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參觀比利時啤酒廠之預習,大舉入侵北台灣麥酒

在這裡,我的確看到了愛酒人對於釀酒的那股熱忱,也看到了工藝啤酒在台灣發展的希望,儘管目前才剛剛起步,但是我絕對相信,有大家這麼一群愛喝酒、渴望逐漸出現讓台灣驕傲的啤酒的酒鬼們當作後盾,台灣的有心釀酒人士,定能回頭要求自己,在獨創性上再更加以努力,那麼,那讓台灣人昂首推薦的本土工藝啤酒,絕對指日可待!

錯過的 Live Jazz,Mark 和 Moulann

晚上十一點從台北一路趕回新竹,下了竹北交流道,直接前往草葉集。二樓的燈還亮著,一樓階梯旁還約莫有十多雙鞋,匆匆脫了鞋直奔二樓。 依舊,來不及趕上今晚的最後一曲,扼腕之情盡寫在臉上。 大抵是因為神情太過沮喪,熱情的 Moulann趕緊徵求夥伴的同意,為了我們兩個再唱一曲。 流暢的吉他聲、純淨且情感收放自如的歌聲,瞬間在黃橙燈色的屋內渲染開來,小小的編制自我的創作,格外適合一群人或坐或臥於木地板上,隨著旋律輕輕晃動身體,全心的投入。曲畢,再度贏得熱烈的掌聲,而我們也知道,錯過了這一場下次就是明年了。 雖然無緣聽到整場的表演,不過這額外的一首也讓我們大感驚喜和意外,甚至獲得了 Moulann 親手贈予的 CD(她在加拿大發行的第一張專輯,目前已經銷售一空。目前最新發行的是三首歌的 EP 在網路上可以訂購,而她特地複製了一份,我們竟然得以幸運獲得!),讓人開心的不得了。 之後,照例窩到吧台旁喝起啤酒來。 【相關資訊】 1. 該活動於2005年8月20日晚上八點半展開,地點在草葉集。 2. 演出成員:加拿大的爵士樂手(Mark, guitar)與來自台灣的爵士女伶 (Moulann, Vocals) 3. Moulann預計在不久的將來(大概是年底吧),推出下一張專輯,據說風格跟第一張很不一樣,讓人期待著。

幸福的週日午後咖啡

假日,依照慣例,只要手邊有新鮮的豆子,另一半便會為我們煮上兩杯咖啡。 冬天,幾乎百分之百是喝剛沖泡好,熱呼呼的單品咖啡;夏天,如果冷氣夠強,便會喝熱的,否則一定對了冰塊和極少許的糖,冰冰涼涼的喝。 圖便利圖順手,總是使用濾布搭配Hario 之 濾布專用壺沖泡,香氣飽滿迷人,滋味甘醇爽口,好喝的緊。 在一旁邊烤麵包邊湊熱鬧的我,總愛看那浮在咖啡上頭的綿細泡泡,想像著這杯咖啡的味道,是幸福啊! 【附註】 咖啡豆種:哥斯大黎加 之 La Minita 咖啡烘焙:La Crema 咖啡沖泡:Albert

龜山島與部落客,下半場

【風平浪靜的太平洋上,我們彈跳】 「要開始囉。」穿好救生衣,我和另一半急忙前往船頭就定位,嗡隆隆暖完身的渡船便筆直地向著龜山島駛去。 那天的風和浪都遠比太陽要小得多,因此渡船也完全可以依著她自己的步調,邊奔跑邊跳躍地向前方去。而,這可樂了我們這些在船頭high翻了的部落客與部落格之友們,呃,除了不幸暈船與懼船的那幾位夥伴。 一點都不搖擺,但我們一路彈跳著。直到天空與海越來越藍,而龜山島從藍灰色變成青綠色,就表示即將靠岸了。 【島嶼】 我們從龜尾北岸的新碼頭登島。這座在2003年興建的碼頭離岸邊約有20公尺,再由桁架橋連接至陸地,以保護原有的景觀與生態。是很令人欣慰的巧思。新舊碼頭邊都會插著一支綠色或紅色的旗子,表示是否可供停泊。 龜山島從1977至2000年實施軍事封島,島上居民也遷村了二十幾年。那個小村落,現在已成遺跡。在”拱蘭宮”結束營業而”普陀巖”尚未正式進駐之前,這座廟也曾是遺跡的一部份。 待在島上的兩個小時裡,熾熱的太陽持續照得整個島亮晃晃的,島上的風景也一直處於一種輕微過曝的狀態。迷彩、遺跡、坑道、湖、海洋、觀光客。這樣的組合形成了一種非常奇妙的氣氛,彷彿處在異次元似的。 而這一切,只不過是繞了”這座湖”一週而已。 【微鹹的龜尾湖】 在島上久住的雁鴨早已厭煩了,總是會有第一次來的候鳥問她們說,「咦,你們這兒的水有點鹹喔?」 「鹹?」她們不解地繼續吃著下午茶,「湖水不是本來就這樣子嗎?要是沒味道那多無聊啊…」 當然也有來過一次之後就上癮的候鳥朋友。「我就喜歡這裡水和蟲子的味道,充滿了海潮香,還有海風的鹹味。」 食物這回事真的是因人而異的。 她的名字叫”龜尾湖”。不但湖水有著淡淡的鹹味,連湖面都會隨著潮汐一同起伏。 【環島】 其他去不了的地方,以及還沒開放的地方,就回船上繞島一週時再好好欣賞吧。 一踏回快艇,四周的氛圍立即從異次元恢復成遊樂園。 龜首前的海底溫泉將附近的海面染成閃亮的馬爾地夫藍,那種彷彿隨時會出現villa的藍。空氣中飄來的硫磺味,讓南島渡假的景象不停地滲入北投的影子。 然後,逆著光返航,視網膜裡盡是些部落客們的剪影。 【後記】 一早領隊工頭說要照著一般旅行團進行時,我還以為會有買藥的行程,或是在賣著奇怪名產的休息站停留上廁所(笑~)。不過還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感謝龜山島、東北角、陽光、太平洋,和可愛的部落客們的共同演出。當然,還有工頭及時報旅遊。 又快樂又美麗的一天。 【看照片】 【相關連結】 1. BlogTravel – 部落客旅行團 2. 部落客旅行相簿 3. 龜山島一日遊遊記WEB版本

