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錯過絕對可惜的 Coffee Sweet 自家烘焙咖啡店

「好想再來一杯昨天喝的咖啡喔。」 若非上網查詢 Beloya 這款咖啡豆,怎會發現隱身於市民大道旁,擁有一片綠意和舒適空間的 Coffee Sweet。然後,便不會知道錯過這間自家烘焙咖啡店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因為門口張貼一張禁止攝影的告示,因此,只拍了這張大門作代表。 (不過,網路上搜尋店家名稱還是可以找到很多相關照片唷,可參考。) 那天下午,頂著攝氏 36 度的高溫行走於中山北路一段,循著小紙頭上的地址,拐了幾個彎才找到鬧中取靜、十分低調的 Coffee Sweet。穿過小巧的庭院,瞧見透著溫柔燈光的屋內老闆正在吧台忙著,還有幾個客人各居一角。我們選了最內側的座位區。 「想喝點什麼咖啡?」老闆端來兩杯冰水遞上 MENU。 「喜歡帶著漂亮酸味的咖啡。」 「我們這裡的咖啡,都會酸。」老闆笑著說,「最酸的,應該就是上頭列出來的肯亞。不過,MENU 上有些咖啡豆已經沒了。」 「嗯~既然如此,那就請老闆以現有的咖啡豆,沖泡兩款表現得不錯的吧。」

品味威士忌‧女生也會喜歡的酒

「這是連女生都會喜歡喝的威士忌哪。」在喝完一輪課程所準備的四款格蘭傑(Glenmorangie)單一麥芽威士忌後,忍不住這麼對另一半說著。 即使是低年份的 Original,表現出來的精采程度,無論是在香氣、口感或是餘韻上,都私毫不遜色(甚至是這四款中,最深得我心的)。之所以會有如此多層次細緻的表現,除了格蘭傑酒廠使用全蘇格蘭最長頸項蒸餾器、只存放於二次桶(註一)之外,該酒廠能夠於單一酒款嗅聞出高達 26 種香氣的釀酒師 Annabel Meikle 絕對功不可沒。 經由每一年度的測試,仔細嚐出威士忌隨時間而轉變的風味,再決定波本桶陳放幾年之後,轉儲放至另外哪一款酒桶(是美國橡木桶,還是西班牙雪莉桶)和繼續儲放的時間。藉以微妙調整出每支酒將呈現的滋味和風貌。也因此,才能於純淨清麗的酒體中,施展出極為優雅的豐富香氣。 儘管經過一系列的嘗試之後,也確實找出了可相互搭配的巧克力,但是,我最喜歡品飲格蘭傑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方式,則是不搭配其他食物而直接純飲。餐前,對點大顆的冰塊、餐後加幾滴水和睡前純純的喝,應該是最貼近我喜愛的樣貌。

帕莎蒂娜‧璧月月餅(試吃)

帕莎蒂娜烘焙坊行銷企劃lily的試吃邀約來信中,所提到的這段話:「我們已經連續第三年推出中秋節月餅禮盒,每年兩位主廚-甜點主廚麗芳師傅&麵包主廚寶春師傅都會聯手創作,今年月餅禮盒主題:「璧月」不管是月餅創作或者禮盒包裝,都緊扣「中西合璧」的概念。 月餅以「雙主廚雙地域」的概念,從東方台灣到西方普羅旺斯,取材以當地最具特色的蔬果香草,注入現代創意創作,共有九款:四款西式普羅旺斯月餅、五款具復古風味的中式手感月餅。」打動了我。

下一站,要推開哪扇咖啡館的門?

之前曾經提過,我希望,旅行每個我用心走過的城市,都能找到至少一間讓我懷念的咖啡館。 不過這個小心願啊,從一開始做功課時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咖啡館那麼多,通常幾乎是每兩三個街口就一家。而我們只是旅人,也不可能去一一探訪。最終要把哪間咖啡館放入行程 裡,總是讓我們猶豫再三,並必須以十分惋惜的心情向遺珠保證下次一定造訪。只是,下次又是什麼時候呢? 不只是咖啡館喔,其實在決定餐廳/小酒館/wine bar/博物館/旅館…時,也是同樣地讓人舉棋不定。哎呀。 繼續閱讀 >>

【照片】再訪天竹園(已歇業)

若說到飲食的選擇性,忍不住便要感嘆,新竹真的遠遠比不上台北。因此,當心血來潮,想吃個稍微精緻一些的日本料理,能去的像樣的店家,還真是屈指可數。 所以,五月份的某個夜晚,我們又非常沒創意的,去了一趟「天竹園」。除了常點的菜色之外,這回還選擇了「海膽蓋飯」。滿滿鮮嫩甘美的海膽覆在米飯上,每耙一口飯,都能嚐到化掉的海膽緊緊包裹住米粒,水乳交融般的迷人滋味。時屬當晚最令人欣喜的料理。   其他的,便用照片來做紀錄吧。

烤蘋果搭冰淇淋佐焦糖醬

手邊正好有朋友送的幾顆蘋果,和週六去竹東「Baxter Gelato」買的兩盒義式冰淇淋(哈密瓜和芒果口味各一),於是,想弄點焦糖淋在上頭,做道簡單的餐後甜點來犒賞自己。 心目中理想的焦糖醬呢,顏色要深,濃稠度要高,帶著一點點的焦香卻又不過分黏膩。翻了手邊的食譜,找到了一個先將砂糖融化再加鮮奶油的版本,非常符合內心想像。但是,這看似簡單且快速的做法,卻不知是食譜的材料比例寫錯,或是自己手拙拿捏不到訣竅,於幾次的試驗,都尚未出現令自己滿意的焦糖醬。

涼拌大頭菜‧來一碟清爽下酒菜

是在迷上日劇之後,才染上洗完澡後或是睡覺前,喝上一杯沁心涼啤酒的「惡習」。 這都怪日劇裡頭,有著太多太多飲酒的畫面。比如說:Office Lady拖著疲憊的身軀,下班回家打開冰箱門取出啤酒,邊甩開皮包邊大口暢飲的場景;或是三五好友齊聚一堂,紛紛高舉泡沫和啤酒比例恰到好處的玻璃杯場景;還是「長假」中,小南拎著一袋啤酒回到家門口,聽見屋內瀨名的彈琴聲響,為避免打擾他的練習,於是坐在門口聆聽,卻因為那袋啤酒而撞開了門的場景。

誰說威士忌不能搭甜點!?

喝酒之所以迷人,絕對不是因為入肚的酒精發作,讓人趁機大膽告白、讓人忘卻失戀苦痛,這麼簡單而已。 而是酒本身,因為存放的橡木桶不同、陳年的時間差異、新舊酒的比例關係……等等因素,而展現出各式各樣、風格迥異的樣貌和特色。當然,若在巧妙的搭配之下,無論是紅酒搭羊肉爐、啤酒搭和風炒麵、清酒搭鹽烤紅黑喉,都能迸發出一加一大於二的火花。就如同混合了不同比例的RGB,便能成就出比彩虹更為繽紛且各具表徵的顏色。 像這回Pekoe講堂(2008.06.28),大膽地將單一純麥威士忌與手工甜點送作堆的點子,在大夥一一品嚐過後,便能體會其中細膩的用心和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