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食旅手帖

旅行 | 酒食 | 拍照 | 日常

登高望遠,於巴黎聖母院塔樓上

灰白的天空正開始逐漸轉亮,氣溫仍低,廣場上空蕩蕩的,沒有太多的人煙。在秋日的早上九點多,觀光客尚未大量湧入前的這段期間,我們幸運地擁有一小段安靜的片刻。因而,當鴿子振翅飛翔鼓動著空氣所發出的聲音,和那從聖母院裡頭傳出的聖歌,都顯得格外清晰。 ↑ 點我看更多照片 輕手輕腳地踏入於十三世紀興建完成的 ─ 法國最早也最具代表性的哥德式宗教建築 ─ 聖母院。挑高的廊柱拱型的架構,營造出開闊肅穆的空間感;一尊尊雕刻細膩的大理石像,其栩栩如生的表情刻劃,讓人有著深刻的印象。

天寒,去竹南吃「越式羊肉爐」

已經不只一次聽「汪汪」提起這家「越式羊肉爐」,也常嚷嚷著要他至少帶我們去嚐個一回;終於,週末就要碰上了今年以來最強的寒流,逮住機會,咱們就去一趟竹南吧。 約定的週六晚上,氣溫相當配合,是那種穿了毛衣外還要加件羽絨外套才會暖和、風吹撫過會讓人微微發顫的溫度。 很適合吃羊肉爐。 往南的漆黑高速公路上,車輛不多,順著開約十多分鐘,便抵達竹南。 「下了竹南交流道之後,左轉。看見第二家7-11時右轉,就到了。」汪汪開著車,不忘提醒著我們。 店門口的騎樓下,已經排了一長列等候的顧客,顯然,大家都感受到寒流的威力。

包兩碗「阿錦師」牛雜麵,禦寒

度過了一個假性寒流的星期四之後,冷鋒似乎真的要來了。從下午飄雨又飆風的狀況看來,這次是玩真的。 為了省去預計會晚下班另一半的麻煩,在回家的途中,繞到金山街的「阿錦師」去包兩碗牛雜麵。 「老闆,我要兩碗牛雜麵,麵不要煮。」一進門便對老闆下訂單。 「那蔬菜和一些配料,我也直接打包,你回去再自己添加。」我點點頭。 然後,扛著一大包牛雜湯、一包生的麵和一包配菜,興高采烈地回家。

值萬金的北海道函館夜景

那天,大概是和今天一樣的天氣;冰冰涼涼的,空氣非常潮濕,過了中午之後還下起雨來。而且,氣溫要比今天低上個十多度左右。很冷,卻還不到下雪的程度。 告別登別之後一路搭乘火車南行,約莫過了正午十二點才抵達目的地,函館。下榻的商務旅館房間很小,小到行李幾乎無法完全打開。但是視野很不錯,拉開窗簾往下探,即見熱鬧非凡人潮洶湧的「函館朝市」;往前望,即見船隻熙來攘往的「函館港」;整個市民的活動盡攬眼底。 ↑ 點我可以看更多的照片 豎起羽絨衣的衣領,拎起未乾的雨傘,出了旅館沿著海峽通往西南方行。一路上,總會遇上行駛於平地上的電車,其色彩繽紛佈滿卡通圖案的車身,在灰白的世界裡格外顯眼。我們拖著飢寒交迫的身體,趕路著,為的就是想嚐嚐「來來軒」那據說非常美味的鹽味拉麵。 「來來軒」是一家位在市電十字街附近,有著古樸低調的門面,看似不起眼卻深深擄獲老饕的心的老店。在嚐過了熱呼呼冒著縷縷白煙的鹽味拉麵後,才明瞭了藏在樸實平凡外表下,那揪動著人心的滋味是多麼雋永。

再訪「天竹園」日式料理(已歇業)

說起想吃日本料理,我們總是會去「天竹園」。我是指,不必離開新竹就吃的到的話。地利之便啊。 依照慣例,總是會請侍者先來上一壺冰清酒。一邊用小只的霧面玻璃杯喝著,一邊等待著料理上桌。如果沒有安排錯誤(可惜他們常因為吧台和廚房的調度不當,在生魚片尚未出完之際,中途安插了炸物或是煮物,讓人錯愕),最先上桌的會是牡丹蝦生魚片,以及各款握壽司。 整尾的牡丹蝦,先從尾部開始吃起。取少許芥末放至蝦身上,蘸適量醬油,分成兩次入口;繼滑嫩又不失彈性的口感後,則是蝦子豐盈的甜美。留下的那顆蝦頭,以筷子沾取醬油來調味,然後不顧形象地用力吸吮,直到所有的精華全入了口,方才罷休。

