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美瑛傍晚和聖誕樹

充滿夢幻色彩的北海道美瑛傍晚還有聖誕樹

「你們運氣很好,已經一連多天都沒出太陽了。」民宿主人邊開車邊對我們說著。我們望向車窗外,橘色的夕陽就在那一側照耀著。「應該有機會可以看到粉紅色的山脈,還有美麗的 blue moment。」「Blue moment?」疑問著。「所謂的 Blue moment,就是太陽已經很斜很斜,光線折射的關係造成不僅天空是藍色的,連地面上的雪也會是藍色的,還有整個周遭景色都變成藍色的。」

咖啡好喝老闆很熱情的北海道美瑛北工房 Café

我們常常在旅行當中遇到貴人,今年三月底的北海道行也是如此,而且還不只一位。這次先來說說美瑛北工房老闆的故事。 開車遊晃過一趟美瑛拼布之路( パッチワークの路 )的那個下午,把車停在旅館附設的停車場後,散步往北工房前進。走著走著雪竟然越下越大,沒帶傘出門的我們一下子便被淋得滿頭滿身一片雪白。相當狼狽地在店門口,拍掉所有的積雪後才推門進入。  

夜裡突然一陣大雪於北海道川湯溫泉

抵達川湯溫泉的那個下午,明明還是個有著水藍色天空,晴朗極了的天氣,入夜之後竟然下起雪來,而且還是一場大雪。 用過極豐盛美味的晚餐之後,另一半提議到附近走走看看夜景,也順道讓食物消化消化。一走出溫泉旅館外寒意便逐漸逼來,即使已經穿了長版羽絨衣,還是忍不住想縮起身子。「比下午冷很多耶。」我說。「大概是沒了陽光照射的關係吧。」你答。  

北海道函館生透抽初體驗いか丼

時而飄雨時而放晴的正午,一行人漫步在基隆和平島遊艇碼頭畔,低頭觀察著一籃一籃的螃蟹。受到驚嚇瞬間變色的透抽,吸引了眾人的目光。老闆順手撈起了一尾,透明的身體在他手掌上泛著光。 「你有吃過生的透抽嗎?」友人隨口一問。 「有的,就在剛下過雪的函館,金森倉庫附近的海鮮俱樂部內。」我答。 ‧ 冷冽的空氣,夾雜著冬雪漸融的潮濕感,入夜之後越顯冰涼。露在衣物外的皮膚也因此凍得泛紅。從函館山下了纜車後,便快步朝金森倉庫前進,想藉由不斷的行走來增添熱量。

值萬金的北海道函館夜景

那天,大概是和今天一樣的天氣;冰冰涼涼的,空氣非常潮濕,過了中午之後還下起雨來。而且,氣溫要比今天低上個十多度左右。很冷,卻還不到下雪的程度。 告別登別之後一路搭乘火車南行,約莫過了正午十二點才抵達目的地,函館。下榻的商務旅館房間很小,小到行李幾乎無法完全打開。但是視野很不錯,拉開窗簾往下探,即見熱鬧非凡人潮洶湧的「函館朝市」;往前望,即見船隻熙來攘往的「函館港」;整個市民的活動盡攬眼底。 ↑ 點我可以看更多的照片 豎起羽絨衣的衣領,拎起未乾的雨傘,出了旅館沿著海峽通往西南方行。一路上,總會遇上行駛於平地上的電車,其色彩繽紛佈滿卡通圖案的車身,在灰白的世界裡格外顯眼。我們拖著飢寒交迫的身體,趕路著,為的就是想嚐嚐「來來軒」那據說非常美味的鹽味拉麵。 「來來軒」是一家位在市電十字街附近,有著古樸低調的門面,看似不起眼卻深深擄獲老饕的心的老店。在嚐過了熱呼呼冒著縷縷白煙的鹽味拉麵後,才明瞭了藏在樸實平凡外表下,那揪動著人心的滋味是多麼雋永。

yu-fran

【雪‧漫漫】登別溫泉旅館 yu-fran 之晚餐

千里迢迢,拉車至登別,為的就是那兒泉質種類眾多的溫泉,以及另一半在網路上尋覓到的溫泉旅館「yu-fran」。而在真正入住了一個晚上後,深深覺得不虛此行。 最讓人讚不絕口的,當屬精緻美味的法式早晚餐。 方正的用餐空間,擺放了一張張原木色調的長方桌,桌上安置著綠色植物、銀色餐具、酒杯和當晚(早)的菜單。桌旁則有墨綠色的座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最裡側被玻璃牆包圍的整面酒櫃;燈光下,一瓶瓶的酒紛紛散發出誘人的光芒。 不例外的,為我們各自點了一杯紅酒。

【雪‧漫漫】往登別的路上

結束在北海道帶廣的兩天一夜行程,我們再度搭上特急列車,一路往札幌的方向前進。不同的是,這回將於南千歲這一站轉搭往室蘭的特急 すずらん 4 号 ,下一站,就是擁有很多溫泉旅館的豋別。 前一夜的大雪,讓千歲空港以北的區域,覆蓋著或厚或薄的積雪。然而,在過了 苫小牧 之後,積雪幾乎都已消融,放眼望去,全是一大片光禿禿的枯黃。 讓人有遊走在晚秋和初冬邊緣的特殊感受。 帶廣車站

Pages: Prev 1 2 3 4 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