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暖色京都】京都賞楓必訪景點東福寺‧濃厚的秋意

旅遊日期:2005 年 11 月 30 日   《東福寺》 這兩天氣溫驟降,窩在書桌前總會感受到冷冷的風從門縫鑽進來,腳底因而逐漸變得冰涼。其冰涼的感覺,跟多年前於京都旅行時,搭乘電車前往《東福寺》的那個早晨的腳指末端溫度很接近。於是,我開始翻箱倒櫃,抹去厚厚的灰塵,把一疊疊有著紅色橙色黃色的照片取出欣賞著。

京都深秋季節裡火紅的葉子

這幾天氣溫明顯下降很多。晚上不必吹冷氣睡覺、坐在落地窗大開的書桌前還會覺得太涼、早晨吃完水果和優格的早餐後,不禁套上一件薄薄的長袖衫在身上。秋天,來得好急好快。 讓人很想念那年秋天,京都的美麗紅葉。 ↑ 京都嵐山,從車站前往清涼寺的途中,一棵高聳茂盛火紅的樹就這樣出現在眼前,相當震撼  

台北街頭的楓樹翅果、家中已不在的薰衣草

從宜蘭扛回來的一小盆薰衣草,一開始,只有三個花苞綻放著。一小段日子之後,其餘的小花苞也逐一施展著紫色的魅力。在幾乎開滿一整盆之際,瞬間染上了白色小蟲的病變;所有羽狀葉片全沾裹上許多黏膩的小白點。不管用什麼方法,都無法將之去除。為了避免讓陽台上的其他香草植物也受到感染,只好忍痛,跟他揮別。

京都紅葉‧泛著螢光的高桐院

旅遊日期:2005.11.28 泛著螢光的。靜謐的。是我們對於大德寺塔頭高桐院最深刻的印象。 在十一月深秋這時節,天黑得特別快。接近高桐院的傍晚時刻,天色已經開始黯淡。對於枝頭上的朵朵葉片,幾乎快要難以辨識她們的顏色;是深黃,還是淺橘。也因為這樣,當很斜很斜的夕陽穿透過來時,周遭便泛著一層少見的,清淡的螢光。  

於暖色調的京都大原散步吃小吃

若沒有足夠的意志力,很容易便深陷其中。我說的是,如果沿著大原「呂川」旁的小徑散步的時候。 就像我們離開三千院之後,以為三兩下子便可走至巴士站迅速往下一個景點前進,其實不然。那條小徑兩旁,竟是一間間迷人的店家,讓人駐足不忍離去。 ↑ 點我可以看更多的照片。

靜謐的京都三千院和其迷人的紅葉

每次回想起三千院,腦海中總會浮現:風徐徐吹過樹梢那泛著紅色橙色黃色光芒之楓葉,讓篩過的陽光於綠茵上形成搖晃光影的畫面;還有那來往巴士站之彎曲山路兩旁,店家總是熱鬧滾滾、人聲鼎沸之快活景象。 院內的靜謐和院外的喧鬧,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也因此讓庫藏之記憶格外鮮明。 ↑ 點我可以看更多的照片。

