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雷島喝上幾杯 Bowmore

盛夏的午後一身輕便,和三五好友圍坐蘇格蘭艾雷島海邊,任由海風攜來的海潮味拍打在臉上。相互舉杯輕輕碰撞後,緩緩啜飲著 25 年的 Bowmore,讓金黃色的液體滑過喉頭,溫暖著心田。啊,多麼愜意!

手中握有 25 年的 Bowmore 威士忌,是真;圍坐艾雷島海邊,是假。那是觀看著 Yilan 播放的幻燈片,所幻想的。實際上,我們是幾十個人排排坐在「The One 中山概念店」四樓的空間,參與 Pekoe 的「品味威士忌」講堂,並望著桌上威士忌垂涎的狀態。

說到威士忌呢,個人蠻偏愛口感溫和調性輕柔,容易入喉的品項。像是 Aberlour(speyside), Balvenie(speyside), Glenfiddich(speyside), Glenlivet(speyside), Springbank(Campbeltown)……等等,常常是冬天夜裡臨睡前的杯中物。而今天下午要品飲的四款威士忌,則是位在艾雷島(Islay)上的 Bowmore 酒廠所生產的。

若是提到艾雷島,稍微有接觸過威士忌的人,往往會聯想到海潮味、泥煤味這兩個詞。泥煤味呢,主要是因為,這島上的土地擁有為數眾多的泥煤,而這泥煤又是烘乾麥芽所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至於海潮味,則是由於威士忌在存放的過程中,總是有海風的吹撫,日積月累地把海潮的氣味滲透進威士忌中。因此,此島所製造的威士忌,總蘊含著這兩種獨特的氣味。

因而,由艾雷島所出產的威士忌,往往獲得相當兩極化的評價。不喜歡的,則會在嗅聞的過程中,便露出驚嚇(甚至厭惡)的表情,且脫口而出「呃,好強烈的消毒水味。好像征露丸喔。」就如同我第一次聞到 Ardbeg 的反應一樣。

深深喜愛的呢,則會在嗅聞之後,接續以細細地品飲。於緩緩入喉後,臉上便浮現一抹幸福的微笑。「啊~多迷人的海潮氣息啊。讓人彷彿感受到了海浪拍打岸邊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而這兩種人若同時出現,那麼必定會睜大雙眼,以觀看外星人般地神情對看著。心想,對方是瘋了不成。

其實,這就像有些人偏愛各種滋味口感都較均衡的調和咖啡(混合多種不同調性的咖啡豆去呈現),溫柔纖細。而有人則偏愛追尋不同莊園不同烘焙程度的咖啡豆,所帶來的獨特感受,個性鮮明。 Bowmore威士忌的風味呢,在艾雷島上,大致上屬於個性尚未太過強烈,脾氣不會太過暴躁的一款。就如同並未淺烘地太誇張,呈現出透亮酸度的安地瓜咖啡一般。

沒有哪一種是對的,也沒有那一種是好的。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喝來歡愉暢快,那就夠了。

「很多人以為年份越多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會越好呵。其實不然。有些東西可以靠歲月獲得,有些東西卻會隨歲月而消失。有隨 evaporation(蒸發)增加的東西,也有隨著減少的東西。只不過是個性不同而已。」這是 Yilan 對於村上春樹「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一書中,感受相當深刻的一段。

而我,卻始終對「這牡蠣再澆上單一麥芽威士忌吃,會非常美味。」「這是我們島上的獨特吃法。吃過一次,你就會永遠忘不了。」「牡蠣的潮騷味,和艾雷威士忌那個性獨特的、海燻味,在口中濃濃融合為一。」「就像儀式一樣,重複六次。」耿耿於懷。

「真是至高的幸福。」村上老頭的話語,彷彿迴盪在耳邊。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6 comments on “在艾雷島喝上幾杯 Bowmore

  1. 不知道我上次喝到的single malt是不是妳說的艾雷島所產
    不過從:「呃,好強烈的消毒水味。好像征露丸喔。」來判斷
    應該就是了XD

    哈哈,很難忘的經驗吧。

  2. 有意思,征露丸味XD

    讓我回想起曾經用征露丸整過老外的往事^^

    味道是個很有趣的東西。

    我雖不喝酒,看小b寫威士忌卻讀得津津有味:)

    「讓我回想起曾經用征露丸整過老外的往事^^」
    哇,雖然是很殘忍的事情,
    但是還真想親眼看看老外的反應哩。
    我提到的那威士忌,
    是的確透著一點征露丸的氣味,
    但是遠比生吞一顆來得輕微許多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