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再訪「天竹園」日式料理(已歇業)

說起想吃日本料理,我們總是會去「天竹園」。我是指,不必離開新竹就吃的到的話。地利之便啊。 依照慣例,總是會請侍者先來上一壺冰清酒。一邊用小只的霧面玻璃杯喝著,一邊等待著料理上桌。如果沒有安排錯誤(可惜他們常因為吧台和廚房的調度不當,在生魚片尚未出完之際,中途安插了炸物或是煮物,讓人錯愕),最先上桌的會是牡丹蝦生魚片,以及各款握壽司。 整尾的牡丹蝦,先從尾部開始吃起。取少許芥末放至蝦身上,蘸適量醬油,分成兩次入口;繼滑嫩又不失彈性的口感後,則是蝦子豐盈的甜美。留下的那顆蝦頭,以筷子沾取醬油來調味,然後不顧形象地用力吸吮,直到所有的精華全入了口,方才罷休。

品嚐家常菜:宜蘭「客人城」美食天地

夜裡,循著指標繞來繞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位在一大片田野間,透著微弱光線的「客人城」。是家可以吃到豬油拌飯,且沒有菜單的餐廳。 寬敞的石磚庭院右後側,矗立著一棟L型的紅磚建築,裡頭陳設著許多台灣早期的設備和物品,像是旋轉撥號的黑殼電話機、古樸的長板凳、陶製酒甕,充滿著復古的氛圍。其中有個燒柴的爐灶,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外婆家,過年前蒸年糕時炊煙裊裊的景象。 ↑點我,可以看更多照片。

讓人回味的義式餐館「奇昂蒂(Osteria Chianti)」

從巴黎回來後,朋友問起,「什麼食物讓你非常想念?」 「其實有很多,不過,不得不說他們的 “le veau” 實在很精采。」 「”滷肉”?你們特地跑去法國,就為了吃”滷肉”?」 我看著他臉上吃驚的表情,忍不住發笑。「我說的是”小牛肉”的法文[lu vo])啦。」 沒錯,就是那有著粉紅色色澤,鮮嫩多汁柔軟無比的小牛肉,深深牽引著我們的思念。所以,當在南台灣高雄的「奇昂蒂(Osteria Chianti)」義式餐館(La Maison 任主廚和朋友合開的另一家餐廳)見到小牛肉的菜色時,顧不得去思考可能與在產地品嚐有所落差的風險,說什麼都想點來回味一番。 ‧ 深秋,一個天高氣清微風徐徐,仍舊可以穿著短袖出門的正午,我們悠哉地坐在靠裡邊的座位。木桌上,擺著兩杯冰涼的 house wine(白酒)、一籃麵包和兩碟沾醬。乾爽的空氣中,幾乎沒有什麼氣味。依著在巴黎養成的習慣,撕著麵包沾著油醋醬打發著等待的時間。

慢食,於「草葉集」新門市

請準備好充裕的時間,放鬆的心情,前往「草葉集」享受一場「慢食」饗宴。 ‧ 以往,總是羨慕著台北的朋友,三不五時便可轉進小巷,鑽進小店,享用一餐別緻又溫馨的料理,而我只有乾瞪眼的份;沒想到,重新開張的「草葉集」,能讓我於假日時,不必急著上市場進廚房,搞得蓬頭垢面,便能輕鬆享用清爽又健康的料理。 「我們將會以會員制,採預約的方式來供餐。沒有菜單,也沒固定菜色,全依照廚師採買的食材之品項種類(未來會努力和一些有機農家合作),來呈現出一道一道的料理。」猶記得新「草葉集」仍在建構中,Only這麼興致昂然地說,「希望大家能夠在舒適的環境下,自在地聊天,安心地用餐。」 多麼像是去大廚朋友的家聚餐呀。

讓我們相聚在美味的「K2 小蝸牛」廚房

「那麼就來個幾盤前菜,義大利麵和甜點就都每一種各來一份囉。」仔細看了一下綠底白色的菜單後,大家紛紛這麼提議著。 ‧ 週六的傍晚,幾個好友相約在台中華美街上的「小蝸牛」,準備以大啖義大利麵來揭開「歡樂週六夜」之序幕。 這家由著名主廚JP──繼J-Ping義大利餐廳和K2義大利冰淇淋店之後──所開設「K2-小蝸牛」,雖然距車水馬龍的中港路只有數十公尺之遙,卻因為位居巷內,反倒格外顯得悠靜。明亮的空間內,擺放著二十來張桌子,錯落有秩各居一方;餐廳的主要核心廚房,則以白色色調和半開放式來彰顯其乾淨俐落的特色。整體環境透著一股活潑年輕卻不失格調的溫馨氣氛;讓人一進入,便能卸下所有的防備,以最輕鬆的姿態來迎接即將上桌之餐點。

