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初訪《草葉集 – 概念書店》

初訪草葉集 天空泛著亮白,沒有雲朵,木桌上插在玻璃瓶裡的薄荷短枝,隨著空調的微風徐徐擺動著,玻璃杯內那冰涼的褐色液體上浮著綿細的泡沫,口中的啤酒正好順著食道滑進了胃部,而吐出的氣體帶著大麥的香氣。 星期六用過午餐後的下午一點多,我們在《草葉集 – 概念書店》。

【雪‧漫漫】帶廣柳月

經過一天一夜的暴風雪震撼之後,天亮了,雪停了,太陽露臉了,街道上的風景也不一樣了。 我們坐在【三余庵】的專車中,和司機(猜測應當是經理職位的人)用著超癟腳的日文聊著天。 『昨天…雪…,交通….,客人…,取消…昨天的預約。』西裝筆挺的司機感慨的說著。 (心中推測:昨天因為暴風雪的關係,交通大亂,造成很多客人,不得已都取消了昨天的預約。) 『那…昨天….我們….?難怪….。』恍然大悟的我說。 (想要這麼說:那昨天只有我們兩個人囉?難怪那麼安靜。) 『是是,萬分感謝…..你們…..來,我們…..非常的高興。』一邊開車一邊轉身對著我們點頭。 (心裡推測:是呀是呀,還要萬分感謝你們如約前來,讓我們感到非常的高興呀。) 『不會,我們…….開心,…..日本大喜歡!』心裡面偷偷的想著,我們真是賺到了。 (想要這麼說:不會不會,我們也很開心,你們的服務讓人感到心滿意足呀!) 『十勝川…白鳥…好看』 『下雪…冷…溫泉』 『…….,……..,….從哪裡來?』 『台灣』 『接下來要去哪裡?……』 『登別』 『日本…………喜歡…』 『……………』 對話內容一旦跳脫食物的範疇,我所能領略的比例馬上降至二三成,於是臉上盡是堆滿了尷尬的笑容。儘管因為語言上的差異,車箱內微微瀰漫著尷尬的氣氛,然,盡職的司機,還是想盡各種話題來拉近彼此的距離,並且試圖利用笑容來化解如果凍般搖晃的尷尬。日本人對於服務上的用心,由這些小地方便能深切體會。 沿途,陸陸續續出現鏟雪車,把厚達五十多公分的雪逐一推堆至兩旁,露出潮濕卻乾淨的路面,方便來往的車輛通行。而那混雜著灰土色泥土的雪,就這麼一陀一陀的斜躺在路邊,看來完全脫離浪漫的意境而顯得有點骯髒混亂。 而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幾乎都有著共通的特色,那就是車頂上都乘載厚厚的積雪,一輛接著一輛奔馳著,猶如運送冰塊的車隊。不過,只要一個煞車,便會有一些雪塊崩脫,有的會迅速掉落,有的則緩慢滑落車身,或是累積在前檔玻璃上,於是一邊開車還要一邊注意視線別被滑落的雪塊遮擋住,因此大部分車輛的雨刷,都隨時待命著,形成大晴天裡相當有趣的畫面。 此外,馬路兩旁住家車庫內的汽車,全被厚雪覆蓋著,車道也全被積雪給堵住了。因此可見女主人拿著車用鏟雪用具,努力的刮除覆蓋在車身周圍的雪(至於車頂上的雪,推測因為高度的關係導致鏟雪不便,加上不怎麼影響行車安全,因此通常會被保留著),而男主人則奮力的將累積於車道上的雪鏟走。一場暴風雪之後,居民必須耗費相當大的體力,才能順利將自用車開上馬路呀。 