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花蓮喜品家的香濃綿密乳酪蛋糕

「這話背後總共傳達了四件事──客人從小孩到八十歲的老奶奶都有;這裡沒有menu;蛋糕內餡是當令食材,可能會缺貨;這是一家晚上八點就打烊的蛋糕店。」光是這幾行寫在「通往花蓮的秘徑」一書中的文字,便讓我們興起,無論如何都要抽空前往的念頭。即使沒有完整的下午茶時間可以利用,說什麼,也要在離開花蓮前,造訪該店,並帶些遠近馳名的乳酪蛋糕回新竹。  

法式蛋糕店‧法芙嵐

週六下午,趁著雨勢正歇,邀了另一半驅車前往市區的法式蛋糕店。據說有好吃的蛋糕,和舒適的環境。出發前,還特地在噗浪上說,準備出門去裝優雅。 千里迢迢,在巷弄間尋尋覓覓,終於來到外觀還算低調的「法芙嵐」。走進小庭院,望向亮著橙黃燈光的屋內,啊~一如先前擔心的狀態,不算多的座位已經都有了主人。即使不甘心,也只好於櫃檯邊,簡單選了幾款外帶。  

熟女專用?半熟起司布丁蛋糕

某天,剛從台北出差回來的老公,手上拿了一盒東西湊近我眼前。正在忙著摘隱形眼鏡的我,瞇起近視又散光的雙眼,努力辨識著上頭寫的字。 「熟、熟、熟、熟、熟,這是專門給熟女吃的嗎? XD」  

誰說威士忌不能搭甜點!?

喝酒之所以迷人,絕對不是因為入肚的酒精發作,讓人趁機大膽告白、讓人忘卻失戀苦痛,這麼簡單而已。 而是酒本身,因為存放的橡木桶不同、陳年的時間差異、新舊酒的比例關係……等等因素,而展現出各式各樣、風格迥異的樣貌和特色。當然,若在巧妙的搭配之下,無論是紅酒搭羊肉爐、啤酒搭和風炒麵、清酒搭鹽烤紅黑喉,都能迸發出一加一大於二的火花。就如同混合了不同比例的RGB,便能成就出比彩虹更為繽紛且各具表徵的顏色。 像這回Pekoe講堂(2008.06.28),大膽地將單一純麥威士忌與手工甜點送作堆的點子,在大夥一一品嚐過後,便能體會其中細膩的用心和巧思。

自己做,南瓜布丁?

這一兩週以來,每天的天氣都很詭譎。上午,常常是晴空萬里耀眼燦爛的藍天,偶爾輕飄著幾朵雪白的雲;到了下午,突然間昏天暗地,倏地磅礡大雨便從厚重的雲層中不停落下。 而最令人不滿的,便是到了週六週日,好不容易放假了,終於有空閒可以和另一半出外踏青;偏偏,就會在這兩天,從早到晚都陰雨綿綿。 好吧,雖然親近不了大自然,必須窩在家裡,但總不能就這麼耗在電視前面,看些沒什麼營養的節目。於是,購買了些材料,翻出了手邊的食譜,準備把從宜蘭扛回來的小顆南瓜,作成「南瓜布丁」來犒賞自己。

迷人的 Malebranche Kyoto 栗子蛋糕

於京都北山區,比鄰著京都府立植物園的區塊,坐落著許許多多精緻又極具個性的店家。爬上戶外階梯上到二樓,小巧的店裡頭販售著多款手工打造的錶;緩緩步下幾階來到大樓底層,點著柔和燈光的玻璃屋內,滿是設計精巧的揹袋和傢飾品;路過有著彩色階梯碰巧沒營業的店家,賣的是各式各樣色彩繽紛的鈕扣。 實在太好逛,逛到身疲腳累才決定踏進 Malebranche Kyoto 來份下午茶,順道放鬆一下。

東京 La Patisserie PIERRE GAGNAIRE 也好美味

記憶中,巴黎那一道道甜點的美好,仍是那樣的鮮明;短時間內去不成巴黎,那就改往東京去吧。下了飛機,第一站就是前往隱身於新宿高島屋四樓,甫於今年(2007年)4 月 19 日開幕的,PIERRE GAGNAIRE 的甜點店《La Patisserie PIERRE GAGNAIRE》。 而我們的「東京‧小巴黎」緬懷之旅,就如此展開。

台中‧「日出大地」乳酪蛋糕

週日下午,我們坐在開滿了小雛菊、整理地乾淨舒適的院子裡,小口小口品嚐著桑椹口味的乳酪蛋糕,喝著店家免費提供的熱茶,感受著時間緩緩流逝的悠閒。 ‧ 從80年代開始,在國美館附近的這綠園道週遭,便逐漸聚集許多各形各色的店家,尤其到了近幾年,更有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之趨勢。不僅販售主題眾多(各國料理、簡單輕食、下午茶),就連外在的建築設計,也各有特色互別苗頭。 儘管如此,從國美館的方向過來,遠遠的便可瞧見這洋溢著春天氣息的建築。 草綠色的木門、枕著一塊塊木頭的彎曲走道、滿園生意盎然的植物、浸濕的土壤、被雨水洗刷乾淨的牆面、透明晶亮的落地玻璃門(窗)、白色的圓弧櫃檯、澄黃色的燈光和藍染作品,無一不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輕手輕腳地走進無人的庭院, 推開通道底寫著「甲上上」金屬把手的玻璃門,「歡迎光臨」和攪和在空氣中的香甜氣味,同時迎面而來。 ‧ 「可以不同口味混搭在一盒裡頭嗎?」 「不好意思,不行耶。因為我們的乳酪蛋糕,全部不加麵粉,因此剛做好的時候,柔軟的像豆腐一樣,不容易切割。所以,沒有作混合口味的服務喔。」 「嗯,了解。那麼,請給我一盒桑椹和一盒藍姆伯爵口味的。」 「好的,請稍等一下。」 在試吃了日出原味、綠茶山藥、當季新摘(桑椹)、純朱古力和藍姆伯爵多種口味之後,十分猶豫地作了以上的決定。於等待包裝結帳的空檔,順手拿起白色櫃檯上的果醬把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