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紅咖哩辣醬炒中卷

久違了的阿泰老師料理課‧A-Ty│泰味美學–舌尖上的酸辣成癮於囍廚

一踏進位在 12 樓的教室,便看到最前方的料理檯上放了各式各樣的新鮮香料香草植物和一大盆的辣椒,對於阿泰老師曾於料理課堂上說過「泰國的不辣是從加 2 根辣椒起跳」的計量方式還記憶猶新,沒想到那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這回則是睽違了五年的玩料理課程「A-Ty│泰味美學–舌尖上的酸辣成癮」,會說是「玩」料理,是因為這次的課程不單單只是看阿泰老師做示範,每個人都擁有一張大桌,桌上有爐有鍋具有食材有調味品,可以照著方才老師所教的立刻演練一次。一旦發現疑問或者操作上不順暢之處,馬上就能舉手發問獲得解答,減少回家自己練習時可能出現的困惑,實在是快速學成一道料理非常棒的方式。

糖醋漬蕗蕎

自己做糖醋漬蕗蕎,封存當令的美味

或許是南部的產量少,又或許是我母親不喜歡它的味道,蕗蕎從不曾出現在我家餐桌上,因此一直都不認識它。直到去年看到幾個臉友紛紛貼出炒蕗蕎、漬蕗蕎的照片,才知道它的存在;且一年只於 2~5 月間出現在市面上,產期相當短,若想買來嚐鮮就絕對不要猶豫,否則就得明年請早了。 據說葉子長得跟蔥很像,都是中空的,只不過表面隱約可見幾條稜線,是它們的差異。2~3月間長得正鮮嫩,適合整株連莖帶葉一起炒來吃;一旦進入 4~5月,蕗蕎則多半已結成鱗莖(有時為了與整株的有所區隔,則稱之為蕗蕎頭或蕎頭),而葉子就已經過老不適合拿來吃了。

或者

竹北的美麗新空間‧或者(書店/飲食/展演)

若是從早期就看著我的部落格長大的人(咦?),應該很清楚瞭解到,假設沒有「草葉集」的存在,我們的生活將會有多麼遜色。也因此當草葉集離開竹北之後,我們也跟著離開了新竹(誤)。現在,它又回到竹北了(嗯,我們是不會再跟著搬家的),以類似草葉集的型態、秉持著草葉集的中心思想,轉換成了更加寬闊更加有魅力的「或者」。

恭子老師的家常菜,於貓兒的玩樂廚房

無意間竟然成為石田百合子的朋友的朋友! 某天看到朋友在臉書上提到,今天石田百合子吃的台灣意麵是サルボ恭子老師從台灣帶回去給她的,心裡一驚,原來她們兩個是好朋友啊,那麼上過恭子老師的課且和她一起吃過一頓晚餐的我們,是不是就成了石田百合子的朋友的朋友?這麼想起來突然覺得好虛榮(喂)。 能夠如此沾光全託好姊妹貓兒的福,是她特地邀請サルボ恭子老師來「貓兒的玩樂廚房(Cat’s Fun Kitchen)」客座教授法國家常菜,我們才有這機緣可拿來說嘴,萬分感謝。虛榮的事就說到這,接下來該進入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