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 豪邁地烤馬糞海膽和野生九孔‧於「黑色,那一間」

原本房子的主人,已經將它頂讓出去,因此,已經不營業了。

關於這張照片,我要說的,是關於海膽和九孔的事。

開始囉
後面塑膠袋裡面,還有很多海膽和九孔。

 

就在前往花蓮玩耍的前一天,趙三肥的媽在我的FB塗鴉牆上說,「就快要去吹海風烤海膽了~ㄎㄎ~」接著又說,「嘿嘿~希望海膽星期六不要裝害羞,不出來耶~」
其實,早在六月下旬,便從她那略帶炫耀的文字中,得知此趟花蓮行必有口福。她是這麼寫著的,「超幸運!馬糞海膽之外,還有偷偷想逃走的九孔,新鮮的九孔有夠甜有夠彈,根本是鮑魚嘛 !我只能說,近期內有報名花蓮團的朋友,妳們有福了!」期待那麼久,如果現在海膽突然跑去躲了起來,教我們情何以堪。「那趕快去跟海膽柔性勸說。」這是當時我的回應。

或許是大家的念力真的夠強大,我們不僅沒有跟海膽錯過,就連九孔也都邂逅了。

海邊的攤位

馬糞海膽

九孔

 

週六的午後兩點半,花蓮的11號海岸公路上,熱氣蒸騰,即使車內冷氣開放,還是揮汗如雨。幸好,有那湛藍的天空和太平洋,撫慰著我們躁鬱的心靈。當然,還有那生命力旺盛的馬糞海膽和九孔。

那一籃滿滿的馬糞海膽,是原住民趁著風平浪靜,下海去抓回來的,保證新鮮。我們望著那揮舞著的白色的橘紅色的刺的海膽,內心滿是興奮。「今年馬糞海膽有很多,」原住民邊挑著邊說,「已經很多年都只抓到少少顆。」旁邊的友人解釋說,距離這般的盛產狀況,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看來,我們非常幸運。

至於那數量極少的野生九孔,也在經過一番折騰後,終於入手了一斤。

炭火

等不及入夜,我們便在「黑色,那一間」的二樓露臺,架好木炭升起火來。

「海膽的嘴巴要朝下,烤幾分鐘之後再翻面。九孔的肉要先烤。」老王這麼提點著。我們就這麼手忙腳亂地,把海膽和九孔紛紛擺放至烤肉架上。看著九孔因熱而不斷扭動著身軀,忽然覺得還挺殘忍的;但是,當那香氣不斷飄散開來時,那罪惡感便隨風消散了。只好阿Q地想著,我們要好好認真地品嚐他們的好滋味,別讓這犧牲失去了意義。

「海膽可以囉,我們只要烤到稍微有一點點聚合就好,不需要全熟。」於是,趁熱,拿起菜刀便把海膽外殼輕敲成兩半。「輕輕把裡面的海帶和內臟清除乾淨,就可以吃啦。」人手半顆海膽,小心翼翼把黃色嫩滑的部分送入口中,幸福洋溢的表情瞬間漾滿每個人的臉龐。「太鮮甜太好吃了!」只有這麼一句話可以形容。

再次趁熱,把九孔取出,將一枚切成兩半。果真,不負「小鮑魚」的盛名,這野生的九孔同樣是好吃到爆。即使每次入口都只有小小的一塊,那濃郁的香氣依舊仍將人瞬間擊倒。

「生日快樂,天天快樂。」大夥舉杯歡樂著。

這個夏天,有了這麼一個豪邁又糜爛的夜晚,足夠了。

烤馬糞海膽

九孔

九孔
翻面了

九孔
無敵彈牙滋味超級濃厚的野生九孔

馬糞海膽,生食超鮮甜。
也來吃一顆生的吧。

馬糞海膽,生食超鮮甜。
生吃,整個鮮甜到最高點。

多滑嫩啊
你看,她有多滑嫩。

多誘惑人

面海
一邊炭烤一邊看海

烤玉米
其實,我們也是有烤蔬菜的。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Visit Us On InstagramVisit Us On FacebookVisit Us On Google Plus

3 comments on “【花蓮】 豪邁地烤馬糞海膽和野生九孔‧於「黑色,那一間」

  1. ㄚ肥她媽 :

    趕快轉貼給朋友看,氣死一票人~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那一票人,口水流光了沒?哈。

    妮。 :

    沒有氣死一票人
    看完口水流滿地就是了..XD..

    這個季節,如果不是有那麼美味的海膽和九孔,
    我們大概不願意踏出冷氣房一步。

給我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