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再次喝過癮‧第三屆清酒美食饗宴

↑本田酒造‧龍力 秋津 純米大吟釀 清酒美食饗宴今年已經來到第三屆,以規模和酒款數量來說都比第二屆小和少;因此清醒度和對酒的感受性都比上一次來得好,也因此能有較多的機會跟酒造代表們多聊個幾句。依舊是場讓人感到非常愉快的試飲會。

窯燒義大利麵料理 Primo di Trattoria

故事,大概要從 DELVERDE 說起。 這家義大利麵廠商,位在義大利中部 Abruzzo 州的 Majella National Park 內。Abruzzo(阿布魯佐)是個農產業發達的區域,也是杜蘭小麥的重要產區,加上國家公園內的水質十分純淨,所以吸引許多義大利麵商在此區設廠。因此,相信擁有如此優越條件的 DELVERDE 所產之義大利麵品質,應該相當讓人期待。而此 DELVERDE 品牌義大利麵,正是 Primo di Trattoria 店內所使用的商品。 近日,該店邀請 DELVERDE 行政主廚 Nicola D’Alonzo 前來做料理示範,並請徐仲為此開個義大利麵演講,於是,我們才有了一個能夠更認識不同義大利區域的義大利麵類型之愉快聚會。  

阿美族 ilisin 豐年祭在台北縣府廣場

十月初的那個週日下午,行經台北縣府廣場時,正巧遇上「阿美族 ilisin 豐年祭」,廣場上數十個原住民正在表演著族裡娶親的過程。 我們站在邊邊觀看著,不少攜老扶幼來自各地的原住民在周圍逛來晃去,不時飄散著濃濃的酒氣。心想,果真是原住民,連觀看表演也要自備酒類來自嗨。  

週五午後在貓兒的玩樂廚房開心玩耍

自從 2008 年年底受邀參加貓兒的 House Warming Party 之後,便一直心心念念著,何時才有機會再造訪貓兒那溫馨舒適的家,再嚐嚐她那一道道美味的料理。這回搬到台北來之後,終於有機會在週五的下午,和幾個朋友一起在貓兒的廚房,開心地吃喝玩樂。  

感受在地熱情‧Simple Market @四四南村(信義公民會館)

「想要真正懂得一個地方的人與文化,我們說,那要花時間在那裡生活;如果只有時間短暫的旅行,我們知道,那一定要走一趟當地的市場或市集。 」這段文字,就寫在 關於 Simple Market 的頁面上。 既然我們都已經決心在台北展開生活,那麼絕對沒有不去看看這個週日市集的理由。何況,逛市集一直是我們的興趣之一。 從松勤街一路往「四四南村」接近,空氣中還嗅不到市集的味道。即便是已經在外圍,仍舊是安安靜靜,讓人不禁懷疑是否真有市集。直到走近至中央廣場,才徹底感受到那人聲鼎沸的熱鬧。  

金曲音樂週‧華山創意文化園區

在一連整個星期都陰雨綿綿,終於放晴的上個週六,我們搭了捷運藍線進台北市探險。 不知道是白晃晃的陽光,還是酒精濃度 12 度比利時啤酒的關係,讓我們光是站立在街頭背後便冒著汗水。 「如果可以端著小小一杯的威士忌,邊看著邊喝著,那就太完美了。」在走出當代藝廊時,你這麼說著。沒想到,看完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的黑白攝影作品後,你的感想是這樣。「不,其實,會有衝動想多拍一點黑白的照片。」你解釋著。 好吧,那就到即使拉掉彩度仍舊很有味道的華山創意文化園區走走逛逛吧。  

當 Glenfiddich 遇上台灣味

撰文者:Albert 西方的酒啊,要和半個地球外的台灣味水乳交融,並不是那麼容易信手拈來的事情。自己有試過便能知道,難免要經過一些碰撞,再加上一些脫離了慣性的想像,才能找到景緻宜人的那條路。 但也因此呢,充滿了許多樂趣。包含不小心誤入的狹小陰暗的死胡同也是。 於是當美麗的火花出現,總是難忘。巧的是,這次的活動真的有火光,讓大夥都暖了起來。 這次參加的PEKOE講堂主題是:Glenfiddich 單一麥芽威士忌與台灣味的精彩邂逅。  

那一個夜晚,我們在 Oliviers&Co.,品嚐 Lazy cat 的拿手好菜

上週三晚上,受到好友 Lazy cat 的邀請,參加她於誠品信義店二樓 Oliviers&Co. 櫃內,主題為「西式年菜輕鬆做」的分享會。雖然農曆過年期間,我這個幸福的媳婦完全不用張羅廚房內的事,但是,貓兒所分享的這些菜色,卻也非常適合平常日用來犒賞自己,或者加點巧思妝點後拿來宴請賓客,所以非常實用。  

品味威士忌‧女生也會喜歡的酒

「這是連女生都會喜歡喝的威士忌哪。」在喝完一輪課程所準備的四款格蘭傑(Glenmorangie)單一麥芽威士忌後,忍不住這麼對另一半說著。 即使是低年份的 Original,表現出來的精采程度,無論是在香氣、口感或是餘韻上,都私毫不遜色(甚至是這四款中,最深得我心的)。之所以會有如此多層次細緻的表現,除了格蘭傑酒廠使用全蘇格蘭最長頸項蒸餾器、只存放於二次桶(註一)之外,該酒廠能夠於單一酒款嗅聞出高達 26 種香氣的釀酒師 Annabel Meikle 絕對功不可沒。 經由每一年度的測試,仔細嚐出威士忌隨時間而轉變的風味,再決定波本桶陳放幾年之後,轉儲放至另外哪一款酒桶(是美國橡木桶,還是西班牙雪莉桶)和繼續儲放的時間。藉以微妙調整出每支酒將呈現的滋味和風貌。也因此,才能於純淨清麗的酒體中,施展出極為優雅的豐富香氣。 儘管經過一系列的嘗試之後,也確實找出了可相互搭配的巧克力,但是,我最喜歡品飲格蘭傑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方式,則是不搭配其他食物而直接純飲。餐前,對點大顆的冰塊、餐後加幾滴水和睡前純純的喝,應該是最貼近我喜愛的樣貌。

誰說威士忌不能搭甜點!?

喝酒之所以迷人,絕對不是因為入肚的酒精發作,讓人趁機大膽告白、讓人忘卻失戀苦痛,這麼簡單而已。 而是酒本身,因為存放的橡木桶不同、陳年的時間差異、新舊酒的比例關係……等等因素,而展現出各式各樣、風格迥異的樣貌和特色。當然,若在巧妙的搭配之下,無論是紅酒搭羊肉爐、啤酒搭和風炒麵、清酒搭鹽烤紅黑喉,都能迸發出一加一大於二的火花。就如同混合了不同比例的RGB,便能成就出比彩虹更為繽紛且各具表徵的顏色。 像這回Pekoe講堂(2008.06.28),大膽地將單一純麥威士忌與手工甜點送作堆的點子,在大夥一一品嚐過後,便能體會其中細膩的用心和巧思。

Pages: Prev 1 2 3 4 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