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在家裡用巴黎思念巴黎:白葉單叢

一直等待著捨不得拆封的「白葉單叢」(購自巴黎「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es)」的茶),終於在這初春的時節開來喝了。 一如在巴黎喝的印象,先是飽滿又清新的桂花香氣撲鼻,再接續以微甜的蜂蜜甘美在舌面上舞動。無論喝多少回,都是感動的茶啊。

被譽為最美麗的廁所,於巴黎瑪德蘭教堂

隔著協和廣場及塞納河,與左岸之國會大廈相對望的,是一座希臘神殿式的、擁有極美麗高聳圓柱之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站在教堂底下,即能感受其壯闊逼人之氣勢與對稱和諧之美。 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 巴黎最美麗的廁所

巴黎 Bellota-Bellota‧伊比利生火腿

「地下室實在別有洞天唷,」我催促著另一半也下樓去上洗手間順道長見識,「不僅有許多別緻的座位,重點是有個洞穴裡頭懸掛著好多好多的火腿喔。」 ‧ 若曾看過林裕森大哥寫的《歐陸傳奇食材》,很難不對書中所提的頂極食材感到興趣。像是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陳年 Balsamico 酒醋、貝隆生蠔、鹽之花、布烈斯雞……,還有相對以上食材讓我感到較陌生之 Jamón Ibérico(伊比利生火腿)。雖然這回歐洲行不會繞道前往西班牙,但是在美食不虞匱乏的巴黎,實在不難找到進口這種據說很美味的生火腿店家。 於是在結束巴黎鐵塔之登高望遠行程後,約莫正午我們便帶著既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坐在「Bellota-Bellota」店內靠牆雙人座位的高腳椅上,面對面地享受著悠閒的午餐。 實在拗不過女侍者堅持我們會吃不飽的說法,只得放棄單點伊比利火腿的念頭,額外點了荷包蛋佐牛菌菇和油漬沙丁魚。

巴黎之初體驗與最美好

我說吶,這回去巴黎是去長見識的!短短的十四天之內,讓我們眼界大開,也明白了過去所認知的美味有多麼的狹隘。每每撞見那直擊入心的體驗,感動總是滿盈;為此,簡短的文字來紀錄,於巴黎的初體驗和最美好。(此篇只針對「食」的部分。)

一起飛回來的巴黎酒瓶塞

在巴黎的十四天裡,除了上餐廳和 wine bar 的時候喝掉不少酒之外;在把熟食拎回旅館享用的時候,也開了不少瓶葡萄酒。 算一算,平均下來一天至少喝一瓶以上。不算多吧,這是兩人份呢!

走入巴黎巧克力之大千世界

幾乎可以說,「法芙娜(Valrhona)」是那把為我開啟巧克力大千世界之鎖鑰。 在那之前,別說是喜歡巧克力本身,就連以她作為原料而成之蛋糕,也都避之唯恐不及。歸咎起來,大抵是小時候吃了廉價巧克力引發惡性頭痛之陰影,仍在心中揮之不去之緣故。 在那個一塊錢就能買兩顆「糖柑仔」,五塊錢就能拎回一包加了鹽之沙士的年代裡,小孩間能嚐到的巧克力,不外乎那包裝亮晶晶的金幣或是元寶巧克力;稍微高級一點,頂多是單一顆外頭覆著白色粉末、堅硬如石的巧克力球。別說是美味了,那吃下肚之後每每讓人頭痛欲裂的症狀,才是糟糕,叫人如何對這黑色玩意兒傾心。(那時候,七七乳加巧克力可算是小孩子的奢侈品,鮮少有機會吃到。) 購於巴黎之 Jean-Paul Hévin chocolate

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於巴黎,遇上東方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那時內心便暗許著,只要有機會至巴黎旅行肯定得造訪一趟。怎樣也沒料到,一個晃蕩幾年就這麼過去;直到這深秋時節,才真有機會踏入這隱身於巴黎第五區之大學學區內,無論是外觀樣貌或是內在擺設,都散發著濃濃東方味的《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és)》。

Pages: Prev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