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一直得獎的噶瑪蘭威士忌酒廠,與意外多元的金車集團

傍晚即將天黑之前,我們一群人窩在頭城「金車伯朗城堡咖啡二館」的靠窗座位,享用著結束一日旅程後的下午茶,並欣賞著窗外美景。微微一轉頭,便能將龜山島盡收眼底。「哎呀,如果天氣好些就能見到夕陽餘暉了。」腦海閃過這個念頭的下一秒鐘,忍不住笑了長年住在台灣西部的自己,這裡是東海岸哪,理所當然要看的是日出才對。

龜山島

於是不禁假想,若是前一天晚上先入住頭城的民宿,然後一大清早奔上山來靜靜等待太陽蹦出海平面,看著日光緩緩將天空和大海逐漸渲染成金黃色,那樣的畫面肯定美極了。接著在咖啡館內悠閒地吃個早餐,補足元氣之後再來展開一天的行程:先前往「金車文藝中心員山館」感染藝術氣氛,走過連接「噶瑪蘭威士忌酒廠」的通道欣賞酒桶上的創作,再至酒廠內交由專人導覽以瞭解威士忌釀造蒸餾過程並品飲一杯。此時差不多也肚子餓了,正好在廠區內的餐廳用餐;下午呢,再逛逛蘭花園白蝦養殖場(可以當場點鮮蝦來吃),最後再回到咖啡館來喝杯咖啡,或者直驅礁溪泡湯去,應該都很不錯。

 

噶瑪蘭(KAVALAN)威士忌酒廠

身為酒品愛好者的我們,在噶瑪蘭威士忌酒廠對外開放初期早已造訪過,當時只是跟著群眾快速走一圈,匆匆試喝一杯便離去,對於酒廠的介紹僅是走馬看花,略為可惜。這回有專人導覽,不僅對於酒廠的理念或威士忌製造過程都有比較多的瞭解,更可以近距離觀賞烤桶的工藝。

噶瑪蘭威士忌酒廠在此示範的是舊桶再生。為了讓舊桶產生新的香氣,先利用刨桶機(噶瑪蘭使用的是順著木紋的刨法,表面會比較光滑平整)來去掉原本的碳化層並露出木頭原色,接著再透過高溫烘烤讓殘存的酒精徹底揮發完畢,並且同時大幅提升木桶內部的迷人香氣。最後才進入所謂的「烤桶」階段。木桶的開口端會先用鐵環套住,以避免燒烤過程造成此處的橡木燒毀;燒烤過程中木桶也會以定速旋轉,幫助火焰的燃燒和分佈的均勻性,以確保桶內各處燒烤狀態的一致性。待木桶內側表面完全燃燒(此時呈現均勻的薄薄一層黑色)之際,正式進入倒數讀秒,一旦達到所要的燒烤程度,立刻以清水水柱來滅火並取下保護用的鐵環,便完成烤桶的步驟。燒烤的時間約數十秒不等,從短到長可區分為輕度、中度和重度燒烤三種不同等級,所造成的碳化表面狀態不同,進而影響後續威士忌陳放後所展現的香氣和滋味。


↑ 烤桶過程


↑ 烤桶完成之後的內部狀態

看過火焰熊熊的烤桶工藝之後進入威士忌蒸餾一廠,一上到二樓迎面而來的是一整排橡木桶展示區,每一只酒桶上都有條碼存放著該桶酒的身世和資料,以方便管理。下一區可看到不同烘焙法的麥芽、噶瑪蘭所使用的酵母和橡木桶三種不同燒烤程度所呈現的表面狀態,其中重度燒烤的木板表面已成凹凸棋盤狀,輕度燒烤的則還相當平整。


↑ 大麥存放槽,會自動輸送至蒸餾廠

接著是一面擺放了數十個玻璃瓶的展示牆,瓶內存放著於不同橡木桶(波特桶、新橡木桶、波本桶和豬頭桶)陳放 0~48 個月的威士忌,顏色從透明、鵝黃、金黃至褐色多種不同深淺程度,說明著橡木桶和時間分別對於酒色的影響。並非顏色越深就是陳年越久,像是陳放於波本桶(ex-Bouron)36 個月的酒色,就明顯比陳放於波特桶(Port)18 個月的來得淺好幾個色號。


