的用餐空間,擺放了一張張原木色調的長方桌,桌上安置著綠色植物、銀色餐具、酒杯和當晚(早)的菜單。桌旁則有墨綠色的座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最裡側被玻璃牆包圍的整面酒櫃;燈光下,一瓶瓶的酒紛紛散發出誘人的光芒。 不例外的,為我們各自點了一杯紅酒。

【雪‧漫漫】往登別的路上

結束在北海道帶廣的兩天一夜行程,我們再度搭上特急列車,一路往札幌的方向前進。不同的是,這回將於南千歲這一站轉搭往室蘭的特急 すずらん 4 号 ,下一站,就是擁有很多溫泉旅館的豋別。 前一夜的大雪,讓千歲空港以北的區域,覆蓋著或厚或薄的積雪。然而,在過了 苫小牧 之後,積雪幾乎都已消融,放眼望去,全是一大片光禿禿的枯黃。 讓人有遊走在晚秋和初冬邊緣的特殊感受。 帶廣車站

搭乘北海道浪漫聖誕蒸氣列車‧「SL クリスマス in 小樽」

2004年底於北海道的旅行,來往幾個區塊,幾乎都仰仗便利的鐵路交通。 每一段接駁,都有著不一樣的風景。像是從札幌往帶廣的路段,沿途盡是被白雪披掛的山麓和樹林,列車還因為雪勢太大太急而減緩車速,讓亞熱帶的我們第一次強烈感受到大雪紛飛的奇特美妙;像是從千歲空港一路往登別的路段,由於大雪尚未往南壓境,兩旁還殘留著秋天蕭瑟的景象,盡是一望無際的枯黃漫天;至於從登別往涵館的路段,既見到了成群海鷗盤據海港堤防的熱鬧情景,也見識到了大沼公園蒸浮著濃濕灰白霧氣的特別景象。 每一段,都有一長串故事可以訴說。 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則屬小樽往札幌那一小段夜行。吸引人的,並非單純只是飛奔而後的景色,而是還包含了被裝點地極具魅力的列車本身。因為,我們搭乘的是該年度12月10日起(至12月25日止,並非天天行駛)推出之「SL クリスマス in 小樽」聖誕蒸氣列車。

【雪‧漫漫】帶廣十勝啤酒

在柳月買到了甜點後,我們持續地在附近街道上繞著,努力想消化掉三余庵那頓豐盛的早餐。不過看來小b的進度有點落後。 眼看著再遲可能會影響到飯後預定好的火車時刻,「不然,我們進去就點少一點好了,如何?」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還有,這酒在台灣絕對買不到。 拉著勉為其難的另一半,我們走進位於帶廣市的「十勝啤酒」進行午餐的行程。由於日本在發展地區性的農牧漁業相當不遺餘力,再加上精湛的釀酒技術,旅人經常可以在各地旅途中邂逅深具地方風味的”地酒”或是”地啤酒”(即,地域性的日本酒或是啤酒,以當地的物產及水源釀製而成。因為產量的關係,通常以在地銷售為主,不易在其他地區購得)。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還有,這酒在台灣絕對買不到。

來來軒

[旅途中的難忘美味 30連發] 第20發:來來軒鹽味拉麵(函館‧北海道)

2004年,十二月底,函館‧北海道。 拉開剛落腳的旅館窗簾,隔著一條小馬路的對面就是海鮮丼勝地”函館朝市”,而順著視線往遠方看,則是預計從傍晚開始就要好好待在上面欣賞夜景的函館山。 陽光已經從厚厚的雲層裡露出臉來了,微溼的柏油路和民家屋頂反射著耀眼的光線。左右兩側的海因為被眼前這座半島所隔開的緣故,有著陰沉與開朗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 不如就一路散步過去吧,看來是個適合步行的下午。 順著原本打算搭乘的路面電車線旁的人行道,開始好好感受這座海港城市裡不那麼屬於觀光客的ㄧ面。魚店、鐘錶行、藥局、紙店、民家。樸實的色系非常適合空氣裡總是若隱若現的海風鹹味。