看來,在雪地裡生活,不盡然只有美麗和浪漫,還有許多不便利的事情存在著。然而,這麼一場暴風雪,卻讓我們這些亞熱帶來的觀光客,不僅大開了眼界,還能盡情享受別人所帶來的服務,內心盡是充滿了激動和興奮,這些點滴,理所當然的會成為記憶的扉頁裡,美好的一頁。 約莫一二十分鐘的車程,我們在【柳月】分店前,和【三余庵】的司機道別,然後散步在帶廣市區的街道上。循著地圖上的指示,我們決定前往不遠處【柳月】的本店。人行道上大部分的積雪都已經鏟走,行走期間並不困難,然而有些路段還是隱約殘存著薄薄的積雪,在陽光照射下,質地開始變得如同冰塊一般,表面滑溜摩擦力極低,腳底若不用力抓緊,很容易便摔個四腳朝天,因此,走起來便得格外小心翼翼才行。 抵達【柳月】本店時,十多坪的寬敞店面,除了店員之外別無他人,我們兩人硬著頭皮在裡頭晃了兩三圈,還厚著臉皮的試吃。幸好,店員的態度都很和善,除了不會投以奇怪的眼神之外,也不會跑到身邊來跟隨著,因此逛的還算愜意。店內的點心種類繁多,多以日式傳統和果子為主(當然也有洋果子,可惜沒有試吃)。有頗多種類的內餡嚐來都偏甜,或是麵皮的口感稍嫌負擔沉重,因此,能讓我一吃就愛上的品項並不多。其中最深得我心的,首推紅豆[註一]餡包裹整顆栗子[註二]的和果子,這紅豆的甜味恰到好處,栗子則鬆軟香噴,整體味道非常協調,加上表皮Q勁十足,讓人很想一口熱深烘煎茶,一口紅豆栗子和果子。另外,還有些起司的相關商品,也讓人頗有興趣。 於是,掏了腰包買了紅豆栗子和果子,和一盒大雪山Camembert cheese。 離開【柳月】,繼續在街道上閒晃。 行走間,忽然被對街木質招牌上寫著"地酒"的店家吸引著,趕緊過了馬路尋酒去。誰知,該店主要販售當地的物產,有著各式各樣的乾料,像是昆布、小魚干、紅豆、黃豆、黑豆、柴魚、豆腐、納豆、米…等等,形式看來有點像是台灣的農產品產銷中心,只是型態更為純樸些。環顧了一圈,卻沒見到任何一瓶酒,倒是對於門口旁的紅豆深感興趣,正納悶著該如何從一堆種類中挑選出適當的紅豆時,一個約莫六七十歲的婦人笑咪咪的走了過來。 劈頭便講了一大串的日文,在我們表達不諳日文之後,原以為她會悄悄走開,沒想到反而更熱切的與我們攀談,只不過減緩了講話的速度,以及使用較為淺顯的詞彙,持續的介紹著販售的商品,以及教導我各種食材的使用方法,甚至還聊到台灣。在一陣哈拉之後(只要一講到食物,嘿嘿,我的日文領略程度馬上上升到七八成,因此和阿婆相談甚歡),覺得和我們頗投緣,也覺得我們很可愛(可愛的日文我聽得懂),不僅自動把紅豆的售價降低一些,還額外送了我們一包零食用昆布,真是一位熱心又可愛的阿婆呀。能夠在異鄉,和當地人"交陪",大概就是自助旅行中最迷人處之一吧。 因此,我們這兩個被親切阿婆收服的傻小子,拎著兩大包紅豆和"殺必屬"的昆布零嘴,滿心歡喜的往帶廣車站走去,下一站登別溫泉正等著我們呢。 [註一] 十勝名產之一就是紅豆,因此,在當地購買紅豆的製品絕對沒錯。 [註二] 上回在箱根嚐過美味的栗子之後,深覺日本的栗子不僅顆粒大,品質又佳,而且日本人對於栗子的料理手法一向厲害,因此對於栗子製品深具信心。 –> 裡面有更多的照片唷[延伸閱讀]     待續‧‧‧