↑ 條碼記載著每桶酒的身家資料


↑ 烤桶之後的內部橡木狀態:左圖為重度燒烤,右圖為輕度燒烤


↑ 橡木桶種類與熟成時間對酒色的影響

再來終於進入釀造蒸餾廠區,透過玻璃牆可以清楚看到糖化槽、發酵槽、發酵前中後段不同的酒醪和蒸餾器。噶瑪蘭取用的是雪山山脈純淨甘甜的自然水來釀造,經過二次蒸餾後只取酒心(酒頭和酒尾都直接進廢水處理廠)來入桶,並於各樓層做最後熟成。


↑ 糖化槽


↑ 發酵槽


↑ 蒸餾器


↑ 只取蒸餾好的酒心

由於台灣的氣溫頗高(由其是夏天),不僅大幅拉高了 angel share 的比例(噶瑪蘭的每年約 10%,遠高於蘇格蘭的 2%) ,也加速了威士忌的熟成,因此無法用陳放年份的長短直接對比於蘇格蘭威士忌的酒質和風味。或許也是因為這樣而成了噶瑪蘭威士忌的特色,也讓從 2006 年 3 月 11 日蒸餾出第一滴新酒以來,陸續上市的威士忌都在國際上擁有極佳的評價且屢獲獎項,至今已超過 100 面金牌,儼然成為台灣的驕傲。

雖然與酒桶陳放區隔著一層大玻璃,卻依舊能嗅聞到陣陣的酒香,體內的酒蟲開始蠢蠢欲動。「要不要試飲一杯?」彷彿大家都在等著導覽員說這句話,豈有說不的道理?於是大夥兒來到一樓的試飲區。桌前一整排聞香瓶,各為酒廠出產的不同威士忌,共有 9 款。經過逐一嗅聞,我喜歡帶有熱帶水果和香草氣息的波本桶和透有花香、水果和焦糖香氣的 Vinho 葡萄酒桶這兩款威士忌。而手上這杯試飲的經典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蜂蜜、水梨和尾韻的巧克力也很漂亮,比印象中多年前喝到的版本要來得豐富有層次,也難怪於去年榮獲 IWSC 特金獎與威士忌獎盃。


↑ 試飲區

試飲區的一旁便是商品販售區,我們特地買了一瓶 2013 年上市的煙燻泥煤桶的回家品飲;酒體中等,入口能感受到蜂蜜和太妃糖的甘甜,尾韻透著微微的泥煤氣味,整體均衡感不錯,是支適合在入睡前飲用的酒款。
除了買酒之外,對於酒廠推出的利用三款噶瑪蘭威士忌調和出自己風格酒的活動很感興趣,可惜時間配合不上,否則拎個一瓶自己調配的威士忌回家,一定很有意思!


↑ 販賣部除了售有整瓶的噶瑪蘭威士忌之外,還有這種小包裝,一口氣可以嘗試很多款酒


↑ 參觀完酒廠,正好上樓至伯朗咖啡用午餐


↑ 調酒 DIY 活動的場地

 

金車文藝中心

這是一個支持台灣在地年輕創作者、提供作品展出的藝文空間。

金車先是於 2008 年成立了文藝中心台北館,鼓勵青年透過創作關懷社會,且每年舉辦油畫比賽並展出相關作品,讓創作者不僅有發表的舞台,也讓民眾更輕易能與繪畫、藝術親近。接著於 2009 年在員山酒廠園區內成立文藝中心員山館,除了讓創作者的作品能多一個展區來發表,同時也能回饋宜蘭的鄉親。只不過員山館座落的位置有點隱密,若是直接為了噶瑪蘭威士忌而來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錯過它。因此建議下回來訪時,可以先至會議中心的地下一樓欣賞青年創作者們的作品,再至酒廠喝一杯。

我們來訪這天的展覽主題為「蘭陽仲夏曲-金車青年油畫創作聯展」,創作者有宋適生徐主音劉韋岑三人,分別展現了各自獨特的風格。我特別偏愛劉韋岑在光影上的細膩呈現,讓人彷彿也感受到了陽光的輕撫;也喜愛徐主音透過色塊與線條所鋪陳的抽象畫面,極富想像空間。

