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角椒的逆襲

第一次與草綠色的羊角椒相遇是美好的。

爽脆多汁帶著清甜的椒味,僅有尾段透著一股若有似無的辣勁,不礙事,非常美味。

羊角椒
↑ 第一次買的這根羊角椒,清甜多汁又美味,辣度極輕微,讓我們的印象大好

 

因此,前年於巴黎的傳統市集再次見到它,二話不說便挑了幾根回公寓。當晚,用橄欖油煎煮的時候,不禁淚流滿面。經過加熱之後的辣氣不斷地竄出,即使開了抽油煙機開了窗,依舊薰得眼睛刺痛眼淚直流。而且,煎好之後每嚐一小片便要喝上好幾大口酒,才能繼續。更糟糕的是,處理它們的時候並不知道威力如此之強,用來去籽去內膜的手指在用餐過後逐漸灼熱,泡冰水泡熱水狂洗手,辣度依舊不減。還非得用那手指摘除隱形眼鏡,真是苦不堪言。

於是,下定決心再也不碰這種椒。

羊角椒
↑ 於巴黎:光是去籽去內膜切片,就已經感受到驚人的辣度

羊角椒
↑ 於巴黎:一邊煎煮一邊流淚,四散的辣椒氣味超級刺激,試著與蕃茄乾、蘑菇一起吃,那強勁的辣度還是叫我們吃盡了苦頭

羊角椒
↑ 同樣是羊角椒,這款火紅的竟然非常清甜,幾乎不辣

羊角椒
↑ 這款紅色的羊角椒超好吃,早知道就只買紅色的就好

 

哪知前一陣子逛黃昏市場,一時鬼迷心竅,聽信老闆說這款椒只有一點點辣,加上一旁大手筆採購的顧客說加了肉絲之後清炒很好吃,便手軟買了三根回家。

當晚煮了兩根來嚐,雖然不及巴黎那次刺激,卻也不是能夠一口接一口嚐的蔬菜啊。於是,尚未烹煮的那根椒便一直被存放在冰箱的角落。

作成辣醬油,不然,作成剝皮辣椒吧。有人這麼出著餿主意。

今天,終於忍不住了,把絞肉混合麵粉和蛋液,填入至少放了三星期的羊角椒內部,又煎又煮的才上桌。不知道是因為烹調時間夠久,還是冰了這麼長一段時間辣度都消散了,這樣煮好的鑲肉羊角椒搭上薄煎蛋還真是好吃,辣味也不那麼刺激了,真好。

羊角椒
↑ 作成鑲肉版本的,就溫和多了

 

下次,還敢買來嘗試嗎?嗯,或許喔,不過,可要先冰上個把月才煮。

這一類的椒似乎品種還蠻多的,稱它為羊角椒不知道正不正確?
這個連結:http://www.eatmorechiles.com/YellowHot.html 有許多辣椒的名稱和對應的辣度,很多都不認識也沒嚐過。

另外,這個網頁也有各式各樣的椒類: http://www.szentesimag.hu/pepper

對於辣椒的世界還是有很多不瞭解的啊。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2 comments on “羊角椒的逆襲

  1. 想不到一個食材因為處理的不同和放置的溫度時間長短不一樣,有不一樣的味道呀!聽妳講和羊角椒的交手的故事,就像是聆聽一個充滿酸甜苦辣的愛情故事,非常有趣呢!:)

    1. 雖然推斷為放置的時間長短有關係,
      不過因為只有一根羊角椒也說不得準;
      倒是讓我喜歡上這種鑲肉的作法,
      也是一種獲得。 🙂

      謝謝你喜歡這個酸甜苦辣的故事。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