【雪‧漫漫】十勝川溫泉三余庵之早餐

一道光線從拉門縫斜了進來,把室內從黑暗中喚醒。兩人合力把所有的拉門拉開,窗外一大片銀白的世界,瞬間躍然於眼前。 雪,竟然就在我們熟睡的夜裡,不知不覺的停了。外頭平靜的樣子,讓人無法聯想此處前一天正受到暴風雪狂亂的侵襲,而此刻美好晃亮的景致,恍如人間仙境。 八點左右,我們下到一樓的餐廳處,迎面而來的是笑臉盈盈的女將,以及流轉在空間中的輕柔音樂。偌大的餐廳,依舊只有我們一組客人,兩人對坐在酒紅色木旁,喝著女將送來的當地產牛乳,香濃的滋味滑過喉頭,讓人不禁一口接一口,儘管牛乳是冰冷的,然而對於剛泡完露天風呂,依舊持續著溫熱的身體而言,則是相當適切舒服的。 在牛乳尚未飲盡,早餐便上桌了。 相較於昨天的晚餐,早餐似乎顯得精簡許多。雖然精簡,卻是該有的一樣也沒少。粒粒飽滿透著光澤的白米飯,又Q又香,咀嚼之後有著甜甜的味道;鋪上少許柴魚片、芝麻,淋上些許醬油的青菜,口感爽脆;小小一截的明太子,鹹鹹的滋味中沒有惱人的腥味,非常下飯;帶點油脂的烤魚,淋上一點點新鮮桔子汁,搭配蘿蔔泥,香氣撲鼻口味清爽;燉煮入味的味增大根,因為吸收了飽滿的高湯,一入口便充滿著高湯的鮮美以及蘿蔔的甘甜,加上味增的提味,實在好吃;半熟的溫泉蛋,化在口中是濃郁滑稠的蛋黃,而那玉子燒,則帶著淡淡的甜味,濃郁清爽溫熱涼冷,相互交錯搭配,讓滋味口感更為豐富;最後再以飄蕩著青蔥氣味的味增湯暖胃,相當令人滿足。 就在我們輕輕拍打圓股股的肚皮時,女將迅速的將餐桌收拾乾淨,端上一小塊的哈密瓜。早就聽聞日本的哈密瓜超好吃,此時就在桌上擺了這麼一塊,眼睛當場發光發亮。 濃橙色的果肉,泛著水光,質地看來非常柔軟,叉子輕輕觸碰果肉,果汁便從接觸點泹泹流出,一副就要融化的模樣,趕緊送入口中,一股如同蜂蜜一般的甜味衝擊性的襲來,且果肉就在上顎與舌面的輕壓中化了開來,美味的讓人不禁想要撲倒在地,雙手在空中邊揮舞邊吶喊:好好吃啊! 女將看見了我們含在眼中的淚珠,一個箭步來把哈密瓜皮收走,大概就怕我們會連皮帶盤子給啃了,於是趕緊把餐後的飲料送了過來。雖然說如果送過來的是哈密瓜,會更深得我心,不過手邊的這杯搭配黃檸檬片的現沖熱紅茶,也相當好喝。 出乎意料的,連看似簡單的早餐,也把我們收伏的服服貼貼,從心裡到生理全然的滿足。 餐後的一陣休息,以及再度的匆匆一泡,是我們此行在【三余庵】的最後享受。十點左右,搭乘著【三余庵】的專車,往帶廣的市區前進,繼續我們往後的旅程。 –> 裡面有更多的照片唷[延伸閱讀] 待續‧‧‧

[飲酒小筆記] – Contratto Barolo – Tenuta Secolo 1993

簡單的資訊: 莊園:Contratto 酒名:Tenuta Secolo 年份:1993 酒精濃度:13.5% Contratto 建立於 1867,目前為 Bocchino 家族所擁有,並且由相當頂尖的 Giancarlo Scaglione 為該酒廠的釀酒師。 於 1993 年的 8 月,該地區遭逢高頻率的降雨以及不尋常的低溫侵襲,因此影響了當年度的葡萄收成。 品飲心得: 色澤呈現老酒慣有橘紅色,接近玻璃處已經相當透明,透過燈泡發出的光細看,顏色更趨近於橘色調。 嗅聞起來有著飽滿的果實香氣,幾乎沒有酒精的氣味,對於嗅覺而言非常溫和。 入口有如絲綢般柔順,滑落喉頭不緊不澀,餘韻透著甘甜,非常討喜。搭配當晚的牛排或是馬鈴薯泥,都相當適合且相輔相成。 開瓶後約一個多鐘頭,味道達到最顛峰,豐富感層次感也較為明顯。 放置時間越長,越突顯出老酒特有的皮革氣味。 整體而言,好喝的讓人哇哇叫!

