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睽違一年的緋寒櫻(山櫻)

拍攝日期:2006.02.04,拍攝者:Albert & basil 是春天來得特別早? 去年二月中還開滿枝頭的櫻花,今年二月初已經紛紛掉落。細嫩的枝幹上,已經抽了上百的新芽,野紅色的花海逐漸被新綠給取代。 一年,容易又過去。 新竹力行路上之櫻花 Generated by Flickr Album Maker

新竹忠孝路極品羊肉爐

週六午后開始飄起雨來。 照例,去了「鍋子咖啡」吃個午餐,另一半點的「蘑勒三明治」,其濃郁之滋味正好適合這冰冷的天氣。 隨後,去了「大遠百」採買物品。破天荒的,竟然能夠把預定的物品全買齊了,開心之餘,決定吃頓好的晚餐來犒賞自己。 於是,回家的路途中,繞到忠孝路一家頗為知名的羊肉爐,外帶了一斤羊肉(含湯底和茼蒿)和高麗菜。沉甸甸的一大包,提在手上很有踏實感。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香氣不斷地從冒著泡的羊肉爐中飄出,肉香混合著中藥香,著實挑逗著我們的食慾。

歡愉的 Beaulolais party @ 小義大利餐坊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每個月的固定聚會,正巧碰上Beaulolais nouveau上市的日期(事實上聚會時間是晚了兩天),於是,大家齊聚一堂,Beaulolais喝通海啦。 搭配著小義大利餐坊于老闆的精采料理,一個晚上下來,都遠比以往喝得多,不知不覺得,24個人喝掉了至少20瓶以上,實在驚人。 大抵是因為餐點精采,也大抵是因為今年的Beaulolais還算精采。

熱鬧滾滾的無招牌小店「明園碳燒」(下)

包覆醋飯的鮭魚片相當柔軟,油脂化在口中逐漸轉為甜美,過程中,鮭魚卵一顆一顆陸續地爆破,更增添味道的豐富性,以前只知道鮭魚親子丼非常好吃,沒想到濃縮成小小一枚的鮭魚親子握壽司,也能如此深入人心。

熱鬧滾滾的無招牌小店「明園碳燒」(上)

大跨步加上小跑步,終於從那遙遠的停車地點來到這小巷子口,附近居民紛紛拎著幾包垃圾佇立在家門口,而那「給愛麗絲」的聲響則持續擴大地迴盪在空氣中;左側燈光亮的如白晝一般的網球場上,有幾個身著運動服的人正賣力地揮打著球拍,網球隨著律動跳躍所發出的聲音,不絕於耳。

小巷弄間的好味日本料理「和幸」(下)

將冷藏過的鰻魚切成薄片,平鋪在生洋蔥絲上頭,再淋上酸甜滋味的特調醬汁,便完成這道菜。濃厚的鰻魚氣味和帶著清新卻不辣口嗆鼻的洋蔥絲,搭配的相得益彰,每口都是完美的滋味。推測那鰻魚經過冷藏的步驟,是為了使口感更為結實,才能成功的和爽脆口感的洋蔥搭在一塊。 正當鰻魚一滑下喉頭,鮪魚手捲便現身了。

小巷弄間的好味日本料理「和幸」(上)

斜叉於中正路與經國路的水田街上,那一樓門口懸掛了幾顆大紅燈籠、透著暖色調光線的日本料理店「和幸」(據說是台北「小政」日本料理店的徒弟開的店),於此暗巷中格外顯眼。 傍晚,風是越來越透,濃濃的秋意已經包圍著新竹,六點出頭,「和幸」已經熱鬧滾滾,靠近吧台尾端有幾個空著的座位,是為我們而保留的。 兩面的菜單上,列了許多單點的菜色,雖然看來也都美味,不過,在不熟悉師傅的手藝之初,加上懷念在日本壽司店吃「case」的心情,於是,我們決定全然安心的交由師傅來配菜。 「生的有吃嗎?」吧台內師傅親切的詢問。 「有,都吃。」 當然,這絕對是配菜之前重要的詢問。

進入六號花園的秘境

【精靈招喚】
整個人蠢蠢欲動的,彷彿受到森林小精靈 – 白色小小圓圓身型忽隱忽現半透明模樣 – 的招喚,急欲往山林裡頭去。

於是,中秋節後的週一下午,身著輕便服裝,帶著輕鬆心情,拎著自製東方美人冷泡茶,緩緩往那新竹縣山區前進。

小倖個唱於草葉集

燈光調暗,打開啤酒瓶蓋,飲著金黃色液體,臥坐在深褐色木地板上,拉了附近的木椅充當臨時桌,安安靜靜的等待著。 略帶憂傷的吉他旋律、微微顫抖的柔軟音調,演唱著有點寂寞的「我一個人在這裡」,為今天晚上的小倖個人演唱會揭開序幕。

「草葉集」之啤酒饗宴(二)

位在竹北的「草葉集」,一直積極的在舉辦關懷在這片土地上生長的人、植物、動物,甚至是土地本身的活動。當然也舉辦了一些較為輕鬆愉快的活動,像是星期五夜晚的啤酒饗宴。 這已經是啤酒饗宴系列的第二回,上回的主題在於介紹”水果風味的啤酒”。 而這一回,原打算以Ale這個大原則來切入,沒想到歡樂之下,頻頻岔題。

新竹之春音樂會之神秘失控

之所以會到六家高鐵探索館,實在是因為當天晚上在旁邊的廣場,將有一場神秘失控(SEMISCON)純人聲阿卡貝拉的音樂表演。向來對於擁有利用人聲來仿效樂器的能力的人,極度佩服,也一向對於 unplug 的演出有著濃厚的興趣,因此說什麼也不能錯過這最後一場,新竹之春的音樂饗宴。 官方網站上標示的表演時間原為下午五點開始,未料抵達現場的時候,投影的布幕才剛架了三分之一,來賓席的座椅還斜倚在一旁,全然沒有即將開演的跡象。

Pages: Prev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