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在家裡用巴黎思念巴黎:白葉單叢

一直等待著捨不得拆封的「白葉單叢」(購自巴黎「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es)」的茶),終於在這初春的時節開來喝了。 一如在巴黎喝的印象,先是飽滿又清新的桂花香氣撲鼻,再接續以微甜的蜂蜜甘美在舌面上舞動。無論喝多少回,都是感動的茶啊。

【巴黎】於西方,遇上東方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旅行日期:30, Sep. 2006 旅行成員 :Albert & basil 「坐在你們後面那個年輕男子,常常來,每回都很仔細地嗅聞,很專心地去體會每一口的滋味。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巴黎人(其實還有許多其他國家的西方人),懂得品味東方茶。」秀髮披肩臉上掛著甜美笑容的曾小姐,與我們聊天的中途這麼說著。 忍不住轉頭偷瞄了一眼。那端著熱茶輕啜著的男子,臉上的專注神情逐漸在眼前放大。 ‧ 桌角的茶壺正徐徐冒著白煙,我們小心翼翼地將淡綠的茶湯倒入杯中。聞香、啜飲、停留、入喉、回甘,不自覺得被這靜謐沉穩悠然的氛圍吸了進去。 忘了確切是幾年前,得知巴黎有著這麼一間東方茶館,不斷地藉由茶葉為媒介,讓西方人能夠小小窺探著神秘的東方文化。那時內心便暗許著,只要去了巴黎,肯定要去拜訪。怎樣也沒料到,一個晃蕩幾年就這麼過去;直到這深秋時節,才真有機會踏入這隱身於巴黎第五區之大學學區內,無論是外觀樣貌或是內在擺設,都散發著濃濃東方味的「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在這明朝風格的建築內,那一整面吸附在牆上的、以隸書書寫茶葉品種的金屬罐子。「小紅袍」、「醉毛猴」、「月月紅」、「水金龜」、「一枝香」、「吊金鐘」……等等,讓人看了瞠目結舌的數量種類(據說目前已超過一千種茶品)。 輕輕啜飲著「白葉單叢(1)」,享受著隨後浮現在舌面上的輕柔蜜香餘韻;透過木框架,觀看著身著東方服飾的男侍者,於一長列的厚實木頭櫃檯後,優雅地以天平秤著客人所需的茶葉重量。 「聽說你們從台灣來?茶還好喝嗎?」來自台灣南投,已於巴黎打出一片天的老闆曾小姐,爽朗地詢問著。 「我們今天早上才剛抵達巴黎,趕緊就過來喝茶。」 「這「霍山黃芽」有著淡淡的海苔氣味,回甘時間有點慢,整體而言比較沒有變化。」 「你們肯定是因為沒喝過黃茶,才會點這款的吧。」見我們倆頻頻點頭,「黃茶本身就比較沒有個性,層次也較不明顯。沒有青茶那明亮的香氣,也無紅茶那淳厚的滋味;不過,嚐個味道知道也好。」 「不過,這「白葉單叢(1)」,層次的表現就很不錯,我們最喜歡她帶著蜜香的這個部分。」趕緊說明著我們點的另外一款茶。 「既然你們喜歡這味道,那麼肯定要喝喝看「白葉單叢(4)」,香氣很棒很迷人的。」語畢,曾小姐從店內另一頭端來一壺剛砌好的「白葉單叢(4)」,「來,趕緊喝喝看吧。」 茶湯色澤比等級一要來的飽滿,呈現微微透亮的青黃色;杯緣一靠近鼻尖,便清楚嗅聞到那在八月天綻放的清冽桂花香;啜飲一口,香甜的滋味瞬間包覆著味蕾,就好似摻了蜜的桂花刷過舌面,滿口生香。我們為此深深著迷。 也許是看出我們對於茶葉的喜愛,曾小姐細細描述著這些年來,找茶挑茶買茶賣茶的種種經驗和心情;進而關心我們未來幾天的行程裡,是否還有加進其他元素的可能性,她滿懷的熱情與親切,完完全全溫暖了我們這倆個初到陌生國度的旅人。 也因為曾小姐的緣故,讓我們於La Truffière體驗到了最物超所值的午餐饗宴;也在旅程的尾聲,最終還是踏進了當初放棄的米其林三星餐廳PIERRE GAGNAIRE。 這些交雜的眾多美好回憶,編織出我記憶裡的「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就把桃花源茶坊,列入我們每回造訪巴黎的固定行程吧!」我們暗自下定決心著。 【相關資訊】 「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