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高雄】Little Thing 小事情咖啡館

「已經抵達貴店門口了,不過,庭院外的這個大門是鎖著的,我們該如何進去?」撥了通電話,詢問了店主人。「啊~你們該不會是去了舊址?我們已經搬家了。現在在文武三街上哦。」 上一趟回高雄時,便前往位在林森二路97巷,原為瓊瑤故居的「Little Thing 小事情」 咖啡館。當時,庭院大門敞開,店門深鎖,門內則是堆疊的桌子椅子,有點狼狽的模樣。站在門外的我們,只有一臉迷惑。「他們搬家了,就在不遠處。」跟店主人確認好地址後,回頭跟另一半解釋著。「幸好沒有用力搖晃庭院大門,不然,可能要被認為誤闖民宅了。」  

【高雄】小花花手做雜貨店(已於 2012 年底歇業)

好久以前就知道高雄有一家由一對夫妻所開設,名字叫做「小花花」手做雜貨店。看著許多網友拍攝的照片,便讓人心生嚮往。 只是每次回高雄,不是行程過於匆匆,便是有其他變化打亂了計畫。延宕許久,直到中秋節後的那個週末回去,才得以順利造訪位在文化中心附近的可愛小店。  

【照片播放】高鐵‧高捷‧西子灣‧新光碼頭

高鐵‧高捷 返鄉之路,因為有了便捷的大眾交通工具,而顯得不那麼遙遠,讓人不感到那麼疲累。接續在高鐵運行之後,高雄的捷運紅線,也在春節過後開放試乘並正式營運了。因此,這次回高雄,長輩便不需耗神費時地開車於高鐵左營站來回繞圈,等待我們這兩個久久回鄉一次的遊子。  

讓人回味的義式餐館「奇昂蒂(Osteria Chianti)」

從巴黎回來後,朋友問起,「什麼食物讓你非常想念?」 「其實有很多,不過,不得不說他們的 “le veau” 實在很精采。」 「”滷肉”?你們特地跑去法國,就為了吃”滷肉”?」 我看著他臉上吃驚的表情,忍不住發笑。「我說的是”小牛肉”的法文[lu vo])啦。」 沒錯,就是那有著粉紅色色澤,鮮嫩多汁柔軟無比的小牛肉,深深牽引著我們的思念。所以,當在南台灣高雄的「奇昂蒂(Osteria Chianti)」義式餐館(La Maison 任主廚和朋友合開的另一家餐廳)見到小牛肉的菜色時,顧不得去思考可能與在產地品嚐有所落差的風險,說什麼都想點來回味一番。 ‧ 深秋,一個天高氣清微風徐徐,仍舊可以穿著短袖出門的正午,我們悠哉地坐在靠裡邊的座位。木桌上,擺著兩杯冰涼的 house wine(白酒)、一籃麵包和兩碟沾醬。乾爽的空氣中,幾乎沒有什麼氣味。依著在巴黎養成的習慣,撕著麵包沾著油醋醬打發著等待的時間。

初一‧高美館

一如氣象預報的,除夕和初一都下著雨。 初一下午三點多過後,雖然天空還是灰濛濛的一片,但是雨勢漸小且趨於消失。機不可失,繞到高美館去走一走。 光是雙腳行走在草地上,透過鞋底傳遞而來的柔軟觸感,都讓人心曠神怡。 和另一半隨意的散步。時而停駐在橋邊,看看映照在池面上的夕陽,以及停留在蓮葉上大量晶透的水珠;時而抬頭仰望天空,視線恰巧落在飛揚的風箏的長長尾巴上;時而觀看走在步道上的人,逗弄著奔跑遊玩的小孩或小狗;時而望向那翠綠的草地,看著圍坐一團的人群,或是丟擲飛盤的父子;而那彷彿隨意堆砌的貨櫃裝置,則謀殺了我大量的數位相機記憶體。 看著兩三著小朋友跨過橋面,從身旁奔跑而去,歡樂的笑聲迴盪在空氣中。深深覺得,能擁有這麼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場地的居民,實在非常幸福! Generated by Flickr Album Maker

