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老台菜辦桌

精彩無比‧好友阿敗的老台菜辦桌

朋友在極其忙碌的上班生活中,不辭辛勞地南下學了幾年手工台菜,我們每每望著他在臉書上貼出的上課成果照流口水,也時常嚷嚷希望能嚐到他親手做的菜。 昨天晚上終於讓我們如願以「成果發表會」之名義見識了老台菜的魅力。

馬祖淡菜

好友家的馬祖淡菜趴替

好友蘋果妮子家的馬祖淡菜趴替 長這麼大第一次吃到產自馬祖的淡菜,個頭好大,殼好厚重,大一點的都比掌心大上許多。乍看以為會老韌,其實一點也不;一吃竟然紮實中帶著軟嫩,還相當鮮甜。 朋友還特地做了二種不同口味:紫蘇洋蔥辣椒風、南洋咖哩風,風格很不同卻都很好吃。尤其是咖哩口味的,微辣的調味讓肉質飽滿的淡菜更顯甜美。搭白酒或者是梅爾檸檬綠/紅茶,更好吃了啦。

涼拌小松菜

讓苦味變得溫柔纖細的涼拌小松菜

小松菜直接以拍過的蒜頭炒來吃就已經很美味,不過有時候想吃點更清爽的,那麼,以鰹魚麵露和少許味醂微微漬過的涼拌版本就很適合。不僅好吃,小松菜的苦味還相對變得溫柔纖細了呢。

日本酒市集

陽光下熱鬧滾滾的日本酒市集

多年前的深秋曾在法國參加過一場為期二天的 Chablis 露天酒展,一頂頂的白色帳篷沿著 Chablis 村莊的 Docteur Tacussel 大道綿延開來,帳篷下直立的酒桶上擺放了數十家酒莊不同等級的酒,聚集而來的葡萄酒愛好者們紛紛拿著酒杯穿梭其間。麥桿色的酒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酒香在四周飄散著。啊~在亮晃晃的藍天下喝酒果真是件極暢快的事,不禁覺得這才是酒展的最高境界! 因此得知吉力酒藏將在台灣舉辦露天的日本酒市集時,二話不說立刻上網購票。 八月底的台北依舊酷熱,幸運的是颱風沒有來攪局,當日是幾乎無雲一片晴朗的好天氣。原本擔心過高的氣溫是否會讓人酒氣飆升快速,一下子就喝醉;幸好下午二點過後開始吹起陣陣涼風,逛起來還算舒適。傍晚時分氣溫已相當宜人,坐在人工沙灘旁的躺椅上,邊喝一杯邊仰望襯著藍天的 101大樓,真是愜意極了。而且如果逛累了,展場內還有好幾家食物攤位,又或者不遠處即有 commune 47 貨櫃市集,一點都不必擔心喝多了餓肚子哪。場地選得真是好。  

日本酒保存

日本酒買來之後就盡快放到肚子裡,對嗎?

「日本酒買了之後該如何保存?當然是放在肚子裡最好!」或許是酒鬼之間的玩笑話,但卻又有幾分道理存在喔。 怎麼說呢? 首先就從會影響日本酒酒質的因素:光線、溫度和空氣說起。 見光死 日本酒和女孩兒的肌膚一樣都非常懼怕紫外線的照射,一旦直接暴露在日光(或者螢光燈、殺菌燈)下,很快就會變質:顏色轉黃變深,以及出現一般稱為日光臭之不討喜焦臭味。因此日本酒的酒瓶多半以黑色、棕色、綠色和藍色為大宗,有些還會以抗紫外線透明塑膠袋(據說有 80% 的隔絕效果)或報紙包覆酒瓶來隔絕外界光線的照射。  

meyer lemon

梅爾檸檬應用之自製鹹檸檬以及鹹檸檬烤雞、燉雞

梅爾檸檬皮的精油香氣十分清新細緻,皮薄又多汁,酸度有卻不是讓人一吃忍不住就皺起眉頭的那般強勁,尾韻帶有柑橘和花香,我很喜歡。 拿它來自製鹹檸檬,風味更是迷人得沒話說;進一步使用鹹檸檬醃漬雞肉和蔬菜,無論是直接入烤箱烘烤,或者是以煮鐵鍋來燉煮,都十分美味。

甘酒

酒粕,及其衍生的美味食物

初次在日本喝到甘酒,是在一個有點寒意的深秋午後。 當天中午於元箱根下了蘆之湖觀光海賊船,簡單吃了個午餐便沿著箱根舊街道一路往湯本方向前進。沿途盡是被霧氣浸潤生苔而呈現墨綠色的舊石疊,滑溜的讓人每跨出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卻也因為層層疊疊鋪滿了大抵才剛落下不久的片片紅葉,讓人心甘情願放慢步調好好欣賞這得來不易的美。因此花了比預期還要長的時間才到達中繼站「甘酒茶屋」,有點餓有點累,正好來上一份甘酒和力餅。  

zoodles(zucchini noodles

使用 OXO 來讓蔬果有更繽紛豐富的樣貌,輕鬆做出美味的夏日蔬食

直到最近接獲邀請使用 OXO 的一系列蔬食工具,尤其為了多瞭解被號稱為蔬菜麵神器的蔬果削鉛筆機,才發現原來 zoodles 在海外是多麼的流行,洋洋灑灑的相關食譜可是有數十種之多,都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卻有覺得有意思極了。所謂的 zoodles 即是 zucchini noodles 的略稱

和風冷素麵

盛夏裡的救贖‧清爽滑順的和風冷素麵(三輪山本手延素麵)

接連下了超過一個星期幾乎沒有停歇的豪大雨,讓室內充滿了潮濕的空氣,衣服毛巾床單摸起來都好像濕濕的實在讓人厭煩,就在人都快要長出菇來的近日終於放晴了。看見陽光從窗台灑進屋內一片亮晃晃的模樣,讓人開心得忍不住想要為它輕哼一首歌;而還在內心讚嘆有陽光真好的當下,旋即感受到日曬的酷熱。是哪,畢竟時序確實是來到了盛夏,陽光不只會添加暖色調而已還更附贈不想要的熱度啊(扶額)。。

糖醋漬蕗蕎

自己做糖醋漬蕗蕎,封存當令的美味

或許是南部的產量少,又或許是我母親不喜歡它的味道,蕗蕎從不曾出現在我家餐桌上,因此一直都不認識它。直到去年看到幾個臉友紛紛貼出炒蕗蕎、漬蕗蕎的照片,才知道它的存在;且一年只於 2~5 月間出現在市面上,產期相當短,若想買來嚐鮮就絕對不要猶豫,否則就得明年請早了。 據說葉子長得跟蔥很像,都是中空的,只不過表面隱約可見幾條稜線,是它們的差異。2~3月間長得正鮮嫩,適合整株連莖帶葉一起炒來吃;一旦進入 4~5月,蕗蕎則多半已結成鱗莖(有時為了與整株的有所區隔,則稱之為蕗蕎頭或蕎頭),而葉子就已經過老不適合拿來吃了。

Pages: Prev 1 2 3 4 5 ... 31 32 3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