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根特‧去散散步吧

比利時 根特

若提到被運河貫穿的比利時城市,除了最為著名的布魯日之外,同樣讓人津津樂道的便是根特(Gent)了。

旅遊書《Discovery Channel 比利時》裡提到, 約翰伊夫林(John Evelyn)這位英國作家,曾於1641年寫了「雷爾河和斯克爾特河交會於這座廣闊的城市,將之分割成26座島嶼並以橋樑來相互連結,猶如威尼斯。(The Ley and Scheld meeting in this vast city divide it into 26 Islands which are united together by many bridges somewhat resembling Venice.)」無論,根特是否如他所描述的類似威尼斯,光是知道有運河流貫其間便足以吸引我們。何況,英國小說家薩克來(Thackeray)曾提及,「從沒見過一個城市裡,有那麼多的啤酒屋。」更加深了前往探訪的興致。

那個早晨,坐在從布魯日前往根特的列車車廂內,貪婪地看著車窗外的景緻。空中那一大片如薄棉絮般的白色雲層,在陽光的照射下逐漸散去。約莫四十分鐘的車程,便足以讓西側的天空展露出沒有一絲雜質的純淨的藍。

走出位在根特南方的聖彼得車站(St. Pieters),龐大的交通系統讓我們略感疑惑。
那邊是公車候車亭、這裡有路面軌道,而我們該上哪裡去搭往根特市中心的電車呢。幾經尋覓比對,終於在車站左側的長長高架橋墩下(比利時東西向火車軌道的下方),見到了來來回回的路面電車。於是,依照指示於一旁自動售票機購了票,數分鐘後,便搭上Tram No. 1,緩緩往目的地前進。

沿途,盡是一般市民的生活風景。
商店正紛紛打理著準備開張,市場內已是人聲鼎沸,街道上則有趕著上班趕著上課的大人小孩們,清潔人員正在打掃著飄下的落葉。就連搭此輛路面電車的乘客也絕大部分是在地人,只有少數幾個人脖子上掛著相機,臉上寫著好奇的觀光客。

沒特別留意經過了多久,停泊過多少站點,不遠處出現了教堂的身影。
拉了拉另一半的手臂,「應該已經到市中心了,我們下車吧。」
踏出電車,轉身才發現電車上的觀光客們也隨之在後,看來在這一站下車應該沒錯。
沿著道路往看得見教堂的方向前進,數十公尺之遙我們便來到了「聖巴佛廣場(St. Baafspl.)」,而方才瞧見的,便是「聖巴佛大教堂(Sint Baafskathedraal)」的一小部分。這座正在整修中的教堂,是卡爾五世在此受洗、也是根特最古老的教堂。建築風格則融合了後期羅馬式和歌德式。

而與它隔著聖巴佛廣場相對而立的,則是同業公會於 14世紀所建造的高 90公尺,有著六層樓的鐘樓。雖然我們沒有搭乘電梯登頂,去眺望斯克爾特河(Scheldt)、雷爾河(Leie)和列夫河(Lieve)三條河流交會的景象,也沒有俯瞰整座美麗的根特,然而,卻能在它身旁聽見閣樓 53座鐘琴,定時所發出的沉穩鐘聲。

沿著廣場邊的路面電車軌道,我們向東側走去,軌道上停泊了一輛 Tram No. 4。於古老建築和一片綠蔭中,它顯得格外搶眼。

至於那位在運河河畔有著名稱看起來很厲害的「魔王蓋拉德城」,則是於 1245年建造的貴族城堡。其「魔王」稱號,據說是因為這是一座讓對手感到害怕的城堡而得。它在艷陽天下襯著青空,顯得乾淨俐落。

走過小橋於城堡對面的 Reep 小徑往北走,看著紅的橙的黃的綠的植物攀爬在牆面上,看著陸地上的一景一物倒映於河面上,也覺得愜意。緩步走,彷彿時間可以因此而流轉地慢一點。從後方,再繞回聖巴佛大教堂附近,陽光穿過兩旁的路樹,於教堂側壁上印下美麗的圖騰,正好與上方的彩繪玻璃圖案,相互呼應著,看得讓人都著迷了。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