藍色光束‧愛河

拍攝日期:2006.01.29 大年初一,晚間十一點左右。愛河沿岸,滿滿的都是人。 喝完「咕蒂‧咕蒂」的抹茶,和另一半在河畔散步。 橋上十分應景的,打了數道直達天際的藍色光束,把天空映照得格外明亮。 不禁讓我想起,在京都‧清水寺夜間參拜的那個夜晚。四周有著同樣擁擠的人潮、熱鬧的氣氛、爽朗的空氣和那劃過夜空的,藍色光束。

遇上半價金色三麥啤酒於國賓泳池畔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微風徐徐吹過游泳池畔,池水泛起了陣陣漣漪,涼爽的感覺撫上臉龐,好一個讓人想大口喝啤酒的傍晚。 正巧遇上金色三麥國賓店啤酒半價的時段,忍不住便點了一杯大杯大麥啤酒和一杯小杯黑麥啤酒,順道點了一盤炸花枝圈和一盤兩種口味的歐式香腸,來當作下酒菜。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大口飲進麥味濃郁中帶點清甜的大麥啤酒,細緻的泡沫在口中蔓延,忍不住嘴角跟著上揚。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愛河畔的燈光也陸續亮起,高聳的椰子樹稍隨風擺動著。 叉了一塊如同豬血般顏色的香腸,沾了一點蕃茄醬,入口,慢慢咀嚼越顯美味,再搭上一口如黑糖般甜蜜的黑麥啤酒,真是暢快。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趁著半價時段結束前,又加點了一杯小杯大麥啤酒,正好把表皮酥脆肉身多汁甜美的花枝圈給配完。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嗯!可以開心的回家去囉! 【更多照片】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延伸閱讀】 1. 金色三麥 – 官方網站。 2. 巧遇金色三麥於墾丁「鹿角」。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高雄】巷子內的公寓咖啡

攝影:大A & 小b; 撰文:小b 車內空調已經開至最大,濃烈的炙熱感依舊存在著,皮膚上明顯感覺到一層薄薄的汗濕,要不是中午那些海鮮實在美味得很,讓人還是處在開懷的狀態下,不然肯定會因為這悶熱感而脾氣上升。 於是速速躲進冷氣強勁的「大立伊勢丹」,迎面而來的涼氣讓人開心了起來,隨著電扶梯上升至「紀伊國屋書店」,也正好達到可以愉快逛書店的舒爽程度。 如願的,採買了一些新竹找不到的日文雜誌。 隨後,開著車在街道上閒晃著。 數十分鐘後,口渴地讓人想找個地方喝杯咖啡。這下才著急,雖然高雄是個曾經居住了將近二十個年頭的故鄉,卻對它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道路的分布依舊如記憶中一般;陌生的是,新興的店家是全然的沒有概念。 想喝一杯好喝的咖啡,該去哪裡找? 曾經讓我們擁有美好回憶的「peace piece(和平片段)」,上回造訪時卻不見蹤影,不死心,這回刻意在新田街附近尋覓(手邊沒有確實的地址),想要找找是否可以不期而遇。 「peace piece」是沒找到,卻在轉進仁義街時,遇上了座落在一整排外觀平凡的四五層樓高之民宅中,格外顯眼且讓人想要進去一探究竟的「公寓咖啡」。 一樓玻璃落地窗內的沙發區,已經被兩個女人給佔據,沿著明亮的吧台來到點餐區,深褐色的木桌子上擺放了三疊名片,其中一款長形名片的背面,則列了該店所有的飲料和餐點。 我點了一杯冰阿薩姆紅茶,大A則點了利用虹吸壺沖泡的單品咖啡「吉力馬札羅AA」。順著樓梯上至二樓,不算寬敞的空間中大約可以容納十幾二十人。 挑了中央靠牆的座位,以最舒適的姿勢入坐。穿過玻璃窗進到室內光線強度剛剛好,讓空間透著溫暖的光度卻不至於炎熱,牆上懸掛了多幅圖畫,角落邊也佈置了手工藝術品,整個悠閒自在的氣氛,不禁讓人想起了大統和平店附近的「步道」。 等待的期間,從設置在樓梯旁的小桌上,為我們自己倒了兩杯白開水,並天南地北的閒聊著。 約莫十分鐘左右的光景,女主人端來了我們的飲料。 大杯的冰紅茶飄著小碎冰,冰涼的程度和調整的甜度恰到好處,然而,入喉後的餘味中,隱約殘存著沖泡時間過久的茶澀味,略嫌可惜。 而那單品咖啡,初看顏色有點過深(該咖啡豆應該是被處理成淺烘焙的,沖泡出來的顏色理應偏亮褐色),啜飲一口倒出乎意料,滋味還頗甘甜適當,而且香氣十足細緻迷人。不過,當溫度漸降,過深的滋味便逐漸浮現,看來得加快速度品飲。 如果撇開這些不是非常完美的部分,這家店所呈現的氛圍,實在是很讓人喜歡。 可以找個一本書,緩慢地閱讀;可以找個私密的朋友,輕聲的交談;可以找枝筆,在繫了麻繩的手工筆記本上塗鴉書寫;也可以找個空檔,獨自的冥想或是放空。 從傍晚開始看著夕陽逐漸西落,光影在桌面上所造成的變化,然後當店裡點亮了暖色調的燈光,和另一半起身去尋覓晚餐。 【更多照片】 【補充】 1. 該店的男女主人是一對作室內設計的情侶。在我們離去前,女主人正和顧客坐在一樓的庭院中,談著設計的案子。 2. 室內空間沒有區隔吸煙/非吸煙區,所以若對煙味敏感者,建議坐戶外的座位。 【此店資訊】 高雄市仁義街227號 外送專線:07-2153434 早餐\午、晚茶,三明治,點心,咖啡\茶類\蛋糕 餐飲價格:大多介在75~95元之間,有些則高於100元,也有低價位的點心。 【延伸閱讀】 1. peace piece(和平片段) 2. 繼續閱讀