京都永觀堂賞紅葉‧抽象的夜間拜觀

黑夜中,看不見寺廟的全貌。 ‧ 沿著傍晚的來時路,在微寒的寂靜中行走著。偶有燈光的小徑上竟然人煙稀少,兩人不免納悶著白天的賞楓人潮上哪去了。直至永觀堂前驚見如潮水般擁來的人群,才知大部分的人都直接從那有公車站牌的大馬路上山而來。 平常入夜後應當是漆黑一片的古寺,在這楓紅的季節期間,特地為大眾開放夜間拜觀的服務。因此當點點燈光一大片黑裡頭亮起,則顯得格外神秘迷人。 進了大門抬頭張望四周,打量著該從何處作為起點。只見有燈光投射的楓樹下頭,便是人群聚集之處。反正,也搞不清楚遵循方向索性隨波逐流,哪兒有紅透的楓葉就往哪兒去。擠身人群中,試圖在昏暗的燈光下,獲取一兩枚漂亮的「夜楓」寫真,難,也極富挑戰。 腳下踩踏的碎石子,在每一邁步間都發出陣陣的沙沙聲,於黑夜中相當明顯。於是,讓人不禁放慢放輕了腳步,因而更能體會漫步夜楓長徑下的氛圍。我凝視著眼前發亮的紅葉,和對著我微笑的你的臉,內心漾著一波一波的幸福。 ‧ 行走著,院內廣大的似乎怎麼也走不盡。兩小無猜小情侶沿著階梯慢慢往上走,小男生小心翼翼顧著著和服小女生的腳步,兩人之間的甜蜜濃得化不開。潺潺的小溪上掉落了許多楓葉,手持相機的人群競相圍著拍照。湖上的橋亮起藍紫色的燈光,身著日本傳統服裝的人仕端坐橋上,吹奏著獨特的樂音。原本靜謐的夜,散發著一股奇異的氣氛。 於湖邊喫茶處,喝杯熱呼呼的甘酒,歇歇腳。望著頭頂上紅色的傘,想像著未來幾天即將發生的好事。   觀賞照片的要訣: 於每頁中,點選中間偏右的照片位置或是字體,則會往下一頁移動; 若點選中間偏左的照片位置或是字體,則會回到上一頁。 【觀賞照片】 京都賞紅葉之旅的行程表  

京都永觀堂之夜樂音

入夜後,進入「永觀堂」,腳底踩在石子路上,發出陣陣的沙沙聲響。往前走一小段,突然出現五個穿著特別服飾的人,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於是,照相機的快門聲,此起彼落。

京都南禪寺賞紅葉‧記憶抖落的片段

光線不足下所拍攝的照片,如同從記憶抖落的片段,既模糊又清晰。 ‧ 低仰角斜射而來的陽光,讓斜倚山壁的楓葉顯得更加橙紅;漸深的暮色,讓四周的古寺房舍,逐漸由明亮的色彩轉為黯淡。天就快要黑了。而我們今日屬於白天的行程尚未結束。 哲學之道上仍舊擠滿了人,我們必須集中精神並且耗費力氣,才能在不與人碰撞下,於空隙間快速往南方前進。 一路經過永觀堂、野村美術館和奧丹,都無心思放慢腳步仔細欣賞。兩人邁著大步伐,就希望能趁著天黑前多看南禪寺幾眼。儘管氣溫在降低著,但我們的身體卻因為快速行走而發熱,身上的背包重量似乎越來越沉重。 好不容易,在一個轉彎之後,見到了被人群圍觀著的「三門」,南禪寺著名的景點之一。雖然沒時間如日本歌伎劇目「樓門五三桐」中主角大盜石川五右衛門,登上高22米的「三門」,並讚嘆「絕景啊!」固然可惜;但是,能夠遇上於「三門」前紅透的茂密楓葉,也讓人體會他內心受的震撼之八九。 穿過「三門」後,躍於眼前的景色,讓人屏息。樹上那些形狀完好顏色飽滿的楓葉,已不足以媲美那撒了滿地的紅的橙的黃的落楓。鬆鬆軟軟的滿滿一大片,彷彿一張寬大柔軟的地毯。讓人忍不住,加入小孩子們的行列:手捧一大把落葉,拋向空中,看著銀杏楓葉紛紛落在另一半身上的華麗景緻。 「走了走了,該去水路閣了。」被楓葉沾惹全身的另一半,牽起我的手,急忙往前走去。 沒幾公尺遠,便見到了龐大的紅磚水道橋。看著這仿造自古羅馬水道橋,建造於明治20年初的琵琶湖引水道「水路閣」,讓人想起了台灣苗栗的「龍騰斷橋」。 同樣的紅磚建築、拱形橋腳、差不多的建築年代,有紅楓櫻花相伴的「水路閣」仍舊完整屹立著,而幾經地震摧殘的「龍騰斷橋」,則只剩幾個攀附野草的斷裂橋墩,難掩唏噓。 沿著「水路閣」旁的小道向上行走,終於見到於「水路閣」上流動的潺潺流水。而天色,也終於暗了下來。 觀賞照片的要訣: 於每頁中,點選中間偏右的照片位置或是字體,則會往下一頁移動; 若點選中間偏左的照片位置或是字體,則會回到上一頁。 【觀賞照片】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