【雪‧漫漫】十勝川溫泉三余庵之晚餐

輕啜了一口開胃酒,紅中帶橘的液體從口腔滑過食道來到胃部,身體瞬間熱了起來。轉頭看見兩三公尺外的玻璃窗上,映照著我們那身穿和服的身影。室內的燈光讓我們看不清窗外的景色,推測積雪已深,且大雪依舊不停歇的下著。我們坐在約莫五六坪大的和式包廂內,看著男將遞過來的酒單,Albert 決定額外加點一杯當地的生啤酒來搭餐,而感冒的我強忍著對酒精的渴望,還是放棄了來點生猛啤酒的念頭,畢竟若是在異鄉病情加劇,可就一點也不好玩囉。 於是,只好一邊看著Albert大口喝酒,一邊靜心體驗屬於這個時刻的感受。 原本以為晚餐會是在房間內舉行,不過被安排在這只有兩人的包廂內,感覺也是挺不錯的。鋪滿榻榻米的房間中央,有著一張深咖啡偏黑色的長木桌,桌上擺著小方巾、餐具以及調味料,桌子的其中一個部分鏤了空,鑲上了簡單的炭火爐,裡頭的木炭正噗玆噗玆作響,並且冒著小小的火焰。房間的牆壁以米白色為主要基調,內側有著深色的長條物作為裝飾,簡約的風格讓人得以安心的置身其內。 由於整個溫泉旅館除了我們兩個客人之外,就只剩下工作人員,因此環境中透著一股靜謐的氛圍,讓人彷彿可以聽見雪花拍打在玻璃窗上、墬落在雪地上的聲音,讓人不知不覺的沉浸陶醉,也讓人更加期待【三余庵】會呈現出怎麼樣的晚宴。 於過往的認知中,日本是個非常尊重食材和料理的民族,而我們終於在今晚有了更進一步的體認。從第一道菜開始,女將便仔細說明料理的名稱和食材的種類來源,儘管面對不諳日語的我們,仍契而不捨的,放慢說話速度以期我們能夠理解,或是遞來餐桌上早已準備的紙張,指著上頭詳細的說明文字和圖案,以幫助我們進入狀況。 因此,即便我們只能聽懂一小部份,也能深刻感受到他們想傳達的,關於食材本身品質的重要性,以及料理人把食材發揮極致的用心。 於是,從食材的說明單以及菜單上,我們了解到今晚的食材全來自北海道當地:白糠產的北寄貝和川西產的長芋,搭配成爽口開胃的”箸付”;”酒菜”則由知內產的蝦夷鮑、幕別產紫花豆、宗類產百合根、廣尾產柳葉魚和釧路產真鱈精巢所組合而成;由音更產大袖振大豆所製成新鮮豆皮,捏製而成的握壽司;十勝產黑毛和牛、廣尾產活帝王蟹、仙鳳趾產牡蠣、音更產舞茸長蔥,直接在炭火上烘烤…等等,種類繁多且樣樣精采。 除了食材本身之外,用來提昇美味的調味也不馬虎。【三余庵】今晚準備了三種不同調性的岩鹽,有的尾勁甘味顯著,有的微辣,刺激著唾液的分泌,依照自己的喜愛,可以搭配不同的生魚片來品嚐,既可以嚐到岩鹽本身的滋味,更能提引出魚肉自然的鮮甜,也讓我們了解,新鮮的生魚片不僅止搭配芥末醬油才夠味,用鹽所帶出的美味也甜美的引人入勝。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們的味覺也在品嚐佳餚當中,體驗著高潮迭起峰迴路轉,也隨著胃部空間越來越小,人逐漸進入迷濛飄忽的境地。木炭上的火焰左右搖晃著,牡蠣、帝王蟹的海潮味緩緩的飄散開來,其中混雜著淡淡的白蔥香氣,一陣一陣的刺激著食慾,而衝出濃郁香氣後軍突起的則是甘藷獨有的甜味,實在令人陶醉。 對面,臉上微微泛紅的另一半,一口氣乾掉了最後一口啤酒,我也把最後的鮭魚親子丼嗑掉一大半,儘管吃掉的食物已經累積到脖子的高度,我依舊不敵鮭魚飯的香氣,奮力的耙動筷子把鮭魚和鮭魚子往嘴巴裡送,然後滿足的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對著另一半傻笑。 而後,是怎麼把一大盤特選素材的超美味甜點送下肚,又是怎麼一路撐腰搖擺回到房間的,已經有點不復記憶,然而,今晚兩人獨享的幸福滿足感覺,卻如印記一般,深植在我腦海中,直到明天,直到永遠。 [延伸閱讀] 待續‧‧‧