春色洋溢的高美館

高雄美術館對我而言,幾乎是百分之百的陌生。 一是地緣的關係:位在後驛的高美館,與十分接近小港的我家,有著超過三十分鐘以上的車程;另一是時間的關係:當現在的高美館主體建築完工之時(民國83年),我已經離開高雄北上求學。 正因為這樣,幾乎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了解這文化沙漠中的一點綠洲。 這一回,趁著返鄉過年,特地和另一半到高美館散散步,看看是否如同長輩所說的一般,空氣清新綠意盎然。 夜晚,當我們抵達時,不巧和現場演奏擦身而過,廣場上,只剩下正在收拾樂器的樂者,以及三兩成群的民眾,在露天咖啡座喝飲料聊天看星星。儘管沒有音樂的助興,我們依舊情緒高昂。踏著快速的步伐,沿著中央湖岸旁的健行步道前進,一路上有昏黃的路燈相伴,既可享有夜晚的寧靜,卻也不至於孤單。 走至湖的中央休息處,看見前方的橙黃的方形建築倒映在湖面上。由斜前方吹來的微風,輕撫過湖面,微細的水波紋,讓映在湖面上的倒影,如同渲染開來的水彩畫一般,有著淡淡迷濛的美麗。 白晝,再度造訪高美館的戶外空間。透過乾淨的空氣,可以看見沒有雲朵的藍色調天空,從青藍色到深藍色,如同漸層的畫布,簡單的連一點瑕疵也沒有。於是,陽光乾淨俐落的直撒在樹上、地上和身上,絲毫不像冬天的溫暖,籠罩著整個大地。 小孩子在盡情的奔跑、大人和狗躲在樹蔭下打盹、情侶窩在角落甜言蜜語、父子檔在停車場練習倒車入庫、小鳥在枝頭發音練習、小魚兒們在泛著綠色的河流中張口閉口張口閉口,整個脈動看似忙碌,實則愜意輕鬆自在。 我們隨性的走了一小段環湖道路,便匆匆的離開,雖然不知道下一次造訪會是什麼時候,不過我一點也不憂心,因為我已經用身體用呼吸,把這一次美好的感官知覺,通通印記在心裡,好讓我離開高雄時,得以一次又一次的反覆溫習。 【延伸欣賞】:高美館的更多照片 【延伸閱讀】:高雄市立美術館

