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弄間的好味日本料理「和幸」(上)

斜叉於中正路與經國路的水田街上,那一樓門口懸掛了幾顆大紅燈籠、透著暖色調光線的日本料理店「和幸」(據說是台北「小政」日本料理店的徒弟開的店),於此暗巷中格外顯眼。

傍晚,風是越來越透,濃濃的秋意已經包圍著新竹,六點出頭,「和幸」已經熱鬧滾滾,靠近吧台尾端有幾個空著的座位,是為我們而保留的。

兩面的菜單上,列了許多單點的菜色,雖然看來也都美味,不過,在不熟悉師傅的手藝之初,加上懷念在日本壽司店吃「case」的心情,於是,我們決定全然安心的交由師傅來配菜。

「生的有吃嗎?」吧台內師傅親切的詢問。
「有,都吃。」
當然,這絕對是配菜之前重要的詢問。

隨即送上兩小碟小菜,和我們加點的一壺冷清酒。

酸甜滋味咬勁十足的「墨魚漬物」,利用少許的柚子絲其中所特有的馨香氣味來提味,讓人確實感受到「食慾的秋」已然來臨。

而另一碟鋪有黃瓜絲的小菜,則是「涼拌赤河豚皮」,充滿膠質的皮,彈性極佳,越經咀嚼越覺滋味濃厚,實在是搭酒的良伴。

接續著,送來「法式鮭魚捲」。

飽含油脂的鮭魚片,捲著生洋蔥絲,外頭則以醋為基底包圍著,柔嫩的鮭魚和爽脆的洋蔥,經過反覆咀嚼便逐漸融合為一體,也想必是因為鮭魚的油脂夠豐厚,才能以重口味的白醋來相佐,以突顯出甜美的滋味。

「師傅啊,你們搬到這邊來,生意會不會有影響?」靠近門邊的顧客詢問著。(原本是位在中正路上,一連經營了六年,最近因為租約到期,所以在兩三個星期前搬至現址。)

「以前比較多路過的人來消費,現在幾乎都是熟客,小巷子經過的人比較少。」忙碌的師傅抬頭微笑地說。

「在老店那邊,我第一次就是路過覺得不錯,才進去吃,那時候你還年輕,現在老婆都娶了,孩子也有了。

一個想必是一試成主顧的老客人這麼說。

「感恩~感恩喔!」笑得燦爛的師傅邊說邊切著生魚片。

儘管吧台內為了張羅大家的料理而忙碌異常(因為有一個師傅去了大陸,剩下兩個師傅比較忙不過來),仍舊竭盡所能的為顧客介紹餐點,和顧客閒話家常。

正當聽得入迷,師傅將一盤冷的鰻魚切片送至眼前。

繼續閱讀下集

basil

劉婉懿(basil)/旅遊飲食寫作者 喜歡貓、喜歡按快門、喜歡在陽光裡做菜、喜歡慢步調的旅行、喜歡酒與食物激盪出美妙火花的時刻。 經營部落格《basil‧食旅手帖》,並為《DIPOLE‧台鋪》之共同創辦人。 著有《草本新鮮的飲食筆記》一書。 2016 年通過國際唎酒師認證,是個日本酒狂熱愛好者。
Visit Us On InstagramVisit Us On FacebookVisit Us On Google Plus

16 comments on “小巷弄間的好味日本料理「和幸」(上)

  1. 汪汪,
    原來是都直接把酒抱回家喝啊,
    難怪都碰不到面。

    從日本進口食材,
    的確也是讓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
    私心的認為,
    如果可以使用高比例的本地海產,
    也許比較有機會降低成本。

    至於梅子,看樣子短時間內是無緣去吃,
    因為下回的台北行,
    已經和朋友預約了其他的店家。

  2. 小 b,
    我不是很久沒出現, 只是我們出現的時間不一樣. 自從草葉集不能現場喝酒後, 我都是直接抱一箱回家放.
    今晚去和幸吃飯, 也是讓他配菜. 吃的東西幾乎跟你們吃的一模一樣. 吃完也是兩千多. 個人覺得, 和幸用的食材都比較高檔, 很多都是日本進來, 所以價格也自然高些. 但是整頓吃完, 也許是因為對這樣的價格有太多期待 所以其實沒有太多驚喜.
    相較之下, 非常推薦你們一定要去吃梅子喔.! 我每次去吃回來 兩三天之內都會幸福的嘻嘻傻笑. 他的食材不一定十分高檔, 但是用心做出來的料理 讓人吃了會覺得異常幸福. 當然 也許這是因為原本對這樣的價位沒有太多期待 所以當他有超水準的演出 就特別感動.
    我也去吃過天竹園. 他們的料理確實很讚. 是不同的等級.

  3. 汪汪,
    好久不見捏,
    怎麼都沒再看到你出現。

    你提到的這家「梅子」,
    曾經耳聞過,
    可惜就是因為在台北,
    才會遲遲沒有機會去吃吃看。

    不過看你介紹的這些,
    讓我好心動好心動喔,
    而且價格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真是讓人羨慕啊。

    真希望能早日去嚐嚐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