除了油畫的展出之外,空間內還有親子互動區,適合全家人一同前來感染藝術氣氛。

 

彩繪橡木桶長廊

這是欣賞完文藝中心的展出作品後,前往威士忌蒸餾一廠的必經長廊。

長廊的一側擺放了 8 組橡木桶,每一組由 3 個橡木桶構成,上頭彩繪有台灣各地風景。金車文藝中心於兩年前舉辦了第一屆彩繪酒桶活動,繪製的主題是宜蘭的風景,藉以透過這些繪畫來讓前來酒廠參觀的人(由其是外地人或外國人)快速且清楚地知道,宜蘭除了噶瑪蘭酒廠之外還有哪些值得造訪的地方。

今年是彩繪酒桶的第二屆(彩繪期間為 7/20~7/24,我們造訪的當天幾乎完成了八九成),參與的藝術家是「少遊島繪社」的 9 名島民成員,繪製的主題已不侷限於宜蘭,因此龜山島、草嶺古道、三貂角燈塔、頭城海水浴場、宜蘭童玩、高雄海港城和蘭嶼都成了木桶上的主角,吸引大家的目光。

也因為有了這些藝術家們的繪畫,讓連接會議中心與酒廠的數百公尺風雨走廊顯得不再那麼漫長和無聊。

 

金車蘭花園 礁溪園區

若不是看了金車的事業簡報,還真不知道事業群如此之大,跨足的領域這麼寬廣。除了小時候便耳熟能詳的麥根沙士、伯朗咖啡,到長大一些認識的健酪乳酸飲料和波爾茶(「鼻子尖尖、鬍子翹翹,手裡還拿著釣竿」的廣告詞現在還迴盪在耳邊,是說現在的年輕人應該已經不知道這個廣告了吧?),還有很多清潔用品、健康食品……甚至還有蘭花園。

這個位在礁溪據說是北台灣佔地最大的蘭花園,除了一大區塊的花藝設計區和蘭花展售區之外,最值得一看的則是「原生種珍奇蘭花區」,培育了各地原生品種及優良雜交品種。建議秋冬季節前來,正好是開花的時節能看到較多品種花開的模樣,也建議找專人導覽才不至於走馬看花且覺得似乎都一樣。如果喜歡的話,還可以買個一兩盆回家養,養得好的話可以接連幾十年都開花呢。就像幾次回娘家,熱愛養蘭花的父親總會熱切地提及,前不久妳結婚那年買的蘭花又開了呢,好漂亮。是啊,都已經經過 XX 年了,那時候買的蘭花依然健在且好得不得了,真是長命的花種。不過,我是絕對不會把 XX 年究竟是多少年說出來的。

此外,還有一小區種植了仙人掌和空氣鳳梨,也值得慢慢觀賞。

 

金車伯朗城堡咖啡二館

城堡咖啡館就位在頭城外澳的火燒寮山山腰,據說金車買下此塊地的前 20 年間不斷地種樹造林維護生態,直至近幾年才蓋好了城堡咖啡一館並對外營業。而城堡咖啡二館是於去年才完工,地勢比一館略高、視野比一館遼闊。不僅可以清楚看見海天交界處的龜山島,亦能將烏石漁港和外澳沙灘盡收眼底,是個可以好好放鬆吃個魔力冰淇淋(Espresso ice cream)的好地方。

正因為金車長年在此處植樹並開墾登山步道,目前已有多條步道可供大眾前往展望台、涼亭、火燒寮山、黃金嶺……可以更親近樹林和大自然。如果下次時間許可,定要穿著舒適的服裝,來走一趟登山步道。

 

金車一跨足威士忌產業便交出漂亮成績的這件事固然讓人刮目相看,但是身為一個大企業願意扶持青年創作者去實現夢想,願意長期對大自然的永續生存付出心力,是更值得為它喝采的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One comment on “難怪一直得獎的噶瑪蘭威士忌酒廠,與意外多元的金車集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