【雪‧漫漫】帶廣柳月

經過一天一夜的暴風雪震撼之後,天亮了,雪停了,太陽露臉了,街道上的風景也不一樣了。 我們坐在【三余庵】的專車中,和司機(猜測應當是經理職位的人)用著超癟腳的日文聊著天。 『昨天…雪…,交通….,客人…,取消…昨天的預約。』西裝筆挺的司機感慨的說著。 (心中推測:昨天因為暴風雪的關係,交通大亂,造成很多客人,不得已都取消了昨天的預約。) 『那…昨天….我們….?難怪….。』恍然大悟的我說。 (想要這麼說:那昨天只有我們兩個人囉?難怪那麼安靜。) 『是是,萬分感謝…..你們…..來,我們…..非常的高興。』一邊開車一邊轉身對著我們點頭。 (心裡推測:是呀是呀,還要萬分感謝你們如約前來,讓我們感到非常的高興呀。) 『不會,我們…….開心,…..日本大喜歡!』心裡面偷偷的想著,我們真是賺到了。 (想要這麼說:不會不會,我們也很開心,你們的服務讓人感到心滿意足呀!) 『十勝川…白鳥…好看』 『下雪…冷…溫泉』 『…….,……..,….從哪裡來?』 『台灣』 『接下來要去哪裡?……』 『登別』 『日本…………喜歡…』 『……………』 對話內容一旦跳脫食物的範疇,我所能領略的比例馬上降至二三成,於是臉上盡是堆滿了尷尬的笑容。儘管因為語言上的差異,車箱內微微瀰漫著尷尬的氣氛,然,盡職的司機,還是想盡各種話題來拉近彼此的距離,並且試圖利用笑容來化解如果凍般搖晃的尷尬。日本人對於服務上的用心,由這些小地方便能深切體會。 沿途,陸陸續續出現鏟雪車,把厚達五十多公分的雪逐一推堆至兩旁,露出潮濕卻乾淨的路面,方便來往的車輛通行。而那混雜著灰土色泥土的雪,就這麼一陀一陀的斜躺在路邊,看來完全脫離浪漫的意境而顯得有點骯髒混亂。 而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幾乎都有著共通的特色,那就是車頂上都乘載厚厚的積雪,一輛接著一輛奔馳著,猶如運送冰塊的車隊。不過,只要一個煞車,便會有一些雪塊崩脫,有的會迅速掉落,有的則緩慢滑落車身,或是累積在前檔玻璃上,於是一邊開車還要一邊注意視線別被滑落的雪塊遮擋住,因此大部分車輛的雨刷,都隨時待命著,形成大晴天裡相當有趣的畫面。 此外,馬路兩旁住家車庫內的汽車,全被厚雪覆蓋著,車道也全被積雪給堵住了。因此可見女主人拿著車用鏟雪用具,努力的刮除覆蓋在車身周圍的雪(至於車頂上的雪,推測因為高度的關係導致鏟雪不便,加上不怎麼影響行車安全,因此通常會被保留著),而男主人則奮力的將累積於車道上的雪鏟走。一場暴風雪之後,居民必須耗費相當大的體力,才能順利將自用車開上馬路呀。 看來,在雪地裡生活,不盡然只有美麗和浪漫,還有許多不便利的事情存在著。然而,這麼一場暴風雪,卻讓我們這些亞熱帶來的觀光客,不僅大開了眼界,還能盡情享受別人所帶來的服務,內心盡是充滿了激動和興奮,這些點滴,理所當然的會成為記憶的扉頁裡,美好的一頁。 約莫一二十分鐘的車程,我們在【柳月】分店前,和【三余庵】的司機道別,然後散步在帶廣市區的街道上。循著地圖上的指示,我們決定前往不遠處【柳月】的本店。人行道上大部分的積雪都已經鏟走,行走期間並不困難,然而有些路段還是隱約殘存著薄薄的積雪,在陽光照射下,質地開始變得如同冰塊一般,表面滑溜摩擦力極低,腳底若不用力抓緊,很容易便摔個四腳朝天,因此,走起來便得格外小心翼翼才行。 抵達【柳月】本店時,十多坪的寬敞店面,除了店員之外別無他人,我們兩人硬著頭皮在裡頭晃了兩三圈,還厚著臉皮的試吃。幸好,店員的態度都很和善,除了不會投以奇怪的眼神之外,也不會跑到身邊來跟隨著,因此逛的還算愜意。店內的點心種類繁多,多以日式傳統和果子為主(當然也有洋果子,可惜沒有試吃)。有頗多種類的內餡嚐來都偏甜,或是麵皮的口感稍嫌負擔沉重,因此,能讓我一吃就愛上的品項並不多。其中最深得我心的,首推紅豆[註一]餡包裹整顆栗子[註二]的和果子,這紅豆的甜味恰到好處,栗子則鬆軟香噴,整體味道非常協調,加上表皮Q勁十足,讓人很想一口熱深烘煎茶,一口紅豆栗子和果子。另外,還有些起司的相關商品,也讓人頗有興趣。 於是,掏了腰包買了紅豆栗子和果子,和一盒大雪山Camembert cheese。 離開【柳月】,繼續在街道上閒晃。 行走間,忽然被對街木質招牌上寫著"地酒"的店家吸引著,趕緊過了馬路尋酒去。誰知,該店主要販售當地的物產,有著各式各樣的乾料,像是昆布、小魚干、紅豆、黃豆、黑豆、柴魚、豆腐、納豆、米…等等,形式看來有點像是台灣的農產品產銷中心,只是型態更為純樸些。環顧了一圈,卻沒見到任何一瓶酒,倒是對於門口旁的紅豆深感興趣,正納悶著該如何從一堆種類中挑選出適當的紅豆時,一個約莫六七十歲的婦人笑咪咪的走了過來。 劈頭便講了一大串的日文,在我們表達不諳日文之後,原以為她會悄悄走開,沒想到反而更熱切的與我們攀談,只不過減緩了講話的速度,以及使用較為淺顯的詞彙,持續的介紹著販售的商品,以及教導我各種食材的使用方法,甚至還聊到台灣。在一陣哈拉之後(只要一講到食物,嘿嘿,我的日文領略程度馬上上升到七八成,因此和阿婆相談甚歡),覺得和我們頗投緣,也覺得我們很可愛(可愛的日文我聽得懂),不僅自動把紅豆的售價降低一些,還額外送了我們一包零食用昆布,真是一位熱心又可愛的阿婆呀。能夠在異鄉,和當地人"交陪",大概就是自助旅行中最迷人處之一吧。 因此,我們這兩個被親切阿婆收服的傻小子,拎著兩大包紅豆和"殺必屬"的昆布零嘴,滿心歡喜的往帶廣車站走去,下一站登別溫泉正等著我們呢。 [註一] 十勝名產之一就是紅豆,因此,在當地購買紅豆的製品絕對沒錯。 [註二] 上回在箱根嚐過美味的栗子之後,深覺日本的栗子不僅顆粒大,品質又佳,而且日本人對於栗子的料理手法一向厲害,因此對於栗子製品深具信心。 –> 裡面有更多的照片唷[延伸閱讀]     待續‧‧‧