春風起,櫻花落…

坐在星巴克二樓靠窗的座位,一邊喝著熱焦糖拿鐵,一邊被太陽曬的發昏,摸著臉上滾燙的熱度,讓人無法聯想,今天會是氣溫下降至攝氏五度的日子。陽光雖然有點刺眼,而我還是可以透過玻璃看見久違了的藍天。 藍色的天空一如鋪張整齊的畫布,沒有一絲波紋,沒有一絲皺折,乾淨的讓人屏息。拎起相機,我們驅車往園區的力行路前進,趁著這有陽光的時候,再來去拍點櫻花吧。 力行路上一長落的數十棵櫻花,有一部分已經花朵盡落,留下光禿禿的枝芽;有另一部份,則長出了黃綠色的嫩葉;而剩下的十幾二十棵,仍在奮力的綻放著美麗的花朵,各種顏色交織成一片,豐富而多層次。 此處的櫻花,看來有絕大部分是紫紅色花朵的緋寒櫻(俗稱山櫻花),數十朵盤據枝芽時,飽滿的顏色有著極大的視覺衝擊。而我自己偏愛的,則是透著粉嫩色彩的緋寒櫻,尤其當陽光穿透過微張的花朵,花瓣呈現出輕透的光澤,最是吸引人的目光。 在這陽光展露笑顏的時候,吸引著人群往大自然靠攏,也促使著大自然的生物活絡起來。於櫻花綻放的枝頭,滿是吸取花蜜不停舞動的蜜蜂,忙碌奔波著,而樹梢還有牠們休憩的窩巢。另外,身軀圓滾滾,用細長喙子探入花托取蜜的小綠鳥,也在枝芽間跳來蹦去,可愛的不得了。 原以為自己置身在靜態的花草樹林間,然躋身期間,才知自然界生命的脈動已然熱絡鼓譟,在這春風吹起的時刻。 【更多照片】 春風起,櫻花落

春色洋溢的高美館

高雄美術館對我而言,幾乎是百分之百的陌生。 一是地緣的關係:位在後驛的高美館,與十分接近小港的我家,有著超過三十分鐘以上的車程;另一是時間的關係:當現在的高美館主體建築完工之時(民國83年),我已經離開高雄北上求學。 正因為這樣,幾乎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了解這文化沙漠中的一點綠洲。 這一回,趁著返鄉過年,特地和另一半到高美館散散步,看看是否如同長輩所說的一般,空氣清新綠意盎然。 夜晚,當我們抵達時,不巧和現場演奏擦身而過,廣場上,只剩下正在收拾樂器的樂者,以及三兩成群的民眾,在露天咖啡座喝飲料聊天看星星。儘管沒有音樂的助興,我們依舊情緒高昂。踏著快速的步伐,沿著中央湖岸旁的健行步道前進,一路上有昏黃的路燈相伴,既可享有夜晚的寧靜,卻也不至於孤單。 走至湖的中央休息處,看見前方的橙黃的方形建築倒映在湖面上。由斜前方吹來的微風,輕撫過湖面,微細的水波紋,讓映在湖面上的倒影,如同渲染開來的水彩畫一般,有著淡淡迷濛的美麗。 白晝,再度造訪高美館的戶外空間。透過乾淨的空氣,可以看見沒有雲朵的藍色調天空,從青藍色到深藍色,如同漸層的畫布,簡單的連一點瑕疵也沒有。於是,陽光乾淨俐落的直撒在樹上、地上和身上,絲毫不像冬天的溫暖,籠罩著整個大地。 小孩子在盡情的奔跑、大人和狗躲在樹蔭下打盹、情侶窩在角落甜言蜜語、父子檔在停車場練習倒車入庫、小鳥在枝頭發音練習、小魚兒們在泛著綠色的河流中張口閉口張口閉口,整個脈動看似忙碌,實則愜意輕鬆自在。 我們隨性的走了一小段環湖道路,便匆匆的離開,雖然不知道下一次造訪會是什麼時候,不過我一點也不憂心,因為我已經用身體用呼吸,把這一次美好的感官知覺,通通印記在心裡,好讓我離開高雄時,得以一次又一次的反覆溫習。 【延伸欣賞】:高美館的更多照片 【延伸閱讀】:高雄市立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