家鄉那條名為「愛」的河

『愛河變很多喔,白天有很多人去那邊散步,晚上點燈之後,非常漂亮。』 『愛河那邊有露天咖啡座,找個時間你們可以去看看,還有現場演奏,很有氣氛哦!』 這一兩年間數度回高雄,公公和爸媽都會這麼跟我們說。從他們微笑的臉龐上,我看到了身為高雄人的自信和驕傲。 在十多年前,誰也料想不到,這條臭氣沖天、污濁油膩,呈現一片死水的愛河,會有如今這般的美麗身影。 高中時代,雖然學校離愛河僅有數百公尺之遙,卻也沒有人會相約下課後,到愛河畔去閒晃遊蕩。尤其是傍晚過後,愛河沿岸燈光昏暗,昏黃的色調加上黑晃晃的水影,總是讓人卻步。更何況據說入夜之後,愛河兩畔化身為流鶯出沒的好地點,灰暗中帶著幾許複雜的成分,更不是背著沉重升學壓力的學生會駐足之處,因而,儘管愛河在高雄人的心中扮演頗重的角色,卻也不曾讓我們好好去親近了解她。 在那個年代裡,我們頂多是和同學騎著腳踏車,越過橫跨愛河兩岸的高雄橋時,對著黑的發亮的河面微微嘆氣罷了。 也許是因為她擁有的惡臭與其無比浪漫的名稱形成強烈的對比,才讓我們不忍正視她的醜陋不堪。 然而,她並非一開始,就以浪漫的名稱出現的。 數十年前的日據時代,她名為”打狗川”。在高雄設市且轉入造渠階段之後,人工的河渠慢慢取代她原本的面貌,才更名為”高雄運河”,或稱”高雄川”。也因為運河的功能,在河川的上中下游,逐漸出現了造紙廠、豆餅廠、修船廠、水泥廠、火力發電廠…等等,且從原本的戎克船、竹筏運輸,轉變成仰賴汽船的往來,她也因此搖身一變,從擁有自然生態的河川轉變為工業運輸的主要運河。 若是以這麼剛硬的姿態持續下去,她也不會成為一個浪漫的場所。 於1948年間,有位市民自行購買了遊艇船隻,於中正橋附近成立了划船所,並聘請詩人命名為”愛河遊船所”,提供了市民假日休閒、情侶約會的好去處。然而在隔年的夏季,一陣強烈的颱風過後,”愛河遊船所”的後三個字被狂風吹的七零八落,不知散落何處,於是只留下”愛河”兩字在招牌上。又當時恰巧遇上情侶投河殉情,由北部南下不知情的記者看著只剩”愛河”兩字的招牌,誤以為該河川名為”愛河”,便以”愛河殉情”的標題作為報導,加上強力的媒體效應,因此”愛河”便在媒體間廣泛的被提及,加上也獲得市民的共鳴,因此”愛河”的名稱逐漸取代了”高雄運河”流傳在民間。 後來,於1968年,當時的高雄市長,為了向蔣中正總統及其夫人祝壽,便將”壽山”和”愛河”,分別更名為:”萬壽山”以及”仁愛河”,以期”萬壽無疆、仁民愛物”。然而,”愛河”的名稱依舊響亮於市民之間。終於,在1991年,為了因應市民的廣泛稱呼,才終於又將”仁愛河”的名稱作修正,她,於是光明正大的擁有了”愛河”這個正式的名稱。 現在美麗的愛河,是高雄人記取了過去沉痛的教訓,用近幾年來龐大的計劃預算所換來的。因此如今每回看她,總覺得炫爛的表情背後,有著既痛楚又悲愴的靈魂。夜晚,河面映照著投射其上的點點燈光,河川深處卻默默乘載著數十年來,高雄人給予的工業污染、疏浚翻攪,從污濁沉寂到清澈流動的種種辛酸,現在再回報以沉靜卻又活潑的熱鬧氛圍,讓人忍不住駐足長久而驚嘆不已。 【延伸閱讀】 高雄文化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