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值得一訪再訪的 Dandelion Chocolate‧ファクトリー&カフェ蔵前店

「Dandelion Chocolate( ファクトリー&カフェ蔵前 )」是三月初的東京之旅,造訪過的巧克力店中最喜歡的一家。 「Dandelion Chocolate」是由 Todd 和 Cam 於 2010 年創立於美國舊金山,從可可莊園的找尋、可可豆的進口、篩選、烘烤、研磨、與糖融合、調溫、成形到包裝,全都由他們一手包辦,也就是所謂的「bean-to-bar」形式。而在巧克力 bar 製作的過程中,僅混合了可可和蔗糖兩種原料,沒有使用牛奶或其他添加物,僅為了展現出不同可可豆種本身的風格特色。

Yu Chocolatier 畬室 法式巧克力甜點創作

Yu Chocolatier 畬室 法式巧克力甜點創作

前幾天的甜點尋覓之旅,第一站造訪的便是甫於今年 2 月才剛開幕的「Yu Chocolatier 畬室 法式巧克力甜點創作」。當天早上打電話訂位時,得知甜點數量所剩不多,立刻請他們幫忙保留當下僅有的三款。

AZAI‧好好吃的玫瑰戚風蛋糕和古典巧克力蛋糕

終於,吃到江湖上傳言非常好吃的AZAI手工蛋糕了。 感謝北上送貨的阿仔,很熱情地與我相約捷運站,把她親手烘焙出來的蛋糕,交到我手上。除了原本預定的古典巧克力蛋糕外,還多了一個玫瑰戚風蛋糕。阿仔很用心地,在兩個亮粉紅色的紙盒外,用一層塑膠膜仔細包裹起來,讓我走在微雨的台北街頭,也不至於讓蛋糕淋濕了。 然後,我就一路捧著兩顆蛋糕,搭著捷運回住處。一路上,總有人盯著那兩個亮眼的盒子一直看。  

走入巴黎巧克力之大千世界

幾乎可以說,「法芙娜(Valrhona)」是那把為我開啟巧克力大千世界之鎖鑰。 在那之前,別說是喜歡巧克力本身,就連以她作為原料而成之蛋糕,也都避之唯恐不及。歸咎起來,大抵是小時候吃了廉價巧克力引發惡性頭痛之陰影,仍在心中揮之不去之緣故。 在那個一塊錢就能買兩顆「糖柑仔」,五塊錢就能拎回一包加了鹽之沙士的年代裡,小孩間能嚐到的巧克力,不外乎那包裝亮晶晶的金幣或是元寶巧克力;稍微高級一點,頂多是單一顆外頭覆著白色粉末、堅硬如石的巧克力球。別說是美味了,那吃下肚之後每每讓人頭痛欲裂的症狀,才是糟糕,叫人如何對這黑色玩意兒傾心。(那時候,七七乳加巧克力可算是小孩子的奢侈品,鮮少有機會吃到。) 購於巴黎之 Jean-Paul Hévin choco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