車窗上的小水珠

拖著疲憊的身軀,和一堆南下的車子耗在國道一號上,油箱指針已經爬到紅色警戒的下緣,讓人不禁擔心起來。於是,冷氣關小、音響音量調低、車燈暫時不開,小心翼翼的省著油。 下大溪交流道,進加油站前,見到了一道180度大圓弧的彩虹,真是幸運! 透過車窗上的小水珠觀看外頭的景色,塞車的漫長時間也就不那麼煩悶了。

龜山島與部落客,上半場

【如月球般的存在】 她總是在那裡,彷彿一伸手就觸得著她。卻沒什麼人真正登上去過。 能親眼看過她的背後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龜山島之於大部分的台灣人來說,大約就是個如同月球一般的存在吧。 一直到這次活動的公告出現我才驚覺,原來,龜山島已經開放觀光了啊。 對,不過得抽籤。登記後必須先祈求文昌帝君保佑順利中籤,再拜託媽祖娘娘保佑風調雨順,才能順利成行。 總之是比進入NASA要容易一些,但是比去墾丁要難一些。 【歷史正在發生】 據說這是部落客旅行團在台灣史上的頭一遭。(後來有個”部落客遊首爾”後發先至,雖較晚形成但較早成行,那…這至少是國內旅遊的第一團吧。) 其實部落客們私底下揪一揪,一起去吃吃美食或是喝喝比利時啤酒的事件,時有所聞。但由知名旅行社作莊,並且有甫考上國際領隊執照(那是什麼?很難考嗎?)的型男工頭做號召,還大剌剌的在遊覽車前面貼上”部落客旅行團”的,就是前無古人了。 為了見證並共同書寫歷史(雖然並不是什麼會被編進教科書的大事),為了踏上那座充滿了象徵意義的島嶼,為了親眼目睹在部落格界有著明星風采的工頭與凱洛二人組,我們也坐進了這輛遊覽車。 【一整個上午的醞釀】 這次的行程其實是有不小的難度在的。 它要讓重度網路使用者的部落客們離開電腦螢幕與冷氣房奔向大自然,還要早睡早起6:45am就到指定地點集合(怎麼不是6:45pm啊,夜遊龜山島也不賴呀),這必定要有一個非常充分的理由。 我想,那大概就是海洋島民骨子裡那股想親近大海,親近島嶼的渴望吧。 整個早上其實就是個撩撥人心的過程。 走在鼻頭角步道時俯瞰著海,在福隆遊客中心想像著海。在海洋音樂祭的旗幟前吶喊著海,在烏石港的海鮮風味餐裡思念著海。但,海總是遙遠。 然後,待噶瑪蘭號一啟航,我終於嘆出了胸口那憋了許久的氣。 「來,開始吧。」我對那一直揪著我的心不放的湛藍色說著。 【看照片】 【相關連結】 1. BlogTravel – 部落客旅行團 2. 部落客旅行相簿 3. 龜山島一日遊遊記WEB版本

部落客與龜山島,番外篇。

跟著旅行團去旅行,不可或缺的,除了別在身上的識別牌子、遊覽車前車窗上的團體名稱告示牌之外,就屬領隊和顯眼的旗子了。 這一回,工頭不遺餘力的,一路上拼命的揮動旗子,徹底展現帶團領隊的風範,為的就是讓我們這些鮮少跟團(甚至未跟過團)旅行的部落客們,充分體驗跟團旅行的真實感。 因此,為了感念工頭的奮力不懈,特地搶在正式遊記出爐前,發個【工頭與旗子無所不在】的照片集,讓大家(嗯~其實是自己!?)再次回味跟團旅遊的特別體驗。

龜山島與部落客,之一。

都回來兩天了,一閉上眼腦子還是留在太平洋上乘著浪,而浪花在船頭不停地放著煙火。 團員裡最辣的那位,我始終無法正眼看她,只能悄悄別過頭去。於是她在我的頸上烙下熱燙的印記,還在我眼前留下一大片的藍。 絲綢般藍的太平洋,亮粉藍的天空,和淺螢光藍的溫泉海。 照片和心情都還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