【雪‧漫漫】十勝川溫泉三余庵之早餐

一道光線從拉門縫斜了進來,把室內從黑暗中喚醒。兩人合力把所有的拉門拉開,窗外一大片銀白的世界,瞬間躍然於眼前。 雪,竟然就在我們熟睡的夜裡,不知不覺的停了。外頭平靜的樣子,讓人無法聯想此處前一天正受到暴風雪狂亂的侵襲,而此刻美好晃亮的景致,恍如人間仙境。 八點左右,我們下到一樓的餐廳處,迎面而來的是笑臉盈盈的女將,以及流轉在空間中的輕柔音樂。偌大的餐廳,依舊只有我們一組客人,兩人對坐在酒紅色木旁,喝著女將送來的當地產牛乳,香濃的滋味滑過喉頭,讓人不禁一口接一口,儘管牛乳是冰冷的,然而對於剛泡完露天風呂,依舊持續著溫熱的身體而言,則是相當適切舒服的。 在牛乳尚未飲盡,早餐便上桌了。 相較於昨天的晚餐,早餐似乎顯得精簡許多。雖然精簡,卻是該有的一樣也沒少。粒粒飽滿透著光澤的白米飯,又Q又香,咀嚼之後有著甜甜的味道;鋪上少許柴魚片、芝麻,淋上些許醬油的青菜,口感爽脆;小小一截的明太子,鹹鹹的滋味中沒有惱人的腥味,非常下飯;帶點油脂的烤魚,淋上一點點新鮮桔子汁,搭配蘿蔔泥,香氣撲鼻口味清爽;燉煮入味的味增大根,因為吸收了飽滿的高湯,一入口便充滿著高湯的鮮美以及蘿蔔的甘甜,加上味增的提味,實在好吃;半熟的溫泉蛋,化在口中是濃郁滑稠的蛋黃,而那玉子燒,則帶著淡淡的甜味,濃郁清爽溫熱涼冷,相互交錯搭配,讓滋味口感更為豐富;最後再以飄蕩著青蔥氣味的味增湯暖胃,相當令人滿足。 就在我們輕輕拍打圓股股的肚皮時,女將迅速的將餐桌收拾乾淨,端上一小塊的哈密瓜。早就聽聞日本的哈密瓜超好吃,此時就在桌上擺了這麼一塊,眼睛當場發光發亮。 濃橙色的果肉,泛著水光,質地看來非常柔軟,叉子輕輕觸碰果肉,果汁便從接觸點泹泹流出,一副就要融化的模樣,趕緊送入口中,一股如同蜂蜜一般的甜味衝擊性的襲來,且果肉就在上顎與舌面的輕壓中化了開來,美味的讓人不禁想要撲倒在地,雙手在空中邊揮舞邊吶喊:好好吃啊! 女將看見了我們含在眼中的淚珠,一個箭步來把哈密瓜皮收走,大概就怕我們會連皮帶盤子給啃了,於是趕緊把餐後的飲料送了過來。雖然說如果送過來的是哈密瓜,會更深得我心,不過手邊的這杯搭配黃檸檬片的現沖熱紅茶,也相當好喝。 出乎意料的,連看似簡單的早餐,也把我們收伏的服服貼貼,從心裡到生理全然的滿足。 餐後的一陣休息,以及再度的匆匆一泡,是我們此行在【三余庵】的最後享受。十點左右,搭乘著【三余庵】的專車,往帶廣的市區前進,繼續我們往後的旅程。 –> 裡面有更多的照片唷[延伸閱讀] 待續‧‧‧

Pages: 1 2 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