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難怪一直得獎的噶瑪蘭威士忌酒廠,與意外多元的金車集團

傍晚即將天黑之前,我們一群人窩在頭城「金車伯朗城堡咖啡二館」的靠窗座位,享用著結束一日旅程後的下午茶,並欣賞著窗外美景。微微一轉頭,便能將龜山島盡收眼底。「哎呀,如果天氣好些就能見到夕陽餘暉了。」腦海閃過這個念頭的下一秒鐘,忍不住笑了長年住在台灣西部的自己,這裡是東海岸哪,理所當然要看的是日出才對。

[三枚] 雨天的都蘭與台北

文字:大A │ 攝影:大A 回頭看 Instagram 時,才發現這幾個月來自已老喜歡把雨天的照片加上黑白濾鏡。 這麼說好像貼了相當多照片似的。沒那麼了不起,半年來也不過就三張。 兩張在台北,一張在都蘭。 繼續閱讀本文…  

【台北】咖啡小自由 Caffè Libero‧巧遇青木由香和溫先生

幾次的造訪,店內總是人聲鼎沸。店員總是不好意思的說,只剩裡頭威士忌吧檯區的空位;殊不知,對酒鬼我們而言,那個略為昏暗卻極具奢華糜爛的空間,是最愛。一長落,全是蘇格蘭威士忌協會(SWMS) 的酒,而角落堆疊如山狀的,則是日本威士忌。其中,當然不乏市面上少見且讓人眼睛一亮的酒款。光是坐在吧台前,望著那些酒,嘴角便忍不住不斷上揚。

蘇格蘭島嶼威士忌的旅程

好吧,還是先來慢慢品飲,這艾雷島上唯一非使用地下水,而用山泉水來製做威士忌的「布納哈本 (Bunnahabhain)」酒廠的酒,在不同年份上的表現,有些什麼樣的差異。正因為用來製酒的山泉水,並無經過泥煤層,所以酒體表現較為清爽柔和,少有泥煤味。但也因為布納哈本緊臨海邊,酒廠的牆壁終年不斷地受到海風吹撫拍打;不僅在上頭累積了厚厚的白色海鹽結晶,也讓存放在橡木桶內的威士忌,吸取了海洋的精華,散發著迷人的海潮氣息。

夏夜裡的晚風,來場 The Singleton of Glen Ord 饗宴吧

「這些就是 The Singleton of Glen Ord 酒廠內的蒸餾器。」Afra 指著投影片中那張照片這麼說明著,而照片中的蒸餾器不算太瘦高也不算太肥矮。看來,眼前的這幾支酒應該不會屬於非常清瘦,也不會是非常肥厚的兩個極端吧。 在這個仲夏有著微風吹撫的夜裡,我們正在內湖 BenQ 大樓的六樓 DIAGEO 寬敞明亮的空間內,坐在擺滿了蘇格登威士忌的吧台前。邊看著杯中美麗琥珀色的威士忌,邊聽著品牌大使 Afra 仔細說明著威士忌的釀造過程,以及 The Singleton of Glen Ord 酒廠的歷史點滴。  

當 Glenfiddich 遇上台灣味

撰文者:Albert 西方的酒啊,要和半個地球外的台灣味水乳交融,並不是那麼容易信手拈來的事情。自己有試過便能知道,難免要經過一些碰撞,再加上一些脫離了慣性的想像,才能找到景緻宜人的那條路。 但也因此呢,充滿了許多樂趣。包含不小心誤入的狹小陰暗的死胡同也是。 於是當美麗的火花出現,總是難忘。巧的是,這次的活動真的有火光,讓大夥都暖了起來。 這次參加的PEKOE講堂主題是:Glenfiddich 單一麥芽威士忌與台灣味的精彩邂逅。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