若認同,請支持「枋山愛文芒果認養計畫」

還記得去年夏天,我提過「使用產自屏東枋山鄉之有機愛文芒果,來自製冰淇淋。」的事情嗎? 那,個個健康漂亮的愛文芒果,其飽滿濃郁的香氣,甜美多汁的滋味,至今回想起來仍舊不禁垂涎。而且,那還是農民用愛心種植出來,沒有經過中間商層層剝削的芒果,吃來讓人更覺安心。

噴香多汁的牛排

除了義大利麵之外,當屬牛排這道料理,最常出現在我們的餐桌上。原因在於,只要買到好的牛肉,只要簡單的煎一下或是烤一下便很美味,非常適合出現在懶得弄複雜料理的夜晚。 這回,買的兩款美國牛肉,菲力和沙朗,全來自新竹的Jasons超市。 肉汁完全被封鎖住 【材料】 1. 牛肉兩人份(我們選用了菲力和沙朗) 2. 橄欖油:適量 3. 黑胡椒:適量 4. 海鹽:適量 5. 新鮮迷迭香:適量

烤雞義大利麵

自從有了TiVo以後,真的大大改變了看電視的習慣。不用時間一到就守在電視旁,更不用觀看一堆第四台的插播劣質廣告,真是大快人心。也因為觀看的時間很彈性,我們總是選擇在周五的晚上,一邊吃著另一半拎回來的晚餐,一邊看著「吃定奈潔拉(Nigella Bites)」;若是出現了令人垂涎的料理,那麼正好可以在週六或週日試做。既可省去翻閱食譜的麻煩,幸運的話又可大飽口服;像是這週的家常烤雞義大利麵,就十分讓人喜愛。

微風廣場的 Dean & Deluca 以及新竹大遠百的 Jasons market

趁著周六北上觀賞”Cats”之便,去了一趟微風廣場。目標是逛逛前一陣子才剛進駐台灣,據聞是美國頂級食品專賣店的”Dean & Deluca”。 整體刷得雪白試圖呈現出潔淨明亮的寬闊感,然而,從佔地面積上來看,仍略嫌小了點。而且,不同於Min在紐約所體驗到的:悠悠飄蕩的咖啡香(在這裡,我幾乎聞不到咖啡氣味)、層疊錯落鮮妍奔放的生鮮蔬果(似乎是為了和原本的微風超市有所區隔,根本見不到生鮮蔬果的蹤影)、五顏六色的絕美甜點(只有少數的甜點可供選擇),甚至是匯齊寰宇最佳起司(似乎沒見到)或是各式壽司…等等。雖說有些讓人失望,但也並非無可取之處。

宜蘭的泡菜,竹北的鍋

週二下班後,直接驅車前往「汪汪」家。那裡正有一鍋在爐上滾著的泡菜鍋,等待著我們這一小票人去品嚐。

泡菜呢,是汪汪於週日從宜蘭帶回來的。是宜蘭民宿「飛鳥小屋」的麗瓊姐妹們,從一個韓國朋友那,學來的正宗韓式作法去親自醃製的泡菜。一顆白菜剖對半,醃得既爽脆又入味,單獨品嚐便相當迷人。

泡菜鍋(第二次加料)
泡菜鍋(第二次加料)

不過,對上大量高湯做成泡菜鍋,更是提升了美味度。

如果在冬夜,一鍋紅酒燴雞

每到了特別節日的前夕,像是另一半的生日、結婚週年紀念日、聖誕節或是跨年,總會在書櫃前翻閱著一本本的食譜;思索著,這回該端些什麼菜上桌以玆慶祝。 2006年的最後一天,我們便是以「紅酒燴雞」佐馬鈴薯泥為主菜,搭配著清爽的沙拉和簡易的甜點;在家悠哉自在地邊飲酒邊細數著過去一年旅程中美好的點滴。

就這麼喝過了年

雖然有點想念和一堆人擠在台北市政府廣場前,和一堆人高聲倒數、和一堆人仰頭看煙火、和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抱成一團的時刻,但是,我們早已沒了當年那說什麼都要勇往直前的豪氣。 所以,和幾個朋友約好,決定來個溫馨簡單的跨年! 各自拎上一兩瓶酒,從簡單的年輕的開始,一支一支喝下去;最後再以 1997 年份的(竟然一口氣集合了四支)來當作結尾。開心吶,還有什麼比「以那醞釀了十年的佳釀來迎接嶄新的 2007 年」更讓酒鬼感到過癮的!? 於是,我們就這麼和熟識的朋友陌生的朋友,熱熱鬧鬧地喝過了年。 好像不只這些喔…