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迷人的巴黎巴士底市集(下)

巴士底市集 這個市場的規模,約莫是巴黎市區內數一數二大的。固定於每週日早上開始營業至中午一點半,總是吸引了來自各地的人潮。除了拎(拉)著購物籃(車)、牽著抱著寵物來採買一星期日常所需的當地人外,當屬來湊熱鬧的觀光客為眾。小販拉開喉嚨熱烈地叫賣著,採買者忙著撥開人群好仔細挑選商品,而一旁,則是一個個好奇的觀光客,架起一台台的相機在拍攝著。 多麼逗趣的景象。 照例,先買上一小塊烤肋排解飢,之後再放慢腳步,在街頭藝人的音樂聲中好好逛上一圈。 水果攤上滿是當令的紅白葡萄、桃子、無花果、覆盆子、蕃茄……等等,無花果和覆盆子的產量品質彷彿不如去年,但是葡萄卻顆顆飽滿多汁又香甜。 海鮮攤上的生蠔顆顆新鮮肥美,蝦子的數量也很驚人。一一處理地乾乾淨淨的各種魚,平舖在碎冰塊上。待顧客挑選後,直接用紙包裹起來,乾乾爽爽的全無黏膩生腥之感。 蔬菜攤上擺滿了各式各樣,只需淋上橄欖油、酒醋,再撒點鹽就很美味的生菜,菜葉新鮮保水,絕無奄奄一息之貌。此外,還有一把把外形狀碩香氣十足的各式香草,迷迭香、鼠尾草、羅勒、石蘿;輕輕觸摸,停留在手指頭上的氣味非常迷人。 肉品攤上盡是讓人垂涎的小牛肉、牛膝、羊腿、家(野)鴨、野味和用細繩綑綁的鑲料肉塊,色澤粉嫩肉質極佳。同樣的,乾乾爽爽的絕無血水滴漏的現象。 起司攤上有著各種質地、各種乳源的起司,四周瀰漫著各種發酵的氣味,其中尤以羊乳起司氣味最濃厚,常常讓人閃躲不及。而我最感興趣的,莫過於整桶剛製成的新鮮起司 mozzarella,顏色雪白質地柔軟,真想直接挖來吃。此外,還常見到當地人來採買奶油,小販從一大塊奶油上切下一片,秤重了賣。 雞蛋攤把雞蛋堆成塔般的氣勢很驚人,鹽攤則販售來自各地的海鹽、岩鹽和調味鹽,還有販賣蜂蜜、橄欖油、葡萄酒、清潔品……等等的各式攤販,也在各個角落熱絡展開。其中,非常吸引我們卻始終沒有下手的,則是古董酒的販售攤位。地上擺了幾箱標籤老舊(甚至有些脫落)、瓶身髒污、存放了一二三十年的老酒,以相對低的價格來販售。但是語言不通,無法確實了解酒的來源,也無法從外觀準確判斷其酒的保存狀態,且擔心喝了是否會有身體不適的現象,因此,再三留連觀望之後,還是不敢買來嘗試。 整個市場熱鬧滾滾,人潮擁擠,展現著生活中無與倫比的驚人活力。 繞來晃去,一兩個鐘頭過去,也差不多逛開心了。 於是,悠然自在地從為數眾多的熱食攤,採買西班牙海鮮飯、烤肋排烤雞,順道拎幾把白葡萄、幾盒優格、些許生菜和一瓶冰涼的葡萄酒,回旅館好好享用。 又成令人回味無窮的午餐。  

巴黎聖馬丁運河‧有門牌號碼的船隻

若非曾閱讀過旅法作家謝忠道先生於「巴黎」(大地地理出版)一書內所提到的,「水道旁停滿船隻,其中有些是編有門牌號碼的住家。」這段話,肯定會對於有人在停靠河岸邊靜止不動的遊艇上曬太陽之景象,充滿著好奇和疑問。 右前方這艘船,掛滿了日常衣物和腳踏車。