「草葉集」:舊的結束,即將引領新的開始

在一個多月以前,得知「草葉集」真的要搬家之際(雖然更早之前就知道這天會來),心裡還是浮現一股濃濃的惆悵感(沒想到,這天來得如此之快)。 於「草葉集」公定的最後營業日八月二十日當天下午,抱著來看看老朋友最後一眼的心情,來到了她位在縣政九路和光明三路交叉口的現址。一樓玻璃門大大地敞開著,許多已經售出的櫃子一路堆排至馬路。穿著鞋子,循著階梯走上二樓;就在即將抵達二樓之際,見到了臉上略顯疲憊的Peggy正打點著一切。 架子清空了、書堆疊打包了、CD集結一處以七折販售,有些櫃子和物品已經尋覓到下一個主人。我走在熟悉的走道上,卻聞到不一樣的味道。

再訪和幸日式料理:生食多一點(下)

下半場正式開始之前,來了一道以山椒柚子味噌提味的自製胡麻豆腐;取其柔軟的口感和清爽的味道,來洗刷口腔內的餘味,讓每顆味蕾再度神采奕奕,以迎接後續的料理。 ‧ 「來,嚐嚐看,這絕對新鮮的牡蠣握壽司。」 無論是擠了檸檬直接吃的生蠔,或是燒烤過後的牡蠣,我們都曾吃過不少,而放在醋飯上作成握壽司的做法,倒是第一次嘗試。於是,舉著夾起一整顆入口。 冰涼、柔軟的口感瞬間襲來,輕輕擠壓,這比豆腐還細嫩還多汁的牡蠣便化了,便和醋飯融合為一體;再藉由辛辣的青蔥和薑末、清香的一枚紫蘇和略甜微鹹的醬料來提味,真是美味極了。 「這牡蠣好新鮮又沒腥味,多汁又爽口啊!」忍不住對著師傅讚不絕口。 「這我們絕對是拍胸脯掛保證的。從國外進口一箱一箱的,開店前仔細撬開檢查,一有壞掉的,絕對直接丟棄。常常一整箱,只剩下不到十顆可以使用。所以,能夠以生食方式上桌的,一定是很新鮮好吃的。」 我想,這般的用心,自己味蕾的感受絕對是最清楚的。為了感謝這牡蠣,趕緊喝上幾口生原酒,歡愉啊!

再訪和幸日式料理:生食多一點(上)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趁著初夏購於京都伏見的「英勳 古都千年」純米大吟釀(生原酒)還算新鮮,趕緊拎著她,前往位在水田街上的「和幸」日式料理店。

「達文士」義大利麵餐廳‧巷弄間的好滋味(已歇業)

常常沒來由的,就想吃義大利麵。勤勞的時候自己作,懶惰時則希望端坐餐桌前就有現成的得以享用。然而,始終苦於新竹鮮少有義大利料理的餐廳可供選擇,不是價格高昂,就是品質不佳,碰多了地雷,總是無奈。 前幾週的傍晚,又興起了吃義大利麵的念頭。腦海突然閃過,「草葉集」Peggy最近才剛提起的,那家位於竹北甫開張不久,價格公道料理頗優的義大利麵餐廳。於是,在天色幾乎全暗了下來的微涼初夜,踏進了位在生活工場旁邊巷子內的「達文士」。 迎面而來的,是掛著笑容的女侍者,領著我們來到近乎店面的最裡端,一個靠角落的雙人座位,並為我們遞上水杯和菜單。在幾經思量後,作了決定,並把其中一人的餐後飲料,以補齊差額的方式,換取一杯紅酒。

結婚五週年之慶‧第二樂章:台中‧「鹽之華」法式餐廳(下)

咯噹一聲,透著鵝黃色光芒的Chablis在玻璃杯內搖晃著,氣味已從青草味兒轉成成熟水蜜桃的果香。「敬我們!」緩緩地讓微酸的液體划過喉頭,將視線拉至數公尺遠的落地窗外。下了一整天的雨,終於停歇,只留下佈滿爬藤植物之密密麻麻水珠為印記。 「你聽,是黃金傳說一萬元過生活的背景音樂喔。」我豎起耳朵一聽,果真是在熟悉不過的旋律。就在此時,靜候多時的主菜終於正式登場了。

結婚五週年之慶‧第二樂章:台中‧「鹽之華」法式餐廳(上)

「搞定了!」從書房傳來另一半開心的聲音。 「週六晚上,我們就全權交由「鹽之華」的黎主廚安排囉,她會依照當天的食材來決定推出哪些料理。」 「那,酒的部分呢?」酒鬼的我,一定得搞清楚。 「放心,餐廳屆時也會依據我們的料理,來搭配一支適當的紅酒或白酒。」 「真開心,我們就靜心期待週六晚上的到來囉。」 ‧ 長條方桌,舖著雪白的桌巾,十多枚新鮮火紅的玫瑰花瓣,錯落其上。眼前,已安置好銀色的餐具,而那美麗的黃色小花和那只橘色的蠟燭,則安穩地棲身在靠窗的角落。我們坐在半密閉的兩人空間,靜靜地等待著。

Pages: Prev 1 2 3 ... 13 14 15 16 17 18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