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水色京都】絕妙的晚餐‧Hyatt 東山 Touzan(下)

品嚐日期:2006.05.27 一只淺藍綠色看來清涼的碟子被端上桌,上頭擺放了幾枚不同種類的生魚片,在燈光下微微發亮著,彷彿對著我們釋放出「很好吃」的訊息。於是趕緊先從白肉魚(鰤魚)下手。將魚片搭配上少許新鮮芥末,輕輕於醬油碟上掃過,便瞬間在醬油上浮出漂亮油花,不禁讓人期待;果真,一入口便被那爽口不油膩,卻又甘甜濃縮的油脂深深吸引,而幾秒鐘後,於脣齒間展現的柔軟口感,繼而令人感動。 取幾根新鮮茗荷刷洗口腔餘味後,將鮪魚赤身送入口中;相較於剛剛的精采滋味,鮪魚稍嫌弱勢,然而卻也讓人對於赤身大為改觀。這一小片鮪魚,全然沒有如以往嚐過的赤身那般乾澀多筋,反而呈現出彈性佳飽滿的鮪魚香氣;若非先前的鰤魚層次太豐富,這鮪魚的滋味肯定叫人拍案。 「這是什麼啊?」見你夾起幾條細細透明絲觀望著,順勢我也夾了一些嚐嚐。 「嗯,脆脆的沒什麼味道,很特別,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此話一出,看你臉上浮現哭笑不得的神情,讓人不禁噗哧。 「來,喝酒喝酒!」這肯定是化解尷尬的最佳良方。 邊感動著純米吟釀的好滋味,邊將筷子伸往碟子,夾起那白淨透光的章魚片。一入口,兩人忍不住睜大眼睛對望,交會著「你懂我現在內心激烈的感動吧!」的訊息;這全是因為這章魚的口感,勾起了去年深秋於「蛸長」的美好回憶。怎麼日本的章魚,總能出乎意料的細嫩柔軟,輕輕咀嚼便在口中化了開來,並持續散發出讓人陶醉的滋味。而那微酸微鹹梅泥,正好不斷地提引出章魚的甘甜,達到畫龍點睛之效,深深擄獲我們的心。 在還來不及好好消化這份濃烈的情緒,熱騰騰的料理仍陸續上桌。

【水色京都】絕妙的晚餐‧Hyatt 東山 Touzan(上)

品嚐日期:2006.05.27 舉箸夾起一小塊入口,不禁如觸電般訝異;沒料到晚餐的一開頭便端出「豆腐」來驚嚇我們,不趕緊喝口酒來壓壓驚,可怎麼了得。於是搖晃酒杯,傾斜著讓透著青草氣味的冰涼白酒,刷過舌面滑落食道,舒緩神經挑動感官後再嚐它一口。 那烤過的表皮,好似一張薄約 0.1厘米的彈性膜,輕輕地包覆著內裡,好完整呈現方正的模樣;而裡頭嚐起來則比豆腐要柔軟多汁,又比湯葉來的緊實滑細,是初次體驗到的口感,既特別又新鮮。而且,只消少許的現磨芥末和略帶甘味的醬油,便能提引出黃豆的香氣和滋味,讓人忍不住豎起大拇指,並額外加點了兩杯清酒。 隨後送上另一道前菜。三尾如小指般長的小捲,鼓著圓呼呼的肚子躺在以芝麻味噌醋為基底的碗裡,其光亮的色澤和滑溜的表皮,十分誘人。夾起一尾入口,又是一驚喜;雖說還不到入口即化的程度,但也相去不遠,其柔嫩的肉質,顛覆了既往對於小捲極富韌性嚼勁的印象。邊搭著爽脆的蔬菜享用著,胃口也逐漸大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