放低角度看巴黎

「啊!我們看到的世界很不一樣耶。」 從拍回來為數眾多的巴黎照片中,可以明顯看出我和另一半所拍攝的結果,大不同。先除卻個人取景不同所可能造成的差異,光是十幾公分的身高差距,就可以讓同一個景點所拍攝出來的物體比例,很不一樣。(因為裡頭都有我們的正面照,所以暫時無法舉出實例。)  

Jean-Paul Hévin,巴黎還是東京

在造訪了巴黎和東京之後,發現同一個品牌(註一)即便已經都是世界知名水準之上,仍可以發現開設在兩地之間所呈現的微妙差異。 尤其在服務上,從進門開始,遞菜單、點單、上餐點(擺盤)到結帳,更顯兩地之不同。 Jean-Paul Hévin, Paris 在巴黎,呈現的是一種恣意揮灑的創意驚喜;在東京,展露的則是一種小心謹慎的細膩貼心。

在家裡用巴黎思念巴黎:白葉單叢

一直等待著捨不得拆封的「白葉單叢」(購自巴黎「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es trois thes)」的茶),終於在這初春的時節開來喝了。 一如在巴黎喝的印象,先是飽滿又清新的桂花香氣撲鼻,再接續以微甜的蜂蜜甘美在舌面上舞動。無論喝多少回,都是感動的茶啊。

被譽為最美麗的廁所,於巴黎瑪德蘭教堂

隔著協和廣場及塞納河,與左岸之國會大廈相對望的,是一座希臘神殿式的、擁有極美麗高聳圓柱之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站在教堂底下,即能感受其壯闊逼人之氣勢與對稱和諧之美。 瑪德蘭教堂(Église de la Madeleine) 巴黎最美麗的廁所

巴黎,Macaron!

走在巴黎街頭,最常在糕餅店櫥窗內看到一顆顆圓形的、五顏六色的、堆疊成山的小甜點;沒錯,那就是一直深受巴黎人喜愛的小圓餅 macaron。其出現次數之頻繁,到了讓人難以視而不見的地步。不禁好奇著,這主要由蛋白、杏仁粉、冰糖這些不起眼的材料所組成之小圓餅,究竟擁有怎樣的魅力,才能造成這一波波的風潮;讓即便是遠在台灣的我們,於前一陣子都難逃這火紅的話題。 到嚐過了 Pierre Hermé 的幾款 macaron 之後,才總算比較明瞭其箇中奧妙。當然, Pierre Hermé 最令人讚賞的,除了製作技巧拿捏得宜,使得小圓餅表皮呈現出酥鬆輕盈且入口即化的口感之外,莫過於他巧妙運用了不同於傳統的元素,來激盪迸發出令人嘖嘖稱奇的滋味和巧思。 ↑ 點我,看更多精采的照片。 Pierre Hermé 的 macaron

巴黎 Bellota-Bellota‧伊比利生火腿

「地下室實在別有洞天唷,」我催促著另一半也下樓去上洗手間順道長見識,「不僅有許多別緻的座位,重點是有個洞穴裡頭懸掛著好多好多的火腿喔。」 ‧ 若曾看過林裕森大哥寫的《歐陸傳奇食材》,很難不對書中所提的頂極食材感到興趣。像是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陳年 Balsamico 酒醋、貝隆生蠔、鹽之花、布烈斯雞……,還有相對以上食材讓我感到較陌生之 Jamón Ibérico(伊比利生火腿)。雖然這回歐洲行不會繞道前往西班牙,但是在美食不虞匱乏的巴黎,實在不難找到進口這種據說很美味的生火腿店家。 於是在結束巴黎鐵塔之登高望遠行程後,約莫正午我們便帶著既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坐在「Bellota-Bellota」店內靠牆雙人座位的高腳椅上,面對面地享受著悠閒的午餐。 實在拗不過女侍者堅持我們會吃不飽的說法,只得放棄單點伊比利火腿的念頭,額外點了荷包蛋佐牛菌菇和油漬沙丁魚。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