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東福寺

京都賞楓必訪景點東福寺‧濃厚的秋意

《東福寺》 這兩天氣溫驟降,窩在書桌前總會感受到冷冷的風從門縫鑽進來,腳底因而逐漸變得冰涼。其冰涼的感覺,跟多年前於京都旅行時,搭乘電車前往《東福寺》的那個早晨的腳指末端溫度很接近。於是,我開始翻箱倒櫃,抹去厚厚的灰塵,把一疊疊有著紅色橙色黃色的照片取出欣賞著。

高桐院

京都紅葉‧泛著螢光的高桐院

泛著螢光的。靜謐的。是我們對於大德寺塔頭高桐院最深刻的印象。 在十一月深秋這時節,天黑得特別快。接近高桐院的傍晚時刻,天色已經開始黯淡。對於枝頭上的朵朵葉片,幾乎快要難以辨識她們的顏色;是深黃,還是淺橘。也因為這樣,當很斜很斜的夕陽穿透過來時,周遭便泛著一層少見的,清淡的螢光。

三千院

靜謐的京都三千院和其迷人的紅葉

每次回想起三千院,腦海中總會浮現:風徐徐吹過樹梢那泛著紅色橙色黃色光芒之楓葉,讓篩過的陽光於綠茵上形成搖晃光影的畫面;還有那來往巴士站之彎曲山路兩旁,店家總是熱鬧滾滾、人聲鼎沸之快活景象。 院內的靜謐和院外的喧鬧,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也因此讓庫藏之記憶格外鮮明。

永觀堂

京都永觀堂賞紅葉‧抽象的夜間拜觀

黑夜中,看不見寺廟的全貌。 ‧ 沿著傍晚的來時路,在微寒的寂靜中行走著。偶有燈光的小徑上竟然人煙稀少,兩人不免納悶著白天的賞楓人潮上哪去了。直至永觀堂前驚見如潮水般擁來的人群,才知大部分的人都直接從那有公車站牌的大馬路上山而來。

南禪寺

京都南禪寺賞紅葉‧記憶抖落的片段

光線不足下所拍攝的照片,如同從記憶抖落的片段,既模糊又清晰。 ‧ 低仰角斜射而來的陽光,讓斜倚山壁的楓葉顯得更加橙紅;漸深的暮色,讓四周的古寺房舍,逐漸由明亮的色彩轉為黯淡。天就快要黑了。而我們今日屬於白天的行程尚未結束。

銀閣寺

晚秋時節於京都銀閣寺賞紅葉

當蕭邦的敘事曲 No.1 in G minor, Op 23 響起時,我必定會憶起你那隱身於株株老松後的簡樸身影。 當陽光以 30 度俯角直直照射大地時,我必然會想起你周圍那細緻的銀沙灘和襯於洗月泉前、奔放於白鶴島上之耀眼楓葉。

東寺

抵達京都的第一站‧東寺賞紅葉

迎著陽光,眼前的景物全成了剪影。 ‧ 隨著幾乎每站都停的列車,一路從大阪搖搖晃晃至京都;途中一大片紅紅橙橙綠綠的山頭,讓初踏上關西領土的我們,絲毫不覺搭車的勞苦。 出了京都車站,沿著八条通往西南方前進,一大群穿著制服剛剛下課的中學生,嘻嘻鬧鬧地與我們擦身而過。一輛貼滿宣傳單的競選車,停靠在靠近陸橋的馬路邊,競選者拿著大聲公,獨自一人對著來往的群眾發表政見;相較於台灣敲鑼打鼓群眾遊街的喧嘩方式,這更有獨立奮戰的美感。 繼續向前走,把政治拋在腦後,我們正要前往那有「駿馬」的東寺。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